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朱令案:凤凰卫视对孙维的专访

景来律师 2024-01-30 00:01 发表于江苏 (以下图略)


来源丨千山老余


景来律师导读


因为朱令案的特殊性,有关文章广为流传,或许对受害者及家属多少会有所帮助。这样也算略尽绵薄之力,同时也便于广大网友查阅。 

至于文中所述内容的真实性,以及对案件的理解,大家见仁见智,请自行判断。(Jlls)


声明:景来律师对推文的导读设定及标题修定拥有权利,转载推文时需标明转自景来律师公众号。 

景来律师

一朝相知,长久朋友。欢迎关注景来律师,请您多提意见建议。 交流热线:0516--86251625

261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关注本号:法律人有益加强交流,共襄民主法治;

当事人可以后台留言,免费咨询法律问题)


凤凰卫视一职员的发帖


我是凤凰卫视的一名职员,有幸和孙维在北京见面了4个多小时。

 

那次和孙维预约采访,一见面,她就要求签“保密协议”。大家来前,也略微了解了一些,所以不是很惊讶。

 

然后,就开始了“聊天”。

 

公平地讲,孙维蛮随和的,怎么看,也不像那种能杀人后无动于衷的人。

 

起初,我们还是比较同情孙维的,因为她的确显得很无辜,而且说得很有条理,激动处还开始哭泣。

 

但我们总觉得怪怪的,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一时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反正觉得她像是在演戏,有点生硬。

 

慢慢地,我们发觉了,只要和案件无关的情况,孙维回忆得非常详细,甚至她在几年前一次心情不好去了什么地方,当时的天气是什么样子,休息的大树什么样子,都很细。

 

但是一涉及案情,孙伟就理直气壮,例如剧组最关心的是到底谁能接触到铊,孙维就含而糊之地说:那一瓶子溶液就放在桌子上,谁都能动,而且我哪知道那是有毒的啊……

 

到最后,我们剧组所有人都感觉孙维就是凶手。

 

她也发现了和我们话越来越不投机,最后拒绝继续接受采访,并要求刚才的谈话不得公开,随后便和哥哥、丈夫匆匆离开了。

 

网上的一个评析

 

凤凰密谈:孙说,我哪知道那是有毒的。

 

1994年春,物化2班在分析化学课上知道了铊的毒性。

 

物化2班同学“倾斜的边”曾发贴说:

 

“物化2班是在分析化学课上知道铊的毒性的,应该是大二的第二学期(1994春)。

 

在讲重金属离子的分析时,授课的郁老师提到六十年代清华曾有过一次铊中毒事故:

 

当时有个学生在打扫一个闲置很久的通风柜烟道时,吸入了少量铊的氧化物,当晚就死亡了。

 

他当时只是提醒学生在实验室工作时要注意安全保护,并没有讲任何铊中毒的症状,相信他对之也不甚了解。”

 

孙从事铊研究一点没研究过铊的毒性,谁信?

 


孙维


孙维兄妹留下一封信


在这段喧嚣的时间里,孙维和家人还曾一度答应了凤凰卫视《鲁豫有约》节目的采访邀约。

 

据媒体报导,节目工作人员通过私信天涯网上发表孙维声明的ID发出邀请,一天后就收到对方的回复,表示愿意接受邀约,但前提是节目组的支持。

 

“其出发点很明确:我要证明清白,必须是为我证明清白。”这位工作人员回忆。

 

后来证明,这个ID的维护者是孙维的哥哥。

 

他选择在一家咖啡馆与节目组工作人员见了面,倾诉这个家庭多年来受到了怎样的谩骂和攻击,“即便搬家、换电话仍然不断被骚扰,半夜被打电话,家里半夜被塞进信。”

 

也是在此时,孙维哥哥提供的信息第一次描述了孙维毕业后的确切情况,他跟编导说自己的妹妹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诺基亚,“并主导研发了诺基亚的一款用智能笔书写的手机。”

 

这之后,孙维也与节目组见了一次面。

 

相关工作人员的印象是“瘦小”,但是一开口,气场很强,语速很快,在三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滔滔不绝地讲述自己的委屈和家庭的困扰。

 

一位工作人员回忆:

 

“记得她说很多人打电话去她爸爸的办公室,以至于她爸爸为了躲避铃声躲到椅子下面。她自己也有几次试图自杀。有一次出差到了一个海边,她就想跳海死了。

 

她用了很多书面语,很详细地描述了海滩的氛围,她如何在海边徘徊。”

 

但与之相对的是,在三个多小时内,她的言语中没有涉及任何关于朱令的细节。

 

见面结束时,孙维兄妹留下了一封信,要求转交给主持人陈鲁豫,这是一封十来页的长信,“说是孙维妈妈写的,希望她能好好看看,给他们一个支持的态度。”

 

然而最终,孙维家还是退却了,这期节目并没有成为现实。已经成为“孙释颜”的孙维,从此几乎再没有在公共场合出现过。

 

直到二〇一三年再度被网络空间千夫所指,她才又一次登陆天涯,留下一句“去去醉吟高卧,独唱何须和。笑骂由人”,便又消失了。

 

——摘自《朱令的四十五年》

 

注:“去去醉吟高卧,独唱何须和。笑骂由人“这句话是不是孙维本人所发,没有得到任何证实。反而有传言说孙维的ID后来被盗。

 

网友“长安街的红灯”曝料


呵呵,临睡觉最后一帖。

 

孙维,麻烦你告诉大家,去年二月份你全家出动,去GA14处干什么去了?

 

无非是想了解些对你有利的证据,你拿到了吗?

 

你说GA对你作出解除嫌疑人的决定,GA对你的评价是无耻,睁着眼睛说瞎话。

 

书面材料大家都催了你很长时间了,你拿不出,因为根本就没有,而且没人愿意给你出,原因等着你自己说。

 

你在14处刚坐稳就拿笔和本开记,写了密密麻麻一大堆,有什么用吗?还记得GA怎么对你说的吗?——记什么记,最后出门前都得经我们审查。

 

你记住了,你没有警方给你开的解除嫌疑人书,而且没人会给你开,因为你干的缺德事,因为你不要脸而且太嚣张。

 

感谢“东方时空”节目组对朱令的报道,向节目制作人员致敬。

 

而且驻华大使馆第一时间收看了节目,大家等着你再次被拒签。睡觉去了,会继续关注案件。

更多推荐

伦敦“钢琴之战”:两种不同权利逻辑的鸡同鸭讲

忽悠蔡磊的大师们

公安局仅有一名民警进行询问违反法定程序,处罚决定依法应予以撤销!

罚了一个不该罚的人,结果被国务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孙立平:2024:中国经济决定性的一年

原创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4-03-11 07:03 【这是我最近准备的一个演讲的提纲】 收缩期:对于目前的经济情况我使用这样一个模糊表达法 疫情结束之后,对于当前的经济,人们脑子里有很多问号:为什么经济反弹不如预期?目前的状况会持续多长时间?为什么各级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中有的收效甚微? 对于当前的经济情况,人们用不同的说法加以概括。为了方便讨论,我使用一个模糊表达法,将其称之为经济收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