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李昌平:警惕县城经济萎缩到只剩“公仆经济”的地步

警世言 2024-02-20 19:01 北京


很多人主张发展壮大以县城经济为龙头的县域经济,最近几年的文件、报告、讲话、智库研究成果等,几乎是异口同声。

我跑遍全国,感受到的是另一种景象:绝大多数县级城市的工业园区冷冷清清,房地产冷冷清清,只有吃吃喝喝还是热热闹闹的。

中西部地区好多好多的县市,年财政收入就2-6个亿,年支出却是几十个亿或更多。


为什么很多县市的吃吃喝喝还行呢?

因为一个县市城区,居住着数以万计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如:退休干部及事业单位人员、在职干部及事业单位人员、老师、医生等,这些人的收入是稳定的,中央每年数十个亿的转移支出是相对稳定的。所以,县城吃吃喝喝经济也是稳定的。

以县城为龙头的其他产业发展的如何呢?好像只有教育产业、医疗产业、罚款产业等以县城为龙头,再很少有其他产业以县城经济为龙头的。可能人们特别希望农业产业以县城农产品深加工园区为龙头,但其实少之又少。如果有,也是阻碍县域经济发展的,如生猪定点屠宰(在县城),把千家万户的小农户搞的都不养猪了,生猪产业完全非农化了,猪粮循环高效农业模式彻底崩溃了;强制农产品加工企业都进县城开发区,把乡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农业经济都搞死了,把乡村农业经济搞的养不活农民了。农村经济“荒漠化”了!因此,大量农村人以前靠从事农业经济活命,现在只能靠出卖劳动力活命;政府也跟着转型——靠吃农业税、工业税转向靠吃房地产及中央转移支付,现在房地产不行了,靠吃病人、学生和形形色色的罚款。


中央转移支付+病人支付+学生支付+罚款支付+税收支付,支撑着县城的吃吃喝喝经济和虚假繁荣。假如,中央转移支付减少,同步限制形形色色的罚款,让教育和医疗不把学生和病人当矿开采,县城吃吃喝喝经济也会立马死光!

搞活经济,是要让更多的人有更多的渠道赚钱和机会,不要搞得大树底下下草不生;是要让更多的人少花钱供子女读书、基本不花钱看病、不是想到读书看病就不想结婚生孩子了;要少花钱供房,不是几代人大半辈子当房奴;要尽量少的罚款,不要没钱了就“用权生财”,以权寻租,形形色色的罚款无处不在,搞得老百姓痛苦不堪、怨声载道。

搞活经济,在过去三十多年的经验中找办法,可能找到的办法都是坏办法。什么积极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什么降息、降准备金率,没什么意义的!

搞活经济,要靠新制度供给,要清理过去的旧制度、旧法规、旧体制,给普通大众减负、松挷、放权。要解决大树底下寸草不生的问题!


7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孙立平:2024:中国经济决定性的一年

原创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4-03-11 07:03 【这是我最近准备的一个演讲的提纲】 收缩期:对于目前的经济情况我使用这样一个模糊表达法 疫情结束之后,对于当前的经济,人们脑子里有很多问号:为什么经济反弹不如预期?目前的状况会持续多长时间?为什么各级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中有的收效甚微? 对于当前的经济情况,人们用不同的说法加以概括。为了方便讨论,我使用一个模糊表达法,将其称之为经济收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