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南非的艺术奇葩-Zeitz Museum(完结)


作者:李舒弟

摄影:李舒弟


先来给大家分享一组让我颇有感触的照片。


红与黑

不约而同 心照不宣

黑非洲 静默无声

顶楼远眺桌山

钻石元素

早在未开业以前,我就先期做了些了解,博馆建筑的前身是早已闲置的南非国家粮食仓库大楼,始建于1924年,一度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的最高建筑。如今由曾操刀上海世博会英国馆“种子圣殿”的知名建筑设计师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主持改建,华丽转身为集精品酒店和艺术博物馆为一体的艺术地标。建筑设计师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是一位建筑奇才,他的团队经常会突破常规惊到“世俗”。

资料显示,事实上蔡茨艺术博物馆在2013年就已成立,始终定位于非营利性的文化机构,旨在收藏、保存、研究与展出非洲及散居地的当代艺术家作品。博物馆之前临时安置于同样位于维多利亚阿尔弗雷德码头广场的艺术基金Scheryn展厅,如今搬迁至正式馆址后,除了展示蔡茨的个人收藏之外,也将展出来自其他非洲当代艺廊、艺术收藏者的捐赠、收藏藏品。所以拥有这样一处凤巢,可想而知她的后续发展空间无限。


约亨·蔡茨对于非洲当代艺术收藏投入了极大的热忱和金钱。“通常,当你要设立博物馆时,你会收藏非常独特的艺术品。但这次他说打算从零开始,他们的重点不在于展示个人的艺术喜好,而是什么样的作品才能真正代表这块土地。” 馆长兼首席策展人马克·库切(Mark Coetzee)在接受采访时多次表示,希望蔡茨成为拼贴未来非洲艺术图景中一片关键的拼图,可想而知他们非常谦虚的做到了。


“蔡茨当代非洲艺术博物将在非洲范围内完成博物馆的理念重构:保存自身的文化遗产、书写自己的历史、用自己的辞藻来定义自己,他说”我们用这样的方式来欢庆、颂扬非洲。”没有这样的大爱和无私,焉能如此完成这巨大工程。





非洲的当代艺术近年来正得到愈来愈多的关注:各大美术馆将知名非洲艺术家的作品纳为馆藏,并为其筹办大型展览,以非洲艺术为亮点的新锐艺博会在不断萌生,连军械库(The Armory Show)这样的老牌艺博会也在2016年推出“聚焦:非洲视角”的专题板块,这也是军械库历史上首次将关注点放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艺术界。

有调查显示,2016年,全球关于非洲当代艺术的销售增长了20%。更多年轻的非洲艺术家的作品,被世界各地的收藏家、画廊或博物馆买下,或是在纽约和伦敦的画廊举办个人作品展览,由此进一步吸引更多的藏家。例如,苏富比今年5月在伦敦举行“现代及当代非洲艺术”专场拍卖,最终成交总额为280万英镑,成交率78%,不少艺术家在此创下了个人作品的拍卖纪录,南非女艺术家伊尔玛·斯特恩的《向日葵》在此次拍卖中以41.68万英镑,因此,不难理解为何这个拥有逾6000平方米展览面积的博物馆,会被开普敦乃至整个非洲艺术市场寄予厚望,希望它能像古根海姆博物馆之于西班牙小城毕尔巴鄂那样,不仅为当地开拓全新的艺术商机和市场,也在这座以迷人自然而闻名的城市,逐渐构筑起同样迷人的艺术风景:例如培养更为广泛的艺术受众,为本土艺术家提供更好的展示与交流的平台,孕育有着更多参与和互动的城市艺术氛围。


事实上,在这之前,开普敦的艺术土壤已在悄然形成:其实不仅仅在开普敦,约翰内斯堡,比托利亚,德班等等各大小城市都在群众艺术的广泛普及和应用方面有一种“自觉”,它是一种“生活态度”。


在开普敦的伍德斯托克(Woodstock)街区,艺术工作室、精品店与创意咖啡馆比肩而立,是工业区成功转身为具有生命力的艺术街区的典范;今年2月份举办的开普敦艺术博览会已成功举办至第五届,规模逐渐壮大的同时,也在涌现更多的新兴艺廊以及实验性艺术画廊;每月的第一个星期四,开普敦各家艺术画廊、设计师精品店等都会比平时更晚关店,人们在这天早早结束自己的日常工作,深入大街小巷的艺术空间内,寻找自己感兴趣的艺术商品或话题,如一场心照不宣的“艺术狂欢”。


英国的《独立报》已经将开普敦称作“南半球的迈阿密”,也许,这个断言现在看上去还有待时间证明,但没有什么比一座“致力于讲述非洲故事”的艺术博物馆,在非洲大陆上,振兴属于非洲的艺术梦想更令人激动了,不是吗?





维多利亚港是开普敦必须走一趟的。旧金山的“渔人码头”与此相比基本“歇菜”。主要不是规模大小,而是“品味,”不要看它在美国。以我的观察,主要是艺术品味远不及此。所以我女儿经常做比较,就连旧金山近郊的葡萄庄园也没有一家看上的。 南非人有一种“天高皇帝远”的达观与散漫,做事慢腾腾的,好像人人都是“艺术家”,无论是行走中的当地人,只要听到节奏感强的音乐,屁股也就不由自主的跟上扭起来,这儿没有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之区分,自信表现在方方面面,尤其是对艺术和生活的态度,其中没有界限。 刚刚从国家美术馆漫步至此,南非洲最大的非洲当代艺术馆接近关门时间,只好在外面的陀螺椅子上尝试一下旋转。

中国与非洲的关系将非比寻常,2018.7.25,踏上这块土地的(老大)已经是第三次了,这是一次非比往常的访问,一个独辟蹊径的对垒。一场关键战略对决的不二选择。没有退路! 面对于这般美妙的国度,基础厚实的非洲“好望角”,东方曙光已经初露。(完)


9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社会的本质

“社会”的本质,只是“人的行为”及其互动的集合! 原创 Reckey 雷奇小屋 2023年10月10日 00:00 北京 (以下图略) 今天是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Heinrich Edler von Mises,1881年9月29日-1973年10月10日)逝世50周年的日子。因此,这里也打算通过这篇文章,从“人的行为”角度,对“雷奇小屋”公众号前面几篇文章中,所涉及到的关于“社会

胡春华的人生轨迹

战略十年 2024-06-23 14:03 浙江 (以下图略 ) 胡春华,1963年4月生于湖北宜昌五峰土家族自治县马岩墩村。1979年夏,年仅16岁的胡春华以全县文科状元的成绩被北京大学中文系录取,成为五峰县历史上第一个考入北大的学生。1983年,胡春华被评为应届优秀毕业生,并主动申请去西藏工作。 在西藏,他历任区团委组织干事、拉萨饭店人事部副经理、党委副书记兼人事部经理等职。1987年8月,年

陈道明坦言:人生走到最后,子女和老伴都不是最亲的……

来源:微笑人生 我来人间一趟,王雨缦 网上有段话这样说: 内心深处,我还是16岁那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多希望有人把我揽在怀里。 但爸妈老了,孩子大了,爱人也冷了。从此不会再有人抱我,直到死去也没有了。 一席话说出不少中老年人的心声。父母再疼爱我们,也在一天天变老,终将离去;爱人即使愿意照顾我们,也未必能陪我们直到生命尽头。 著名演员陈道明在接受采访被问及人生除了演戏之外,什么事最重要时,他的回答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