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聊聊“戾气”


原创 日落西窗 日落西窗 2022-06-16 08:07 发表于北京


   一   既然聊戾气,还得先看它的释义。   戾气是指心理上的一种压抑,是种残忍,凡事要斗狠,走极端的心理。人若有了戾气,就像是个火药桶,一点就炸。   要说人好好的活着,怎么就有了戾气?也就是说,戾气是怎么来的?   就说我自己,这是头些天的事儿。那天下午在家,快递员打来电话,说有快件,保安不让进,得自己小区门口取。   到了小区门口,跟保安打了招呼,问了快递员在哪。倒是没多远,很快取回了快件,保安却拦着让扫码,我说急着下楼,手机在屋里没带。   “不行,刚才街道主任说了,不扫码,谁也别进。”   “你不是瞧着我出来的吗?”我说。   “真不行,进去的都要扫码。主任说了,这是为大家好。”他说的很认真。   “你瞧我穿着睡衣,也没个兜儿,怎么带手机?”我有些不耐烦。   “不行,门口有监控。主任说了,不扫码放人进去,出了事我得坐牢。”他倒显得很无辜。   “这不行那不行,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只觉着一股无名的火直朝脑袋顶上窜,真想把快件摔地上,我不要了。就为这一小包花籽,招来这么大的麻烦。   要说,我这算不算戾气?   还有,上周末,本打算去医院开点药,顺便做个检查。有几年了,我这血压总不稳,忽高忽低。   大热天,即便坐公交,路上也得用近一小时,好不容易到了医院,见大厅入口不少的人,排着队挨个儿扫码,好不容易轮到我,很认真的去扫,却被拦下了不让进。   人家要48小时核酸检测报告。我说,我这有72小时的核酸检测报告,拦我的医生说不行,说他们这儿规定,得持48小时的才行,我整过了一天。   “您瞧我这么大岁数,这么热的天,一个小时的路,好不容易来了,就拿点药,让我进去吧。”我哀求道。   医生倒是客气,可无论我怎么说,全没用,只是劝我去做核酸,出了结果再来。   我说:“即便现在就做,等结果出来也得明天,今儿我不还是拿不了药?”   人家忙别人,懒得搭理我,我不甘心,说:“我这要是气的血压上来,一头栽在了这门口,莫非,还是不让我进?”   “大爷,咱别说气话。不是我们为难您,这么做,全是为您好!这疫情当前 ,大家要齐心协力,共渡难关,我说的对吧?您还是回去吧。”   人家说的头头是道,可我却觉着心里堵得慌,我说:“年轻人,你们有文化,又是专门学医的,不跟我们小区那个棒槌保安一样。我有个问题,能问吗?”   “您说。”医生依然很客气。   “这核酸的检测,它就是个检测,不是打预防针,是吧?”   “对,就是检测。”   “要说它检测的,就是棉花棍儿捅进嗓子眼那会儿的状况吧?”   “是呀。”她点头,这姑娘露着水灵的眼睛,蛮漂亮。   “那我就奇了怪了,您想想看,我检测完之后,无论是二十四,还是四十八,你们能一直跟着我?不可能吧,可你们又怎么就能猜到,这么长的一段时日,我就不会阳了?就不会出门遛个弯遇到什么,就阳了?除非你们这核酸是预防针,有个药效,能管上个一两天,否则,你们这不是瞎掰吗?像不像捂着耳朵偷铃铛?除非,你们个个都能掐会算?算准了我这四十八小时内绝不会阳?要我说,你们是搞科学的,懂逻辑,又年轻,跟那些算命的,跳大绳的,不是一回事儿,您瞧我说的是不是?就说眼下,我这四十八跟七十二,真就有天大的差别?您们这是算出来的还是蒙出来的?差这一天,这天就塌了?”   医生摇了摇头,和气的说:“大爷,咱不说这个,我们只是按规定办事,还请您理解。”   看来,怎么说都没用,除了憋屈,又能怎么着?人家说了,这全是为我好!我只是觉着挺难过,怎么这些读过书,专门搞医学的人,也都这么的棒槌?跟小区门口的那个棒槌保安,有啥差别?我感觉自己就像那个忧天的杞人,叹着气,这民族还有救吗?   我觉着心口发闷,瞧着手里的健康宝,恨的直咬牙根子。   要说,我这算不算是戾气?    三   医院没去成,好在这儿离北海公园不远,去散散心吧,别再气出个好歹。   进了北海公园,眼前的青山绿水,白塔红墙,让我心情好了不少。触景生情,又想起小时候唱过的歌: 做完了一天的功课 我们来尽情欢乐 我问你亲爱的伙伴 谁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 小船儿轻轻 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转悠了大半天,回到小区,天已擦黑。保安依旧的让扫码。扫吧,全都是为我好,反正胳膊拧不过大腿。   医院进不去,小区总还是可以的。我掏出手机,打开北京健康宝,得,又傻眼了,弹窗,这是哪门子事儿呀?   