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20年墓地已欠费,300年祖坟成违建,我们该去哪儿死?


来源:每日精品文摘 2021-12-14 12:00

一网友吐槽,清明节前,前往蓝田县白鹿原墓园祭奠父母,看到了墓园醒目的“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一点也不温馨,要求购墓已满二十年或临近二十年的亡人家属到管理处缴费。 一次必须缴纳二十年的费用12000元,逾期不交,亲人的安身埋骨之所,将按无主墓穴处理,至于骨灰,自然也一样被“无主”处理了。 怎么个处理法,墓园没有说,一切皆有可能,包括刨出来,扔出去。 回想当年买墓地的时候一个墓6000元,现在的管理费便已经是当年的两倍了。 这代儿子20年交12000元,以后的孙子负担是不是要乘以5以上?那孙子的孙子呢…… 没事,怕你没钱,他们想好了“套路”:

该陵园市场部负责人称,此行业特殊,不需要抵押。 “贷款不会贷给本人。如果客户50岁、60岁,他的子女就可以作为贷款人。如果客户70岁、80岁,他的孙辈就可以作为贷款人。” 人啊,是不是太惨了?活着的时候,还房贷;死了,自己还不了了,还要子孙后代还墓地贷。 看来活人养不起活人,也管不起亡人。 这个世界很魔幻,故人不一定埋在地上,也有住楼房的。 有人买房子来安骨灰,甚至有的小区,整栋楼专门用来放骨灰.... 其实这种专门买一套房子来安放骨灰盒的事情,在一线城市已经屡见不鲜。 我们都了解一线城市的房价有多恐怖,但比房价更恐怖的,是墓地的价格。 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一块经济型墓地售价就高达20-30万,并且只有20年期限。 这意味着每间隔20年还要多交一次钱,这就算家里有矿也很难支撑。 经济型墓地20万租20年,县城一套小户型的房子也就几十万还有70年产权。 并且,还能作为投资在极端情况下当作正常房屋出售。 既然房子更划算,干嘛非要买墓地? 当然,有需求就会有供应,天津的静安陵园就做到了极致。 他们通过钻法律空子建起小区,而这个小区无一例外都是灵堂。 园方将其称之为:“楼房式灵堂”。

楼房中每个房间的门窗皆为黑色,并署名祠堂,有的还别着大红花。 走廊上处处透露着阴森感。 陵园刚推出这个项目时一度遇冷,当时房子每平方价格仅为3-4千。 但6年间价格火速攀升至7千元一平,都赶上三线城市的平均房价了。 如今该小区已经入住了3000多个家族,近十万个骨灰盒。 这种魔幻的现实,是高房价高地价下“死不起”的极致体现。 看到上面广东湛江海滨区骅骝岭的陈氏族人笑了,我家老祖宗300年前就搞了祖坟,那时就没有这一套。 但还没有笑几年,陈氏族人就收到违建通知书。 他们坐落于林业研究所内、已有300年历史的陈氏祖坟被认定为违建,被开发商要求限期迁走! 据陈氏后人出示的族谱和相关文书记载显示,这块地是陈氏祖上买来用于安置族人的坟地,从乾隆年间算起,已有大约300年的历史。 现在开发商为了开发这块土地,硬指其为“违章建筑”,要求立即拆除祖坟,陈氏后人觉得不能接受。 当地管理部门称,这块坟地的土地所有权早在1977年就被划给林业研究所了,2004年被政府拿出来挂牌交易,坟地没有什么手续,也没有办法证明是他们(陈氏族人)的,土地来源合法。 没办法证明?难道那一块块竖在那里、刻着年代的石碑是假的?这难道不是阎罗王开的证明? 广东湛江在新的时代,创造出来的一个全新的“奇迹”。 那一个个假装僵硬地套法条的执法机构、执法人员,包括幕后的开发商们,打着公共利益的名义,暗地行私利之事。 想拆人家的祖坟,而后找出了一个令人笑掉大牙的“违建”理由。只是,在依法治国的当下,好像“听来还真是那么回事”。 2004年3月25日,武汉江夏区七旬老汉倪灯财三告湖涠镇政府。 他不请律师,自己脚穿雨鞋站在法庭上慷慨陈词:“这块地清朝时是我家的,民国时也是我家的,小鬼子来了仍是我家的,你们来了就变成你们的了?我就不信邪! 2004年6月,武汉中院做出终审判决,倪老汉胜诉,法院判令湖涠镇政府无偿退还倪老汉的土地。 同样道理,这番话陈氏族人也可以拿来跟他们说道说道,三百年历史的陈氏祖坟地到底该属于谁? 老百姓用“好死不如赖活着”鼓励人好好活下去, 而现在,中国人有更好的理由坚强地生活下去——面对买不起的墓地,你不敢死。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