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疫情还没结束,又一场“灾难”逼近(深刻)


来源:决策研究室 2022-01-25 17:12

恶,莫大于轻浮。

01 如今疫情已经波及到了全世界,让很多国家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其实跟这次病毒相比,我们还有一场更长期的“战役”,是人和算法的博弈。现在人们的生活,正在被算法一点点吞噬。那么什么是算法呢?就是我们打开手机,各大平台通过算法摸索出每个人的喜好和标签,然后你越喜欢什么,就疯狂给你推送什么。这是一套非常高明的推荐机制,它无限附和你内心深处的癖好,让你沉溺其中,不可自拔。看看我们现在的生活吧,几乎每个人都沉溺在各种短视频、娱乐节目,这些浅层的刺激让我们“上瘾”。于是,一件可怕的事就发生了:社会在飞速发展,人的理性和智商却在退化。因为当一个人无限沉溺于这些碎片化的满足之后,就变的越来越不喜欢思考了。根据生物进化的“用进废退”原则,人在某一方面越懒,这方面的能力就会退化,人的智商亦如此。我们再来看一下,“上瘾”是如何被设计出来的?大脑里有一种叫多巴胺的神经传导物质,当人被外界刺激愉悦时,多巴胺会大量爆发出来,比如一个拥抱、一句赞扬的话,都会引起多巴胺的升高。外界的刺激够强烈,人的身体就会进入到一种如痴如醉如梦如幻的感官体验,感到很“爽”。从普通的看热闹、笑话、美食等浅层次的体验,到抽烟喝酒等的中等层次,再到屡禁难止的黄赌毒,无一都能人带来“爽”的体验,并在一定的程度中使人上瘾。 02 更可怕的是:人是会对快感脱敏的,也就是说上瘾的阈值是会不断升高的。 一个人要想一直获得快感,就得不断加强刺激的程度,你需要被更持续、更强烈的刺激,才能继续获得快感。比如有的人抽烟,从刚开始是两天一包,到一天一包,再到后来要一天两包、三包。鸦片、吸毒、色情、赌博都遵循这个逻辑。有这样一个实验。在小鼠脑中埋个电极,让小鼠踩踏板放电,每踩一次,电极就会刺激产生多巴胺的神经元兴奋。结果小鼠以每分钟几百次的速度踩踏,直到力竭而亡......因此,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刷短视频可以刷个一天不停,因为一旦停下来就会感到空虚。最最可怕的是:这种“爽”的感觉,可以算法设计出来,这就是我们开头提到的,算法让我们持续上瘾。比如各种娱乐APP越来越多,大部分App的本质是什么?他们用强大的运算和数据处理能力,通过声、光、交互、反馈等全方位途径,再在各种心理学、消费行为学、神经科学等理论指导下,不断的给你刺激,让你持续的“爽”,越来越离不开它们。前段时间看过一篇文章,提到现在世界上竟然还有一个叫“多巴胺实验室”的公司,对外宣称“能运用神经科学理论,结合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用多巴胺让你的 App 令人上瘾”。他们为各种App 定制这样的服务:在一些关键的地方和时间点设计“奖赏”,比如不断的惊喜和奖励,或物质或精神,从而提高用户的留存度、打开率和停留时间。即便像谷歌这样的以“不作恶”来标榜自己的公司,其产品设计的核心逻辑依然是如何才能提升增加点击率,延长用户使用时间。满足这个逻辑的产品才被定义成好产品。很多APP你看打开的越频繁,系统就越了解你的喜好,给你的推送也就越“精准”,它们就是要无限满足你的胃口。对你轮番轰炸,让你一直爽下去甚至高潮不断。 这就好比古代的皇帝,他越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什么样的女人越容易被选进宫。夜夜笙歌,总有一天弹尽粮绝,然后一名呜呼。如果一个人的欲望可以被无限满足,他离灭亡就不远了。 03 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给我们提供了各种便捷,但同时也提供了垃圾内容。 比如直播平台里低俗无聊的表演、各种自制的真人秀节目,云里雾里的玄幻修真小说,网页上关都关不掉的各种暗示等等。这些形形色色的垃圾内容,其设计逻辑都是以无限满足人性偏好为标准,人性的各种阴暗面,诸如窥私、意淫、八卦、暴力、对骂、凑热闹等等都被激发并满足。与此同时,我们对那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视而不见,因为他们太不起眼,太朴实了。我打一个比方,如果你正走在大街上,这边有个哲学家在做演讲,那边有两个女人在打架,你愿意去看哪个?毫无疑问,绝大多少人都会被女人打架吸引,尽管她们扯衣撒泼,粗俗不堪,照样会被人围观;而无论哲学家的演讲多么昂扬,多么有水平,一定鲜有问津。这就叫人性。恶,莫大于轻浮。我们总以为,这个时代信息传播高度发达,每个人都能随时随地获取各种信息。而实际上,越是在这样一个似乎什么都能看见的时代,我们越什么都看不见。信息自由传播的时代,并不意味着价值可以自由传播。相反,那些粗俗下流的内容却无孔不入。我们早已深陷信息的洪流中,人的杂念和欲望都被勾起,看到的都是各种荒唐和妄想。信息越来越发达,人的心智在蜕化。这个朗朗乾坤,昭昭日月的时代,我们都成了睁着眼睛的盲人。多巴胺,满意了人的大脑。算法,吞噬了人的智商。其实人类自从有了科技发明以来,一直试图能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无论怎么努力,最终都会被自己的各种发明创造所束缚,就像作茧自缚一样。这就像孙悟空再大的本领,也翻不了如来佛祖的五指山,最后只有戴上紧箍咒去取经。算法,就是人们给自己发明的一个紧箍咒。人生本就是巨大的枷锁,你不得不重复那些无趣的生活。 04 这个世界也非常有意思,它是辩证的。 既然凡是让你感到爽的东西,一定会让你痛苦,那么凡是让你感到痛苦的东西,最终也一定也会让你功成名就。真正看透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在用苦难修行。那些越能让你在当下感到痛苦的事,比如早起、运动、阅读、工作等等,都能让使你获得进步和成长。但这些需要一个人有强大的上进心和克制力。人生,先苦就后甜,先甜就后苦。这也是世界的平衡法则。你在训练的时候很累,你在早起的时候很痛苦,你在努力的时候很煎熬,你听真话的时候很不舒服…..但恰恰是这些让你感到痛苦的东西,才让你超凡脱俗。体验痛苦,是一个人觉悟的最快方式,只有用痛苦不断触及一个人的灵魂,他才能顿悟。5000年的传统文化,说白了就是两个字:克己。克己的本质,就是要控制自己的欲望。但是现在主动克制自己欲望的人很少了,当绝大部分人选择被麻醉的时候,只有极少一小部分人选择精进。那些能取得成就的人,都是选择自律,选择忍受痛苦,不随波逐流,一路走来,是不断精进的过程。事实上,能够克己和自律的人,是少数的。所以社会必须有一种监管机制,来抑制人性的阴暗面,激发人性光辉的一面。我们每一个人能做的,就是形成和巩固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学习修身和正己,不一味贪图享乐刺激,在自己专注的领域不断深耕。练就一颗“如如不动之心”,冷眼面对大千世界的种种诱惑。


以上,与朋友们共勉。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