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求是》杂志副总编自杀,留下遗作令人深思!


2016年6月25日《求是》副总编朱铁志在单位的地下车库自缢身亡,令各地的文学爱好者和杂文家们惋惜和悲痛。这篇短文“如果我死”引发人们关注,其对生命思考振聋发聩。


今天就让我们来读读这篇面对生死却超凡脱俗独有一份浪漫的遗作,也是他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封信。


都说人生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而我以为那是就整个人类历史而言。

对个体生命来说,生命是短暂而脆弱的。

不论你是荣华富贵,还是穷困潦倒,生命的起点与终点不过咫尺之间。

有道是人生苦短,转眼就是百年。

有人说:“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生命的长短不过是一道简单的相对论命题,如此说来,需要那么在意长寿与否么?需要在生命的自然延伸中那么在意世俗的评价么?

本文由公号@思想潮流编辑发布

如果我不得不死于癌症,我请求单位的领导和同事不必为我作无望的救治。

我知道,有些癌症之所以叫做癌症,是因为现代医学暂时还拿它束手无策。

所谓人道主义的救治,本意在延续人的肉体生命,其实无异于延长人的双重的痛苦。

我知道我虽然叫“铁志”,但其实意志很薄弱,很可能经不起癌症的痛苦。

我不想辛苦挣扎一生,到头来再丧失做人的起码尊严,缠绵病榻,身上插满各种管子;

也不想家人为我的生不能、死不得而悲伤难过;

更不想单位为一个已经完全不能生存的人发工资、报药费,增加额外的负担。

我甚至还有一种或许自私的想法,就是不想以肉体的痛苦成全子女的孝道和医生的人道。

病长在我身上,痛苦是自己的,而那些外在的道德评价要以一个病人的痛苦作条件,不是显得有些残酷么?

我的家人、我熟悉的医生,没有一个这样的人。

本文由公号@思想潮流编辑发布

虽然我们国家至今没有安乐死立法,在我的有生之年也未必能够通过这样的法律,将在可能的范围内尽其所能呼吁这样的法律,并且非常愿意身体力行这样的法律。

即便我做不到“生如夏花之绚烂”,但我期待“死如秋叶之静美”。

如果我死,决不希望别人为我写什么生平事迹之类的东西。

我的生平早已用我的行动写在我生命轨迹上,用我的文字写在我的作品里。

“荣”不因外在材料而多一分,“辱”不因外在评价而少一毫。

乞求高评价,说明缺乏底气,没有自知之明,无异于自取其辱。

假作谦虚状,显得故作姿态、装模作样,也不免贻笑大方。

本文由公号@思想潮流编辑发布

如果再为被确认是一个“什么工作者”,而不是“什么家”而烦恼,那就更加不堪,更加滑稽可笑,更加叫人不齿。

我知道通常的情形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其实我清楚,“也善”的“其言”不只出自将死之人,更是出自单位的人、周围的人,谁会对一个弥留之际的生命吝惜赞美呢。

况且评价越高,说明将死之人弥留的时间越短。

明白这一点,还有什么想不通的?还有什么不能通达一些、超然一些呢?既然生命都将随风而逝,几句好话又何必太当真呢?

假如一个人活到弥留之际还不清楚自己是谁,还要靠外在的评价确认自己,做赞美者赞美的奴隶,做诋毁者诋毁的奴隶,不是非常可怜又可悲么?

别人怎样想是别人的事 ,我决不想做这样可怜的人。

如果我死,决不希望举办什么追悼会、告别会、追思会一类的会议。

喜欢我的人早把我留在心里,讨厌我的人巴不得我早点儿滚蛋。开那么一个会有什么意思呢?开给谁看呢?

本文由公号@思想潮流编辑发布

无非是在我毫无生气的脸上涂俗不可耐的胭脂,将我冰冷的尸体装进崭新的西装,然后抬将出来,摆在鲜花丛中。幸运点儿,身上或许还会盖上一面庄严的旗帜。

接下来是我的亲人悲悲戚戚地肃立一边,喜欢我和不喜欢我的人鱼贯而入,或真情悼念,或假意悲哀,都要绕着我走一圈儿。

如果我真有灵魂,我会为此感到莫大的不安。

在北京拥堵的街道上,我要为展览自己的尸体耗费同志们起码一个小时的路途时间,还要为瞻仰自己并不英俊的冷脸在耽搁大家起码一个小时的时间。

来来去去,半天就交待了。

一个人的半天是何等宝贵,假如真有那么几十人上百人前来,其损失真可用“巨大”来形容。

朱某终其一生,不愿给任何人添麻烦,何必死了倒来折腾大家呢?

如果我死,决不购买高价骨灰盒,决不定墓碑、墓地之类的玩意儿。

我虽然在学术上毫无造诣,但我毕竟混进最高学府,正儿八经地学过几年哲学,至今还保留着母校颁发的哲学学位证书。

人死如灯灭,生命不复返。

虽说“物质不灭”,但作为生命形态的个人死就死了,转化为别的什么东西,已不是我所能左右和关心的。

本文由公号@思想潮流编辑发布

既然生命都没了,还在乎那堆骨灰放在什么盒子里干嘛?

不少人一辈子没活明白,有一室的房子时要争两室的,有了两室的又争三室的,一生这样争啊争的,其实最后大家都复归“一室”。

而就这一个小盒子,还要分出宝石、玛瑙、檀木、樟木,抑或普通石料和木材,真是想不开啊。

我死以后,决不保留骨灰,决不把那无聊的东西放在盒子里吓唬孩子。

如果妻儿听我的话,应该先将我所有能用的器官免费捐赠,假如它们能在其他的生命里获得新生,我将感到莫大快慰。

然后应该将我的尸体交给医学院作解剖教学用,假如学生们从我身上能够学到一点有用的知识,我又将感到莫大快慰。

本文由公号@思想潮流编辑发布

人死还能有一点用处,岂不反证了活着的时候也不是浪费粮食的货?

再接下来就该果断地把我火化,趁热把我的骨灰埋在随便哪颗树下,我的灵魂或许可以随着绿叶升腾到天国去。

既然骨灰都作了肥料,墓地就更没必要了。咱们国家本来地少人多,我就不要跟活人争地盘儿了。

既然连墓地也没整,墓碑就更没必要了,还是留给农民盖房子、砌羊圈吧。



7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孙立平:2024:中国经济决定性的一年

原创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4-03-11 07:03 【这是我最近准备的一个演讲的提纲】 收缩期:对于目前的经济情况我使用这样一个模糊表达法 疫情结束之后,对于当前的经济,人们脑子里有很多问号:为什么经济反弹不如预期?目前的状况会持续多长时间?为什么各级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中有的收效甚微? 对于当前的经济情况,人们用不同的说法加以概括。为了方便讨论,我使用一个模糊表达法,将其称之为经济收

Kommenti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