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赶紧!到中国开会去!

每日学习调研 2023-10-14 10:18 发表于北京

我不在中国开会,就在去中国开会的路上。正文部分 “我不在中国开会,就在去中国开会的路上。”    自从担任英国某知名媒体驻华记者以来,安格斯已经被那些大大小小的国际会议邀请搞得有些头大。    刚开始,安格斯还觉得参加这些会议“不仅浪费时间还有悖新闻工作者的职业规范”――会议的主办方会帮你打点好从机票到食宿的一切,尽管会议常常很枯燥,但午餐十分丰盛,下午的游览更是“贴心”,最后还会在信封里收到“意外惊喜”。但时间久了,安格斯还是决定选择大约每10个邀请中的一两个出席。事实上,安格斯的困扰,也几乎是每一个境外驻华记者的必修课。    长期以来,除了国家层面正规的国际会议之外,各地大小城市似乎也染上了“国际会议瘾”。会议多数由地方政府直接或间接主办,由财政埋单。有数据显示,从2000年到2009年,中国主办的国际会议不断增多,从每年83个上升至245个。马来西亚《星报》北京分社主任周豪文向记者透露,在他驻北京的4年多时间里,曾先后参加20多场国际会议,而至于曾收到的邀请,则数不胜数。    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中国人爱开会,而不少外国名人政要也着实乐意来中国出席。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也今非昔比,如今东西半球经济和政治布局都发生了极大变化,许多外国人对中国的兴趣也愈发浓厚,当然,兴趣的出发点多半还在纯粹经济利益。”在中国会展经济研究协会副会长陈泽炎看来,由于中国在各个领域都凸显出参与全球的活力,因此,多数外国人喜欢来中国开会的原因可能在于商机的发现,核电、粮食、石油乃至轻工业领域尤其如此,一般而言,会议的专业性越强,对参会者的吸引力越大。    “事实上,像玉米行业大会、地震大会、数学家大会、生物制药大会,这种务实的国际会议,恐怕并不在此次两部委叫停的范围之内。”在陈泽炎眼里,国际会议可分为两类,一是由国际会议组织(ICCA)发起、各国申办、不占用财政拨款而完全市场化运作的国际性会议;另一种则是完全由政府牵头、消耗财政拨款、付高额出场费请国外专家、讨论所谓“经济形势”等较为空泛议题的国际会议。严格意义上而言,后者并不能称之为国际会议,它在中国,有一个更为贴切的叫法:官办国际会议。此番两部委出台细则叫停的,也就是这些官办国际会议。 “在国际会展界,中国基本已经成为免费的代名词。”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不少在华召开的国际会议,外宾都能享受如下待遇:头等舱,五星级住宿,吃大餐,高出场费,高规格出行、观光,等等。几年前央视的一档节目里中外市长的对话,亦为“免费”提供了相当形象的注脚。在该节目快结束时,主持人邀请外国市长来华访问,该市长说当年的预算已经花完,没有钱来中国。此时,中国的市长反应很快:“没问题,您来吧,费用我们解决。”与之相比,多年来,中国的不少官办国际会议,几乎每一个毛孔亦都渗透着如此财大气粗、一掷千金的豪气。    前述业内人士指出,一向以组织正规国际会议著称的ICCA,也被中国惯出了一身毛病,“达沃斯就是很好的例子,夏季达沃斯本身价值多少先不说,关键是到了中国要价就翻番。”这种说法,得到了《人民日报》前国际部记者王南的佐证。曾到十几个国家参加过数十场国际会议的王南表示,达沃斯这样的会议在西方已经走下坡路了,但是到中国来,收的参会费很高,一般要3万块钱买一个参会指标。“这已经变成一种变相圈钱的形式了。” 要政绩,还是要会展市场    事实上,从市场角度而言,一次会议完全有可能成为赢利的买卖,这也就是为什么“会议经济”以及“会议产业”能在中国方兴未艾的关键。    以行业国际大会为例,陈泽炎揭示了一次会议有可能成就的商机:先是有民营公司从决策层面提出会议创意和主题,分别向行业内专家和企业发出邀请,双方一旦产生需求,与会者同意缴纳注册费,便能形成市场;决策之后,由专业的承办组织负责落实,发信息、做网站、联络、接待、注册登记、收费服务,而下游环节则涉及会场的布置、设备、同声传译、宣传及会后旅游……就这样,由一场会议为中心的产业链就此形成。“每个环节都能产生效益,像日内瓦,就是会议养出来的城市。”    但中国正好相反,属于“城市出钱养会议”。“首先是国家拨款,从源头上就出了问题,花起来不心疼,没收益也无所谓。官办国际会议就等于花钱买一个乐呵、热闹。损耗与本身产生的价值不符,政绩要求高于市场规律,等于走偏了。”