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王朔: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




作者◈ | 王朔 早上7:30的时候,我准时醒来,因为我的手机定了闹铃,而且闹铃声音很大。很感谢它让我成为一个几乎不迟到的员工,我很欣慰。 刷牙、洗脸、穿衣,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我选了一件最爱的衣服,带点儿收腰的设计,可以很好地掩饰我日益松垮的腹部。我昨天买了双新皮鞋,穿上它让我平添了一些优越感,有人说过:一个男人需要一双好鞋。 出门前,我像往日一样默念了三遍出门咒——“钥匙、手机、钱包”,确认它们都已在身。出门后,我拽了拽门,确认门已锁好。我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任何不经意的失误都会让我自责很久,所以我很少犯错。我很欣慰。 街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大家匆匆擦肩而过,面无表情。街上有很多早餐可以选择,有时候选择太多反而让人无从选择。我径直走到一个包子铺买了两个包子,茄子馅的,一如往常,因为我是一个专一的人,还因为我不擅长选择。 等车的时候,我喜欢思考一些有深度的问题,比如为什么人身体向左倾时看东西比向右倾时大、为什么马尾辫会左右摇摆等等,让我觉得自己有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这种感觉会让我在看到有人开着豪车经过时心里好受很多。 上了车,我喜欢站在相对漂亮的姑娘的身旁,这种身很近心很远的感觉很玄妙,我喜欢闻着淡淡的香水味想一些肤浅的事情,至于我想了些什么,你自己想去吧。 到了公司,时间还早,人不多。我迅速躲进属于自己的角落,正如我希望的一样,我不喜欢引起任何人注意,尤其是领导。有时候偶尔路上碰到领导,打不打招呼总是让我很纠结。看来我做得不错,的确很少人注意我,甚至很多同事都不知道我叫什么。 接着就到了我喜欢的时段,我拿了几张草纸迅速奔向厕所。蹲下的那一刻,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淡淡的消毒水味道让我很安心。所以我找工作时,最看重的不是薪水,而是有没有一个大的干净的厕所。 我拿出手机翻看新闻,世界很大,不过方寸之间,瞬间我有种一手掌握的满足感。安倍小三在放狂言,我留言道:“打倒日本鬼子!”我为自己的爱国情怀感到骄傲;山西人大代表四妻十子,我留言道:“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一个非常成功的男人背后默默付出的女人肯定不止一个。”这段时间我很有些指点江山的豪迈感,直到我的腿蹲麻为止。就这样经过长期不懈的坚持,我很荣幸地成为一名有痔青年。 走出厕所,我的豪迈感瞬间消失,我低头迅速走到自己的座位,那里有做不完的表格、PPT,于是我一如往常地开始扮演忙碌的模样。有时候我会想:我做的事情毫无意义,而且费电费电脑,却仍然无耻地每月按时分享社会的财富,我很羞愧。 闲的时候,同事们聊着家长里短你娃我娃,我总是插不上嘴,我只能默默地站在窗旁眺望远方,深沉的模样。脑海中不自觉就冒出一些诗情画意的词:远方啊,大海啊,沙滩啊,阳光啊……我觉得自己有成为诗人的潜质,但当我的手插进口袋碰到钱包的时候,我的心颤抖了一下,于是我叹了口气,低着头默默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做出忙碌的模样。这时候我常常更无耻地想:“上帝啊!能不能让我更快更多地分享一下社会财富呢?” 我旁边坐着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姑娘,我经常帮她解决一些问题,我常常一本正经地告诉她“做事先做人”、“领导安排的工作不管对错先做了再说”、“态度决定一切,细节决定成败”……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喜欢看她一脸崇敬的表情。 下班了,同事们都急着回家,风卷残云般离去。只有我还在慢条斯理优雅地关着电脑,我不是想让领导以为我在加班,而是在想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晚上吃什么呢?这比早餐难解决多了,它困扰了我很久,很明显还将继续下去。 街头行人熙来攘往。大家仍然匆匆擦肩而过,仍然面无表情。我常常伫立在繁华的街边,看车水马龙,看霓虹闪烁。我最爱看的还是偶尔一见的漂亮姑娘的灿烂笑脸,那笑容让我觉得很温暖。我已经很久没有那样笑过了。 我喜欢走路——在非要坐车之前。这条路我走了很多年,像一个老朋友,但很可能只是我一厢情愿,它越来越繁华,越来越闪亮,可是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能做的只是当冷风吹过时裹紧自己的衣领。 终于到家了。迎面墙上贴着一张中国地图,我习惯性地看了它一眼。我熟悉它的每一个角落,它也像我一个老朋友,沉默的朋友。 习惯性地打开电视,一切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很多时候我不知道在看什么,一晚上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从这个台换到下一个台,神奇的是很多时候它们竟然衔接得天衣无缝。 很晚了,我知道必须要睡觉了。我是个有自制能力的人,我很欣慰。 关了灯,黑暗瞬时模糊了我的面目。我睁着眼,黑暗深不见底。 “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我突然想到。 那又能怎样?我长叹了一口气,闭上眼,有一滴眼泪滑落。



来源于网络

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阿勒泰、董宇辉人生郭有才:的可怕人生

原创 格海 图片(以下图略) 1922年底,爱因斯坦应邀到日本讲学,来回途中两次经过上海。他在旅行日记中的观感是: “在外表上,中国人受人注意的是他们的勤劳,是他们对生活方式和儿童福利的要求的低微。他们要比印度人更乐观,也更天真。但他们大多数是负担沉重的:男男女女为每日五分钱的工资天天在敲石子。他们似乎鲁钝得不理解他们命运的可怕。但这对于一个想在全世界各处看到社会幸福、经济公平、国际和平和阶级和平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Opmerkingen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