top of page
搜尋

河南的敌人是越南

作者:宋富贵来源:米宅(MizhaiPlus)全文3041字,预计阅读需7分钟。 1 看了这个标题,不要惊讶,听我慢慢道来。 请先看下面一组数据,此数据来自于官网——河南省投资促进网 2021年一季度河南省出口产品情况,从主要加工贸易出口商品看。 第一大品类:机电产品出口870亿元、占全省出口总额72.3%。第二大品类:汽车零配件12.0亿元。第三大品类:汽车出口9.8亿元。第四大品类摩托车出口5.2亿元。剩下的就是各种不到5亿元的其他品类。 除此,河南较为大宗的非制造业出口商品还包括:人发出口38.5亿元、白银出口36.3亿元、铝材出口27.2亿。 正是这是这样的出口成绩,让河南省去年一季度出口额全国第9位,中部省份首位。 然而,这样的成绩中却含着隐忧,那就是河南省出口业大量依靠于位于郑州港区的富士康。 何以见得,因为在第一大品类机电产品中,出口商品手机出口748.7亿元、占全省出口总额62.2%,可以说占了河南整个出口的份额的三分之二。 而众所周知,郑州自己不产手机,富士康只是手机的组装厂,尤其是苹果手机iPhone的加工厂。公开信息显示,富士康科技集团在郑州有超过90条生产线,正所谓全球苹果手机一半产自郑州。 你不敢想象如果富士康搬离中国,河南对外出口会成什么样子,郑州出口会成什么样子? 而这种主动权,不在河南,不在中国,甚至不在富士康,而在苹果。 2 而,这一情况,在距离河南数万公里之外越南,已经慢慢变成了现实。 从2010年开始,实际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跨国企业把他们的中低端的加工业搬到了越南。 WTO的官网上,可以很容易查到越南的出口数据,从2010年的722.37亿美元,猛增到了2019年的2642.73亿美元,增长了265.8%。 同一网站,中国的出口数据这十年增长了58.4%,这个增速明显不如越南。 如果,考虑到越南现在人口大约1个亿,而我国人口14亿。 实际上,很多人心中一个观念就会动摇——我国的出口业是从人均数量上来说是不如越南的。 不仅越南的人均出口金额已经超过了我们,并且增速还比我们快。 而其中,电子产品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一个品类。 2019年,越南电子产品出口量排名世界第12位,其中手机排名世界第2位,营业额约500亿美元。 2020年,越南全年出口总额达2826.5亿美元,第一大品类还是电话及零配件,出口额512亿美元。(增速不快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疫情控制不如我国) 3 事实上越南已经越来越成为国际品牌电子产品的下一个加工转移地,越来越多的加工企业被搬到了越南,其中不乏中国企业。 其中,最典型的则是韩国三星和中国立讯精密。 2019年9月30日,三星惠州手机制造厂停止运营,三星在华加工业彻底告别中国制造。 然而,在2017年,惠州还生产了全球三星手机的17%。 而这些告别惠州的生产线的目的是越南。 2008年,三星在越南北宁省建立了第一家智能手机工厂——SEV。2013年,三星在越南太原省建立了另一家智能手机工厂——SEVT。而胡志明市三星的另一个工厂SEHC,则主要生产三星的电视。 目前三星手机在越南的产能占到了全球的50%左右,三星手机第二大制造地是印度,第三是韩国本土大约占10%的产能,另外还有巴西工厂。 而往前推十年,2011年,最大的产能集中地则在中国,其中惠州29%,天津20%,深圳2%。 而现在,则是0。 4 不要以为苹果不会成为三星,不要以为郑州不会成为下一个惠州。 原因只有一个,你,不是苹果,苹果归根结底是一家美国公司,而且是美国最重要的公司。 我们都知道富士康,也就是鸿海精密,是苹果的代工厂。 实际上,苹果代工厂还有两家重要的代工厂——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 这两家企业都是中资公司,立讯精密是注册深圳和东莞的公司,歌尔股份是注册山东的公司。 不过,这两家公司现在主要代工苹果的蓝牙耳机——Airpods,所以并不知名。 现在这两家企业已经是Airpods最大代工厂。 同时,这两家企业也是在越南建厂最积极的国内电子行业公司。 2020年第一季度苹果开始首次在越南大规模生产Airpods,首个季度生产了大约300-400万个,这已经占了苹果耳机全球份额的15%上下。 但,毕竟耳机在苹果销售总份额中占比不大,占大头的是手机,也就是iPhone。 然而,当有记者问苹果CEO库克,是否有产业转移的打算时候,库克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们不会这样做,我们的产品制造要求是有深厚的工程技术能力,灵活的供应链管理,过硬的质量水平,我们不会为了成本就转移。” 