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不许说话


原创 木虫 2022-01-24 09:33


雨前雨后 大街上人头攒动 黑压压一片,突然间狂风骤起,乌云翻滚 众人都不见了,街面辽阔干净 他们去了哪儿 须臾,雨停了 阳光撕破乌云,照亮城市和法国梧桐 三三两两的人又来到大街上 他们互相招手致意 脸上堆满笑容 2022.1.14 人 间 每到夜晚 我就梦见死去的亲人 姥爷,奶奶,父母,岳父母,三姐三姐夫 还有曾经的同事 他们还是那样熟悉 还是那样热情,还是那样温暖 每到白天 我就到大街上散步 熙熙攘攘的人群,谁也不认识谁 我们擦肩而过,相互对视 谁都不会说话 2022.1.14 陌 生 我想去远方生活 我想看见陌生的山和水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和洒水车 陌生的集市,陌生的人群 陌生的脸 陌生的鸟飞向陌生的太阳 我想看见陌生的女人 或者妖艳,或者朴素,或者庄重 她们都不认识我 只是偶尔对我 笑了一下 2022.1.14. 黑 夜 黑夜是有阴谋的 她把太阳藏在自己的肚皮下 吐出凌乱的星星 许多人都睡了 我还在假装醒着,我和星星之间 谁也不认识谁 黑夜的胡子很长 我用玻璃做了一个眼球,连夜出发 寻找黎明 2022.1.16. 他 们 我要蚂蚁站起来 活出自己的高贵,他们埋头不语 默默啃我的骨头 我要小草抬起头 唱一支春天的歌,他们用秋天的枯萎 淹没我的脚窝 我要土蜂展翅飞翔 快乐地生活,他们纷纷围攻我 我已面目全非 2022.1.17 说 话 我和天空说话 天空不回答,他用雾霾和残雪 刻画一个冬天 我和城市说话 城市不吭声,她用落日和高楼 描绘一个黄昏 我和大地说话 大地只是沉默,它用大山和灌木丛 拱起一群星星 2022.1.18. 疫 情 已经两年多了 新冠病毒还没有离开的样子 人类习惯了戴口罩,洗手 保持安全距离 生活中添了许多名词 居家隔离,集中隔离,自费隔离 核酸检测、疫苗、封城、志愿者、清零 流调报告、逆行者、轻症、重症 中高风险区,扫码、发热 密接者、恶意返乡 去年春节许多家庭没有团圆 今年冬天没有下多少雪,雾霾中有小鸟飞翔 大家躲在家里看电视 电视上正在杀鬼子 2022.1.18.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