陈泽炎说。    尽管没有具体的数字统计,但官办国际会议带来的巨大浪费,已然成为不争的事实。“国家关于国际会议的文件1985年有一版,中共中央外事领导小组做的,1995年有两版,《严格控制在华举办国际会议》和《重申加强外事纪律 严控在华召开国际会议》,看上去虽然题目都很严厉,但这些年下来,似乎也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中国国际科技会议中心会议总监武少源说,他从1985年开始从事国际会议的组织工作,到现在已是26年的时间,亲眼目睹多年来中国国际会议如何一步一步从严谨正规演变为现在的“乱象”。“这么多年一直在叫停,但是就像中国房地产调控一样,今天六条明天八条,能起多大作用?最根本还是有一个形象工程,有一个利益在那里。”    王南则认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会议还是要多开,因为肯定会潜移默化地增进中国与国际的相互了解,至于其他的所谓“国际会议”,“也不要仅仅在形式上控制会议的次数和规模,还应该把重点放在如何改进会议内容,提高会议效益上。” 那些不得不说的秘密    一场国际会议在中国的变形究竟如何完成,而所谓“官办国际会议”的背后,到底又隐藏着怎样的潜规则?为此,记者先后走访了一些资深国际会议组织者和业内知情人士,希望可以一窥在华国际会议那些不得不说的秘密。    秘密1:三明治与饕餮大餐    “会议用餐以自助餐为主,可安排一次冷餐宴请,不再另外安排迎送宴请。”在财政部、外交部联合发出的通知中,餐饮一项赫然在列,且规定极为详细。事实上,这一细则所针对的,正是在华国际会议餐饮中的严重浪费现象。    “仅餐饮一项,就占了一场会议总支出的将近50%。”这一点,让曾到澳大利亚开会连吃5天三明治的武少源十分感慨,“你在北京,去任何一家酒店说我要吃三明治,它给你做吗?”而据记者调查,目前无论是北京国际会议中心还是国家会议中心,都有餐饮消费最低起步价100元的标准,统一配送的盒饭则高达80元。有趣的是,任何参会人员不准携带中心以外的食品入内,“我要吃麦当劳,那不许你进。”而会议期间的茶水饮品,“2000年的时候,一杯茶一杯咖啡一个人是8块钱,后来涨到10块钱,现在最低都是30块钱。”一方面是主办方无意识浪费,一方面是酒店强制造成的浪费,“但是你也没办法赖酒店,这些都是企业行为,它要还本付息,就必须把费用定得很高。”    秘密2:100人的会议,200万元预算    “会议经费由我方全额负担或由与会各方分担的,应统一按照会议标准制定经费预算,我方负担的经费应纳入部门预算管理。”财政部、外交部的通知这样规定。    任何一场国际会议的操办,都离不开钱。一场官办国际会议的召开,必须先有财政拨款。按照常理,会议召开之前的预算报批便十分关键,理应丁是丁,卯是卯,来不得半分含糊。但事实正好相反――国际会议的预算报批,经常令人感到莫名其妙。武少源介绍说,他经常接到一个会议的报批单,一共就百十来人,却跟政府伸手要近200万元的经费预算,“一个人两万块钱,你干什么使啊?”在武少源看来,不靠谱的预算账单太多了,基本上那些以“发展基金/资金”命名的,都有小九九。比如说,本是开国际会议,却申请购入大批固定资产,例如买10台计算机,10台打印机,2台摄像机,甚至高档用车都在预算之列……“买那么多固定资产的理由是什么?”“会议要留照片、留资料啊,再说我们还要开第二届呢。”    事实上,据业内人士透露,那些能够被称为“国际会议”的预算,基本都是如此,100人的中小型规模会议,申请100万~200万元的预算并不稀奇,只要是能挂上“国际”两个字,身价立刻就能翻番。    秘密3:“前面一排最好全是部长”   财政部、外交部的通知规定:“各地区举办国际会议或涉外活动,不得竞相抬高国内外会议代表的规格,不得相互攀比。”    在武少源看来,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一次国际会议的收益可能是多方面的,但最重要的还在于“形象工程”,“我们又开了什么什么会,是首届,史上规模最大、人数最多……写文章造舆论吸引眼球,这个就是最大的收益。”而在一些二级城市举办的国际会议中,更是流传着一些不成规矩的规矩,例如“最好前头一排全是部长,或者全是省长,官越大越好,档次越做越高”。 说明:本文综合整理自:《法制预览》2011(14):68-69,作者杨梅菊,郭一娜,于胜楠;以及汪华斌博客。本公众号转载此文仅为传递会展业动态,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