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远近闻名的天主大教堂也坐落在这条街上。吉和街是芜湖“十里长街”的“下长街”一段的延续,下长街两侧的店铺是清一色徽派建筑,采用“四合五天井”的格局,将建筑空间划分为前后左右四合院和中央天井。一般都是上下两层,前店后场,店铺前街上的青石板路窄窄的,被岁月打磨的光洁如镜。


吉和街的天主教堂始建于1887年

 

1949年前,我家住在唐家巷,我父亲经营五洋杂货和米号。对面是马家巷,中间隔着吉和街。那时的吉和街很窄,我家隔着青石板路与对面的马家巷邻居说话都能听得见。马家巷1号便是开国上将、党的红色特工领导人李克农的故居。1899年9月15日,李克农在这里出生。李家是一个大户,先祖从巢湖来到芜湖谋生。李克农父亲李哲卿受过旧式教育,在芜湖海关当差。母亲詹氏则是一个不识字的旧式主妇,夫妇俩共育有三个孩子,李克农是长子。


芜湖海关


李克农先后就读于芜湖的安徽公学(李光炯、卢仲农、陈独秀等人创办)和圣雅阁学堂。圣雅阁是芜湖的教会学校。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基督教传教士分别在芜湖兴办了两所颇有影响的中学,一所是来复会于1909年创办的翠文书院(也是我的母校),萃文中学是现在的安徽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属省重点中学;另一所是圣公会创办的圣雅阁书院,后改名为广益中学,就是现在芜湖市第十一中学所在地。王稼祥和阿英也曾在圣雅阁就读。




圣雅阁学堂旧址


读书期间,李克农开始受到进步思想熏陶,并投身各种进步活动。1919年,五四运动的狂飙席卷全国,李克农投入新文化运动。他受党的指示,为了解决教会学校退学学生的学习问题,同张秋人、宫乔岩、阿英(钱杏邨)等人组织了“芜湖救济教会学生组织新校筹委会”,开办了民生、新民两所中学。1926年,李克农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担任重要职务。


李克农的夫人赵彩英(后改名赵瑛)也是芜湖人,她是芜湖玉芳(后来的老字号“太平洋”)照相馆老板赵咏舫的独生女。赵瑛是第一批进入芜湖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学习的女生之一。李克农夫妇相濡以沫共同生活了四十余年,养育了五个孩子。


李克农将军伉俪


马家巷口有一家同福祥布店,店主胡先生,我一直叫他胡伯伯。胡伯伯有两个女儿,与我年龄相仿,是我童年的玩伴。胡伯伯思想进步,李将军在芜湖开展地下活动时,胡伯伯的布店曾是联络点,李克农家的屋顶与胡伯伯家是相通的。我父母与胡伯伯家交往甚密,通过他们与李克农一家也很熟悉,李克农与我母亲是同辈人。


1927年李克农任职国民党芜湖县党部期间,利用国共合作的有利条件大力宣传共产党的政策主张。“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芜湖陷入白色恐怖,李克农也被悬赏通缉。1927年11月29日,芜湖的国民党军警再次闯入马家巷1号。听到动静,李克农提前一步飞快跳到胡伯伯家布店的屋顶逃脱追铺。关于那次化险为夷,我母亲是目击者。那天,我母亲正好在胡家与胡妈妈等人打麻将,目睹李将军成功避过了一场劫难,可谓惊心动魄。


大革命失败后,李克农秘密转移到上海,被编入北四川路春野书店支部,后被调到沪中区担任宣传委员。1929年,经组织批准,李克农与钱壮飞、胡底(被称为“龙潭三杰”)一起打入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任党小组长,从此开始特工生涯。


全面抗战爆发后,李克农很快将父母从芜湖接出,随着他辗转武汉、桂林等后方,最后落户在延安。


解放后,李克农担任外交部副部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等要职。尽管身居高位,但他始终怀着一颗感恩之心,经常向曾救过他性命的胡伯伯一家汇款接济。1956年6月,开国上将李克农来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芜湖,芜湖市委将他安排在铁山宾馆(毛泽东曾经下榻的地方),并特意邀请他前往陶塘工人俱乐部观看文艺演出。同时,胡伯伯一家也受邀参加,我有幸同行。那天,李克农穿着便装,和蔼可亲,毫无架子,让人感到十分亲切。当演出中出现他熟悉的地方戏时,他表现得格外兴奋,眼睛里闪烁着熠熠光芒。


据后来有人回忆,那次李克农来芜湖,还问芜湖市委交际处处长:“芜湖还有油炸臭干子卖吗?”交际处处长要去买被他拦住。当天,他悄悄地走出铁山宾馆,独自沿劳动路、北京路,一直走到吉和街,去寻访已经不属于他家的马家巷1号。李将军一生风风雨雨,但乡情乡愁始终难以忘怀。


李克农是唯一没有带过兵的开国上将。1951年朝鲜停战谈判拉开帷幕,毛泽东亲自点将李克农担任中朝谈判代表团的潜心策划者。尽管身患严重的哮喘和心脏病,李克农义无反顾地表示:“我马上准备出发!”他顶着硝烟奔赴朝鲜战场。板门店停战谈判如同一场惊涛骇浪,他毫不畏惧,以聪明才智和彭德怀在战场上的英勇行动相得益彰。


李克农与彭德怀


正是这次在朝鲜战场同美国进行停战谈判期间,李克农接到了老父亲不幸去世的电报,他强忍悲痛继续工作。夜深人静之时,他黯然离开帐篷,面向北京深深鞠了三个躬,以此远祭故亲。据说,深感愧疚的他自此开始蓄须,以铭记故去的父亲。


李克农与父亲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李克农将军的孙辈来到芜湖,踏访先祖居地。彼时,胡伯伯夫妇早已作古,他们便向我父母了解其祖父在家乡的往事,而且录了音。那天,唐家巷口留下了我父母与李将军孙子的合影。

 

在沧桑巨变之中,岁月更迭,一代英雄李克农将军的故居——马家巷1号,在城市改造中已经不复存在。若能在吉和街的滨江公园立起一尊李克农将军的雕像,将为芜湖山水增添一抹光彩,也给后人留下永恒的记忆。


文字 | 万士静

图片 | 作者提供和网路

编辑 |达人斯堂笔记 玉笛





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阿勒泰、董宇辉人生郭有才:的可怕人生

原创 格海 图片(以下图略) 1922年底,爱因斯坦应邀到日本讲学,来回途中两次经过上海。他在旅行日记中的观感是: “在外表上,中国人受人注意的是他们的勤劳,是他们对生活方式和儿童福利的要求的低微。他们要比印度人更乐观,也更天真。但他们大多数是负担沉重的:男男女女为每日五分钱的工资天天在敲石子。他们似乎鲁钝得不理解他们命运的可怕。但这对于一个想在全世界各处看到社会幸福、经济公平、国际和平和阶级和平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