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桂建芳:“大食物观”是走向富裕的必然


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的农业界、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时指出,要树立大食物观。 这不是习近平总书记第一次提到“大食物观”。2017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说:“老百姓的食物需求更加多样化了,这就要求我们转变观念,树立大农业观、大食物观。” 此次联组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强调,“从更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出发”,在确保粮食供给的同时,保障肉类、蔬菜、水果、水产品等各类食物有效供给,缺了哪样也不行。 “粮食观”是吃饱“大食物观”是吃好、吃得安全 当前环境下,我们更要讲食物安全,而不仅仅是粮食安全。 粮食安全常常等同于主粮安全。主粮安全很重要,但不够,还有很多东西和主粮一样重要。在“大食物观”之下,主粮、“副”食都要抓。保障老百姓的饭碗,不仅仅是过去的主粮安全,而是要保证整个食物安全。“大食物观”在某种程度上更加强调了主粮的重要性,强调主粮和其他食物的均衡发展。 从“粮食安全观”到“食物安全观”,不仅仅是思维的改变,也是要求抓农业时注重主次、主副搭配,考虑农林牧副渔的均衡发展,这将对农业政策的制定、调整、保障,对农业产业的发展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解决温饱,走进小康,走向富裕,近20年来,我国畜牧、家禽、水产产业的快速发展给老百姓的食物提供了强大的物质支撑,促进了老百姓生活质量的显著提升。“粮食观”是吃饱,“大食物观”是吃好、吃得安全。 大食物的发展减轻了主粮的压力。我们讲粮食安全一定要防范别人在主粮上、种业上“卡脖子”。历史经验显示,国际上往往是主粮相对容易囤积居奇。一些大的跨国公司常常利用危机操纵主粮价格,低囤高卖,危害很多国家的粮食主权。而食物安全相对于粮食安全,应该说更安全了,所有的食物安全都会统筹考虑。因为它更强调均衡,多头并举,难以人为操控,可分散主粮的风险,可对冲主粮“卡脖子”的危机,更能够“藏粮于地、藏粮于技”。 (来源:《长江日报》“大家小文”栏目2022年3月11日;作者:桂建芳,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本文由长江日报记者周劼采访整理)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李昌平:警惕县城经济萎缩到只剩“公仆经济”的地步

警世言 2024-02-20 19:01 北京 很多人主张发展壮大以县城经济为龙头的县域经济,最近几年的文件、报告、讲话、智库研究成果等,几乎是异口同声。 我跑遍全国,感受到的是另一种景象:绝大多数县级城市的工业园区冷冷清清,房地产冷冷清清,只有吃吃喝喝还是热热闹闹的。 中西部地区好多好多的县市,年财政收入就2-6个亿,年支出却是几十个亿或更多。 为什么很多县市的吃吃喝喝还行呢? 因为一个县市城区

罗素:我不愿揭中国人的短,但中国人有三个很大的缺点!

(以下图略) 伯特兰·罗素(1872年-1970年),英国哲学家,分析哲学的主要创始人。他大概是上个世纪全世界最具知名度的哲学家之一,他是活跃的合理主义与自由思想活动家,并致力于哲学的大众化、普及化。对爱情的渴望,对真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支配了他的一生,他的箴言值得一再品读。 编辑:哲学之路(ID:zhexuezhilu) 但是出于对真理负责,也出于对中国人的考虑,隐讳不是好主意。

80后,还能做什么?

来源 | 秦朔朋友圈(qspyq2015)文 | 水姐 01 前几天看到一个消息,据说随着日经指数创造了其34年新高,临近退休的资深交易员迎来事业第二春,券商公司们正在高薪招聘活跃于昭和时代的资深交易员。那些经历过市场繁荣时期、具有加息周期交易经验的50岁以上的交易员,成了香饽饽。 日本失落二三十年,时代红利再度释放,想到,这不是跟我“五十岁”系列再度呼应吗?也想到了这个新标题——“80后,还能做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