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宅院荒芜


原创 燕赵佳话 燕赵佳话 2023-04-02 16:48 发表于河北


作者:武彩虹

作者近照 梦里,我的宅院荒芜了。家门前宽阔的街巷中间被砌了一堵墙。门前的小菜园和我高高门楼下的小凉台,荒草丛生没过了我的膝盖。堂屋临街被开凿了一扇门。更为可怕的是当我抬头看向房顶时,由钢筋水泥混凝土建造的屋顶裂开了一道缝。因为这道裂缝整个门楼随之倾斜。就在我惊叹、哀伤、质疑这是我的宅院吗?我的邻居也都回来了。张大哥还是那么精神,善良的柴嫂子见我回来,还一如往常亲切欢喜的看着我,张嫂子还如少妇般健壮丰满爱说笑。再看他们的宅院分明还都站立在原地。西边连绵起伏的太行山脉还是静悄悄的横卧在那。哦,我没走错这就是我的宅院,只是它现在的荒芜景象把我吓呆了。柴嫂子热情的让我先去她家坐会儿,张嫂子问我带家里钥匙没,于是我用颤抖的手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从中逐一翻找,这把可能是峰峰村老宅院的?这把可能是邯郸市里家的?这把许是南台老家的?这把是现在宅院的吗?翻找了一圈我根本认不出哪是哪的钥匙。这才想到十年漂泊异乡这些属于我的房子,我有多久没开过家门了?可我又固执的把所有钥匙装进随身携带的包里。没办法我只好一把把轮番开锁。站在布满蜘蛛网尘土的家门前,我感叹大自然才是最好的家园守护者。你看正是有了这见证岁月痕迹的蜘蛛网尘土,使我坚信在我离开家的这些年里,没人侵入过这让我无数次午夜梦回的灵魂栖息地。我的宅院一直静静的等着我回家。只到等的尘土满面,发丝灰白缠绕望断了脊梁。不知为何,我又是从新开凿的门进家的,想来这就是梦的奇幻真实之处。跟我一起进来的还有我的邻居。走进我的宅院,我之前的家具陈设全没了踪影,因这次回家是从堂屋侧墙进来的,这让我的视觉有点倒立感。院里有位弯腰驼背头尽乎想要亲吻土地的老妇人,老妇人正在把一袋袋发霉的粮食很是吃力的搬出来晾晒。见我们进来老妇人也不开口问候,连眼睛都没抬依旧面无表情忙乎手里的活计,我也没问这老妇人你为什么会在我家?你是从哪进来的?我都没问,我对老妇人的出现也没感到好奇。好像老妇人晾晒的粮食,正是我多年前储存在阁楼上,收获了好几年没舍得卖出一粒的小麦。因我想卖了麦子置换成钱,远没有满仓粮食更让我有富足感,于是在我外出讨生活前,我的阁楼堆满了足够一家人吃好多年的麦子。记得某个春天我还晒过一缸黄豆酱,我做酱的手艺是这片土地上最古老的,不用学只要幼时追随在娘身边的女孩都会做。记得娘说晒新酱时,最好放些前一年的老酱,这样不仅上色快酱香味也更浓。从我记事起每到春天中午太阳最火辣时娘就呼唤我道:“彩虹彩虹,上房顶翻搅酱去。”而整个晒酱时节正是田野里粉色的桃花,雪白的梨花,金灿灿的油菜花、紫色的桐树花,奶香奶香成串成串挂满枝头的槐花,依次点缀在绿油油的麦田里开满山坡的芬芳时节。为了恰好有理由站在最高处俯瞰鲜花灿烂的村舍田野,我每次都在娘的使唤声中快乐的连声应答:“娘、娘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娘我知道要把酱多翻搅几遍。”然后我轻盈的快步爬上屋顶。然后无限春光尽收眼底充实着我快乐的童年。 老宅

制作黄豆酱的流程印记在我的成长记忆里。当然还有这片土地上居家妇女代代传承的手工艺。我想,这是我及早辍学阅读劳动人民这本无字天书所赋予的财富。十二岁在娘及其严厉督促下我开始学做针线活。先是学绣花,花样都是娘保留下来的吉祥花鸟图案。几年间我把家里的门帘、枕头、床围、炕围、茶几上的台布、电视上盖的电扇上蒙的,全成了我的绣品展示区。我不知道娘所做的,要把我这个七零后女孩推向哪里?娘是要把我打造成贫苦人家,女主人居家过日子所具备的生存能力吗?如我再早生几年怕是纺花织布抽线浆染都是要学会的。制作黄豆酱的第一步,先把一等的黄豆挑出做来年的种子,二等的黄豆用来生豆芽菜,三等的黄豆一部分制作豆腐,一部分煮的软烂,配上磨小麦粉过滤出的黑面蒸成一个个芳香四溢的大黑面馒头。待馒头晾干再用麦秸秆包裹严实,放至干燥处四周砌上砖。在此期间依据天气温度掌控发酵时间,待一个个黄豆馒头长满了绿绒绒的绒毛,取出来擦净切碎放进煮好晾凉的花椒大料盐水里,这一流程叫下酱得选一个好天气。下好的酱缸早上掀开盖晒酱晚上再盖上,中途不能进了雨水。一月后翻搅酱缸时淡淡的酒香就会弥漫在院落街巷。想来,成年后我喜欢酱香味白酒的味道,定与儿时翻搅黄豆酱的经历有关。现在我家阁楼上还有我保存的等待下次制作黄豆酱的老酱。我那老酱已成了两块黑油发亮的老茶砖,它也在静静的等待我回家,好让它沉寂的生命在春日暖阳下重新焕发新生。也许七零后的我多年后会成为这片土地上,最后一代会晒制传统黄豆酱的妇人,对应该是老妇人,我期待遇见慢慢老去的自己。我喜欢所有老态龙钟人的模样。我站在院里再次寻找我生活过的痕迹,我还是有点疑惑我是不是走错了门,转了一圈后我坚信没有走错,这就是我的宅院,只是我离家太久了。张嫂子上前给我说,你家这老奶奶终日没闲过,前几天晒了满房坡的柿饼的,说着老妇人就佝偻着身体,用一个古旧的青花粗瓷大碗给我们端来满满一碗柿饼的。当年给我盖房屋的石匠、木匠、泥瓦匠也都来了。于是我一扫片刻前的雾霾,兴致勃勃的与匠人们商讨如何修补屋顶的裂缝。我的宅院用不用推到重新建盖?我告诉匠人们最好采取修补加固措施,我不想从新建盖,这座宅院从购买地皮、选用建筑材料、石匠、泥瓦匠、水电工装修……依次施工,注入了我与爱人太多携手建造美好家园的心血与对幸福生活的憧憬。这座宅院地基上的每一块石头都有我爱人身体的温度。我是眼看着从我笔下绘制出的图纸,一点点变成了我理想中的宅院,那是我和爱人三十一岁那年干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就在匠人们与我提供房顶裂缝修缮方案时,梦醒了。为了记录下这个梦午夜2点我披衣下床记录此篇《宅院荒芜》。编审:朱世良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