然而,库克只是表示暂时不会,而不是永久不会,因为他的条件很明确,就是产业水平成熟,因为一部智能手机远比一个蓝牙耳机要复杂许多。 然而实际上,库克的苹果明显已经开始在这个方面布局。 疫情期间,立讯精密在2020年6月23日发布公告,宣布增资子公司立讯精密(越南总公司)、立讯精密(越南云中)和立讯精密(越南义安)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都是立讯在越南的子公司。 而其整体的规模,厂房的大小,工人的培训,后勤的准备,早就有业内人指出,绝不仅仅是为了扩大耳机生产预备的。 所以说,越南生产iphone虽然现在未能实现,但是只要苹果有意愿,他可以迅速做到。 图:立讯精密越南扩产之后,有媒体发表报道,标题就是——iphone制造商说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时代已经结束 第一,因为越南的代工技术已经在日趋成熟了他们可以搞定三星手机和电视的大规模制造,当然苹果手机也不会成为障碍。 第二,人工成本,因为现在中国的人均GDP是越南的三倍左右,而人均工资只是中国的四分之一这样的落差自然会引发任何企业家的兴趣。 第三,最重要则是税收因为即使是美国的苹果,如果在中国生产,出口地是美国,比起东南亚生产厂,则必须缴纳更多的美国进口关税(这是贸易战结果)。 当年,三星2019年撤离中国的前半年,其总裁也曾表示中国是三星永远的合作伙伴。 然而,半年后,韩国人食言撤离,毕竟只要不是签合同,资本家的话只能听一半,信一半。 5 那为什么作为中国公司的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会不会听美国公司的话呢? 我就举两个数字大家就明白了。 因为两家公司的第一大甲方爸爸都是苹果,2019年歌尔收入来自苹果的占比高达40.65%,而立讯精密则高达55.43%。 而且,两家公司在越南扩产的资金,一直传说就是来自于苹果。 这四十年来代工厂转移的案例举不胜举,虽然是代工厂的转移,但是所有案例都证明,主导转移绝不是代工厂本身(比如台资富士康,中资的立讯精密),而是下游的强势品牌。 不管这个品牌是手机的苹果,三星,还是运动鞋耐克和阿迪。 同样不管它是台资的富士康,还是中资的立讯科技。 还是,那句话,没有核心品牌,没有核心科技,你就是一个代工厂。 挣得最少的钱,干的最累的活儿,操着最大的心,每个代工厂的平均利润只是销售额的2%。 然而,就是这2%的残汤剩饭,留给河南的时间恐怕也会越来越少了。 而面临同样困境的还有温州和晋江的制鞋业,因为皮革和鞋类制造,越南的产量排名世界第三,出口排名第二,营业额约为170亿美元。 未来的十年,中部更多二线内陆城市,都将面临这样的挑战。 因为他们会发现,他们的手中为数不多的中低端加工业,挑战者将来自成本、关税更低的东南亚国家或者南亚,而非国内的竞争对手。 因为,还是那句话,你不是苹果,你没有世界品牌,你没有核心科技。 你就是整体产业链上的佣人。 不管这个产业链的源头在纽约,东京或者上海、北京。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王岐山的AB面

导读: “宁遇阎王,莫遇老王”,对于某些官员来说,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犹如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是反腐与正义的代名词。在大部分场合,他不苟言笑的形象和铁腕的手段,总是让人心生敬畏。这其实都只是他的A面,翻开他的B面,在冷峻的外表下实则隐藏着一颗文艺的心:读书、看剧、码字。 01 赞过哪些书 老王爱读书是出了名的。 1969年,21岁的王岐山来到延安冯庄公社,成为一名普通的知青。 单调的劳作生活让王

唐仁健落马内幕惊人他对中国农业的打击不亚于“”

名家天地 2024-06-07 06:00 北京 对于这位曾经的正部级高官,大家应该是颇有印象的,此前唐仁健在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首场“部长通道”上介绍,2023年我国人均粮食占有量达到493公斤。 当时很多网友对于唐仁健是抱着不少好感的,从外表上看他绝对称的上是正人君子,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大教授。 面对记者提问后唐仁健还做了专门的感谢,可见此人待人接物上很接地气,那个时候估计大家也想象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