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南非的艺术奇葩-Zeitz Museum(1)

作者:李舒弟

摄影:李舒弟


所有到过开普敦的人,不管是长期生活在这儿的还是匆匆过客,都会被她的隽永魅力所陶醉。有人形容为“上帝眷顾的地方”,这个说法并不过分。

南非曾经的辉煌如今光环暗淡,但还依仗着数十年积累的厚实家底,躺在南半球的阳光雨露下,延续着他们习惯了的“生命节律”。就如同在Zeitz美术馆播放的那段动漫一样,从一个农业自然采集镜头开始,头顶的箩筐里从基本的生活需要到各种现代的物质追求,直至箩筐撑破崩塌,压垮啦负重前行人们。物质欲望的无度追求,是“反人类”和“反自然”的。

开普敦的“美”除了自然而然的大环境,主要是几百年沉积下来的“移民文化”的软硬件。一个与此相平行发展的,有序而健康的老城市,确有着无以伦比的绝对魅力。

一直有个想法,把本人的见闻和诸位分享,作为生活过得二十几年环境中的所见所闻,尤其是“非洲人”所做的艺术给大家呈现。前提是,不分种族,因为他们出生和生活在非洲这块土地,不管是欧裔,亚裔,非洲本土的不同部落族群。这儿是“彩虹国”。

【开普敦的黎明】 偶然因故早起,来到空旷的黎明前市区,没有人“犯傻”一大早跑来到这个让华人“谈虎色变”的地方,其实不仅是华人,本地人也不来。对于本人而言,并非第一次。不是来冒“傻气”,有被“打劫”的可能,所以来此时此地要打起精神来的。不要过于投入,很有可能会被突然伸过来的一“黑手”吓一跳的,此后果可想而知。

可以说,满眼皆景,随意转换角度,没有任何一处不美妙,那是要屏息凝神静气的聆听与观望的,如果环境允许,你大可以“打坐”在此。

这儿是南部非洲都市生活最为复杂和丰富异常的“暗黑之地”。她不仅仅是有各类美酒和各国美食,还有鳞次栉比的各时期历史建筑。要知道,这个城市最老的建筑都还存在,他们是历史的见证,移民文化的不动产,一部数百年来的电影“默片”,一首哀婉苦涩的老“爵士”,一个都市灵魂在喧嚣中沉寂的最佳时光,就在此时此刻了。

黎明的破晓时分,她最美!

一个城市的灵魂铸就,绝非一朝一夕,如果幸运,没有战争,她可以顺利的从出生到成熟再趋衰老,一晃数百年乃至千年。而这儿,这个用简单词汇无法准确描述的“成熟之美”,这个被数次评为最佳旅游和最佳设计的“老开普”,就这么恣意妄为的把她最美妙的时刻展露给我们了。

说她暗黑,其实冤枉啊,这种美妙聚人气的都市生活,招蜂引蝶不说,同样把人们最想释放出来本性也提供了最佳场所。早先我就说过,不仅是吸毒和卖淫嫖娼,在非洲寻求的各类刺激,在这儿,在long street(长街)尽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有人来此,发现在欧洲已经消失古老建筑在这儿都可以找到,要知道,这个四百多年的老城被南非人称为“母亲城”。从迪亚士踏上这块土地,历经数百年的沧桑巨变,她依然如故,可想而知人们有多眷顾她啦。

开普敦整个都市的街区深受世界各地的电影公司青睐,经常在此地拍电影,著名的有雷纳尔多主演的《血钻》,《走出非洲》等一系列有关和无关非洲的电影都选在南非进行,既有辽阔的克鲁格国家公园,又有配套的舒适的旅行设施,可以与世界任何顶级宾馆相媲美,从都市到乡间小镇或其他旅游区域的贴心配套服务,让来自欧美发达国家的人们流连忘返。

2010世界杯,巧遇南非国家美术馆的一个百年艺术回馈展,从殖民时期早期一直到现在,美术史定位的后殖民化时期的一系列作品,把南非人和艺术与政治和生活态度表露无疑。 这次,再次碰上从1968-2018的五十年经典作品回顾展,再次“健身丰胸”,滋养维护南非近百年来的移民文化在此地生根发芽到枝繁叶茂。不仅如此,艺术作为南非人对于政治的诉求和生活态度,嫣然历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它不仅仅是在非洲,更在世界艺潭有了一席之地,而且就如遍及世界的非洲球星一般,不仅风格独具而且各领风骚。 每次归来都有不同的收获,如同嗅觉灵敏饥肠辘辘的“溜街狗”,行走在这个非洲奇葩环境里。 我们对于非洲艺术的理解,大多停留在历史教科书阶段,很难联想到他们在前卫艺术中不仅先于我们和世界美术发展同步,而且各种流派和花样翻新的手段早就是百花争艳,尤其是非洲基因的旺盛生命张力,突破常规的奇思妙想,非我等所谓科班出身的艺术家所能及!简单说,你们不了解非洲,不了解非洲人,更不了解非洲艺术!

知更鸟吗?

正要启动车子,一只鸟就这么淡定的盯着你

灰暗光线下的桌山,假如你有时间,不要错过曙光初露端倪的那一缕光。

黎明破晓的都市

狮子山头观云,这地方常来常往,多数情形下游人如织,但我知道她在何时最安宁。

(Teitz美术馆的顶楼一览)

(TEITZ)蔡茨当代艺术博物馆将展出他的私人收藏和其它当代艺廊和艺术家的捐赠。 但所有作品的年份都不会早于2000年

下篇将详细介绍Teitz美术馆,敬请期待

1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