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非洲开发银行《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的三个要点


原创 安格斯·查普曼 非洲研究小组 2022-06-10 03:47 发表于北京

图源:African Business 非洲开发银行《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的三个要点 Three takeaways from the AfDB’s 2022 Africa Economic Outlook 作者:安格斯·查普曼(Angus Chapman) 编译:非洲研究小组 来源:African Business,2022年6月3日 非洲开发银行年度报告的标题信息让人读起来很忧虑,但从其细致的分析中,仍可以看出非洲这个复杂、多样化和充满活力的大陆的许多积极趋势。 上周,非洲开发银行在加纳阿克拉举行的年会期间发布了其旗舰出版物《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AEO),该报告的内容可以用6个关键词来概括:增长—下降,通胀—上升,债务—稳定。 当然,这些标题信息让人读起来很感忧虑。非洲遭受了新冠疫情和俄乌战争双重危机的严重冲击,而气候变化不断升级的影响——在非洲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快、也更严重——则在不断削弱非洲大陆的生产能力。 2020年,非洲陷入了五年多来首次大陆层面的经济衰退,各国政府只得迅速采取更多扩张性措施为陷入困境的经济提供支持,这使得其债务大量增加,负债率平均都超过了70%。 紧随其后的是普京,他在全球食品、燃料和化肥供应中挥舞着大锤,将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推高至平流层,数百万非洲人承受着严重的生活成本压力。 这三个因素——经济收缩、通货膨胀和债务——共同危及着非洲于2021年开始的经济恢复及重建,《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报告坦率地警告说:“非洲的增长前景高度不确定,下行风险尤为突出。” 但在这个标题之下,事情并没那么简单——非洲经济前景无疑有着严峻的风险,但也不能忽视该报告中更为细致具体的分析。这值得仔细研究一下,来看看是否会出现一个更有条件性的、更有启发性的、也许还有一点乐观的画面。 01 非洲经济遭受重创但仍具有韧性 确实,俄乌战争以及广泛的货币紧缩等全球动荡,已经削弱了非洲在后疫情时期取得的一些成效。 《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22年非洲实际GDP增长将放缓至4.1%。但也别忘了,在这些转变之前,非洲是世界各地区中复苏幅度最大、最强劲的地区之一:2021年,非洲实际GDP增长率为6.9%,超过了欧洲、北美、南美和世界平均水平。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实现这一复苏的方式。根据《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报告,支撑2021年非洲经济反弹的三个主要因素分别是:油价上涨、新冠疫情管控措施放松、以及强劲的国内消费和投资。 其中两个因素——新冠疫情管控措施所体现的政府治理,以及消费和投资等国内需求——都来自于非洲大陆本身,而不是动荡的国际大宗商品市场。这预示着,一旦最近一轮的冲击过去,非洲就有可能恢复强劲、稳定的增长。 此外,超过60%的经济增长来自服务业,而在前几年,服务业的贡献率还仅有三分之一强。这表明非洲开始摆脱对初级产品的经济依赖,并正在快速建立适合21世纪互联网世界的高价值的第三产业。 02 非洲国家增长表现的巨大差异 非洲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由超过54个高度多样化的国家组成的大陆,覆盖 13亿人口,他们各种各样的经济活动共同创造了每年近3万亿美元的GDP。《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报告非常重视非洲的这种多样性,并因此按国家、地区和经济类型来进行分析。 于是我们看到的是增长表现的巨大差异,不同的经济结构以不同的方式吸收了共同的冲击。或许并不奇怪,非洲的石油出口国经济增长预计表现最好,尽管南苏丹、安哥拉和尼日利亚等国经历了非洲大陆上最高的几个通胀率数字。 然而,最大的经济反弹出现在毛里求斯等依赖旅游业的经济体,这些经济体受到新冠疫情导致人员流动受限的严重打击,2020年经济收缩了12%,但2021年经济增长率估计恢复到4%以上,并且随着疫苗接种不断扩大,国际旅游得以恢复,预计这些经济体2022年经济增长率将接近6%。 在区域层面,也出现了新的情况。北非地区——主要受益于利比亚石油出口的提振——经历了各地区中最大的经济好转,预计2021年将增长11.7%。 而东非是唯一一个在2020-21年期间都避免了衰退的地区,这主要得益于该地区的经济多样性、区域内贸易以及政府愿意在生产性投资(如基础设施)上投入大量资金。 这种模式可能为非洲指出了一个更具韧性的发展前景,因为非洲其他地区的国家会发现,不依赖任何一种特定产品或类别的出口,对抵御意料之外的外生的经济冲击是很有好处的。 03 发展与气候政策之间的两难关系 《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报告呼应了非洲开发银行年会的主题,报告副标题——“支持非洲的气候韧性和公正的能源转型”、以及专门对此讨论的两章,都反映出这一问题的紧迫性,即气候变化已被视为非洲大陆一个根本的经济、发展和政策问题。 然而,里面的内容却反映出整个年会中所隐含的一种争论。一方面,非洲微不足道的历史排放量和发展的紧迫性,为其效仿富国高排放密集型的发展模式提供了充足的道德理由。正如非洲开发银行行长阿金武米·阿德西纳(Akinwumi Adesina)常说的那样,“非洲不能环境可持续但却持续贫穷(Africa cannot be poor in an environmentally sustainable manner)。” 但另一方面,每增加一个单位的化石燃料被提取和燃烧——无论是在欧洲、大洋洲、北美,或是在非洲——都会加剧极端天气和恶劣的环境条件,从而导致非洲人的死亡或是大量增加日常花费。 更不用说激进的技术、政策和市场转变,用非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凯文·乌拉玛教授(Kevin Urama,他也是今年AEO报告的主要作者)的话来说,“意味着对化石燃料能源系统的持续投资可能造成资产搁浅的风险。” 《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报告在不同的地方对上述对立观点都有支持。报告强调,“绝不能剥夺非洲发展经济的碳空间”,因为“过度依赖廉价化石燃料来推动工业化……会带来社会、经济和环境的外部性,‘先发展后治理’的原则已站不住脚”。 同时,该报告也主张将天然气作为“过渡燃料”和未来非洲繁荣的重要组成部分,报告接着评论说,“虽然化石燃料驱动型发展路径在过去促进了增长和繁荣,但这条工业化路径正在关闭。” 这些都经常是关于发展、经济和环境之间关系的辩论,而非洲——同时是全球资源最丰富和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则处于这些争论的焦点。 04 非洲经济发展前景难以简单描述 作为非洲最主要机构之一的旗舰产品,《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报告提供了对塑造十几亿人生活的力量和理念的宝贵见解。从报告的分析和叙述可以看出,非洲在经济、发展和环境等方面的前景,就如同非洲大陆本身一样复杂、多样和充满活力,而且在很多情况下,正在实时地进行协商和变化。

1 次查看1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1 Comment


桌山樵夫
桌山樵夫
Jun 10, 2022

增长—下降,通胀—上升,债务—稳定。

Lik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