就去了趟北海公园,怎么就弹了窗?我招谁惹谁了?问路边年轻人,说:您肯定是路过什么风险地区了,这是弹窗三,您得去居委会。   弹窗还三?我心想,可怜了这点儿高科技,全用这儿了。   到居委会折腾半天,人家总算是给开了个门条,让我先能够回家。说了,这几天别出门,家呆着,等着大白上门核酸,若不听,比如还惦念着出门拿药,真出了事儿,坐牢。   他们就不明白,对于上了岁数的人,吃药跟吃饭,已经没什么两样了,都是在续命。我寻思,您们可真的全是为我想,我真是得了奥利克荣,兴许没死,可没了药吃,死了。   这话跟谁说去?   晚上,久久难眠,只觉着心里憋屈,这一天到晚的,都什么事儿呀?一口气把遇到的写了下来,我是想,心里的这口戾气,总得找个与他人无害的出口卸掉,我要好好讽刺一下借着防疫,成天搞些稀奇古怪荒诞事的棒槌们。可翻过来再想,说人家是棒槌,人家答应吗?果不其然,文章写好发上公众号,总在审查中,已预感到不妙,果不其然,两小时后,提示出来了,发不出去。得嘞,赶紧的改,我耍了点儿小聪明,心想,大活人还斗不过审查用的机器人?我把闽赣的词删掉,或是用错别字替代,又尽量的把文中的戾气,自己再吸回来点儿,让它看上去云里雾里的不知所云。甭说,还就过了,真就发上去了。   这充满戾气的心里,多少舒缓了些,能睡个好觉了。   第二天,太阳升起老高,这才爬起了床。懒洋洋的打开公众号,想瞧瞧有几位能跟自己有点儿共鸣。这一瞧不要紧,彻底的踏实了,公众号被疯,提示:该号被举报,经核实由于违反相应的法律法规,暂停使用至,,   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睁开眉下眼,咬碎口中牙。   您说说,我这一肚子的戾气,,    四   记得一次电视里,瞧着一位男发言人,笑道:“生在中国,您就偷着乐吧!”   要我说都明白,无论您生在哪里,既然被生出来了,活着了,谁不想成天的乐?没谁盼着哭。生在哪儿,包括中国,这本由不得自己。说实话,我打心里讨厌这位说话的拿腔拿调,什么叫偷着乐?要乐干嘛不大大方方的乐?发自内心的乐?非要偷着?   像我这一肚子戾气的人,乐得起来吗?   前些日子,一个网友说,他在深圳一家儿童医院,瞧见为了救孩子,一女士和丈夫怀揣着11张银行卡,里面除了夫妻俩的积蓄和贷款,还有双方父母的退休金,亲戚朋友的借款,甚至有90岁奶奶省下的3万元存款。他说,瞧着夫妻俩一边刷卡一边流泪,就连边上的药房代表,也忍不住落了泪,一共刷了69万9千7百元。   别跟我说,这仅是个例。   我就想,这情形若是让那个偷着乐的男发言人瞧见,他还能偷着乐的起来,我定要拼上我的老命,扇他个大嘴巴!   说实话,像这类发言人,能带给社会的,只有戾气。可惜,这类人何止这一个?就说前阵子上海,疫情蔓延,封城了,这本是不争的事实。而且相应的次生灾难,只要眼不瞎,谁又瞧不见?按理说,已然走到了这步,无论换了谁,这种次生灾难也没法避免了,问题是有必要遮掩吗?好像也是位发言人,却说,封城这话,是下头居委会的不是,上头从未说过。   我就说,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都按成年人的样子,说点成年人该说的话?那些日子里,那里的人们谁没有自己刻骨铭心的切身感受,倘若我是他们,听了这话,我估计心中的戾气,定会刹那间爆棚。    五   老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戾气同样也是宜解不宜结。想想看,倘若人们心里总憋着一肚子的戾气,这社会该有多危险恐怖,一点秒炸不是危言耸听。过去总提的和谐社会,这些年提的少了。在我看,所谓的和谐,无非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人们心里的戾气,心里的不痛快,尽量的化解掉,心气儿顺了,这社会自然也就和谐了。   可如何才能化解?这就是个大智慧,是管理社会的大智慧,太深奥,我就算了。只不过,要说人世间倒也不是没有基本的常识,比方说,都说人话接地气儿,别一天到晚的变着方的想幺蛾子,出些小百姓间相互折磨的损招儿,成天的让社会滋生戾气。再有,讲科学,尊事实,说实话办实事儿,别一拍脑袋瓜子就能出了个规定,云里雾里的,让棒槌们尽情的施展德行。   所以若问,这戾气是打哪儿来的?我就说,那些个口口声声“全是为我好”的,一拍脑袋瓜子就出来的,一天到晚稀奇古怪的规定,统统脱不了干系。   可有谁想过没有,您让度的权力中,真就包含了“一拍脑袋”? 二0二二年六月十八日 北京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