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新省长的稿子……


来源:公蚊不咬人 发表于浙江


省里来了一位新省长,要求研究室起草一篇谈本省经济发展思路的稿子。主任把它列为头等大事,等不及分管副主任出差回来,马上召集综合处开会。主任强调,省长上任伊始就布置给我们如此光荣、如此重要、如此意义深远的任务,体现了省长对经济工作的高度重视,对全省人民的深厚感情,对研究室的充分信任,我们一定要砥砺奋进、精心准备,写出一篇有很高政策水平、很强战略意识、很好指导意义的文章,高屋建瓴、准确生动地展现出省长对全省经济工作的统筹谋划和决策部署。 研究室里,综合处负责给省长写稿子,处里三个人:处长、小张和小王。本来还有个老刘,他是公认的大笔杆子,资历比主任还老,一辈子不图权、不图钱,就是埋头写稿子,他写的稿子研究室里没人敢改,也没人改得起,因为省长就认他写的。上个月老刘退而不休返聘到省党校《理论动向》编辑部去了,从主任到副主任再到处长都松了一口气。小张去年刚从省经济产业研究院借调来,在地方挂过两年副县长,一次参加省经济政策高层论坛被前任研究室主任看中,推荐到研究室准备接替老刘。现在老刘退休了,处长布置小张拿出初稿。接到任务后,小张周末两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梳理了这些年的研究心得,一气呵成拿出了稿子。 稿子交上去的第二天,处长把小张叫去办公室,痛心疾首地说,站得不高、看得不准、谈得不透,还要调整充实改善提高。写稿子一定要讲高度、讲深度、讲广度,什么是高度,高度就是党的十九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省委扩大会议的精神;什么是深度,深度就是中央对成绩和问题的总结、对目标和任务的分析;什么是广度,广度就是既要分析国际形势,又要分析国内形势;既要分析经济问题,又要分析社会问题;既要有理论,又要有实践。处长顿了顿又说,写稿子不能学老刘,他写的东西不行,尽是些大白话,那些亮点的东西、高度的东西就是写不出来,你没注意省长用老刘的稿子讲话经常脱稿吗?省长跟老刘多年的战友,对他有感情,咱们没话说,但现在来了新省长,不能再用老刘的那一套了,会砸了研究室的牌子的。处长拿出平常开会记笔记的本子,翻了几页接着说,写稿子还是要按照主任的要求,处处闪烁中国梦的光芒,处处体现和中央保持一致的自觉性、主动性和坚强性,处处体现我省对中央重大方针政策的准确理解和贯彻落实。什么是准确理解,什么是贯彻落实?就是凡是中央说的我们要坚决地说,凡是中央没有说的我们要坚决地不说。这样才能把问题点准、形势看清、思路找对,才能对地方、对部门开展工作起到强有力的、不可或缺的指导作用。 处长念完本子上的话,把修改后的稿子给了小张。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各种记号,处长改得很认真,增加了很多字,删去了很多字。小张一看,增加的字很眼熟,都是中央和省里文件里的;删去的字也眼熟,都是自己平时研究总结的思想和观点。小张原原本本按处长的意见誊出了一个新版本。处长很满意,说这样才对嘛!字数多一些不要紧,没有量的保证,怎么能有质的保证?领导管的面宽,事多,不多写一点能行吗?我们要宁缺勿漏,替领导考虑周全 副主任听了处长的电话汇报,提前结束行程赶回来。他神情凝重、严肃认真地指出,前期做了些工作,但方法不对头。你们以为这是一件写稿子的小事吗?不是,这是全面谋划我省未来经济发展的大事!是关系农业、工业、服务业,关系经济运行、财政金融、体制机制,关系全省十几个市县区,几千万老百姓吃饭穿衣奔小康的大事!就凭你们几个人,坐在办公室,不看书不看报不看材料,怎么了解各地方、各系统、各战线的情况?副主任语气坚定地说,写稿子不能学老刘,他每次就跑几个点,搞点道听途说的东西,以偏概全、闭门造车、孤陋寡闻,不开会、不讨论、不汇报。我们搞研究,要集思广益,决不偏听偏废,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部门,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广泛收集各方面的材料,全面了解各方面的情况。要给各地方、各部门、各战线发通知、要材料,这样才能知道干部在想什么,专家在想什么,工人在想什么,农民工在想什么,老百姓在想什么?对了,材料要统一格式,统一印刷,装帧精美,作为附件一并报给领导。还有,材料就是竞争力,材料就是生命线,我们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这些材料,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能把自己的眼睛送给别人使。 看到处长啄米似的点头,副主任心情更加澎湃、表情更加丰富、动作更加有力:当务之急,是要做工作方案。工作方案是指导起草工作的明灯,是统一思想行动的纲领,是体现工作态度、工作方法、工作思路的载体,没有好的方案,就组织不起高效的工作,就写不出有分量的稿子。还要写工作日志,详细记录我们每天开了哪些会,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哪些进展,工作日志也是成绩,也是战果。 在副主任的亲自带领下,大家夜以继日讨论修改工作方案,特别是对这项工作的意义有了越来越全面深刻的认识。刚开始发现只有两点意义,后来发现有三点,最后发现其实是五点,有两点隐藏得很深,但最终被副主任和处长的慧眼挖掘出来了。在这些重大发现的激励下,更是在副主任、处长的督促教育和指导帮助下,小张小王奋力拼搏,拟通知、发传真、打电话、调格式、做封面,求爷爷告奶奶,暴风骤雨般地忙乎了一个星期再加上两个周末,终于整出了30万字的材料汇编和2万多字的工作日志。副主任指示,要发扬食不甘味、寝不安席,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的精神,用一个晚上阅读材料、消化吸收、总结提炼,用心去读,用心去思考,做到第二天就要把精髓用到稿子中去。 第二天,大家面对投影,正襟危坐,每人面前摆着厚厚一摞书和材料,共同聆听副主任的口授修改。副主任身经百战、逢句必改。看到小张小王有点不解的眼神,副主任答疑解惑诲人不倦,写这种高层次高水平的稿子,每个字每句话都要有来源、有依据、有出处,所以才要海纳百川、广收材料。但如果以为可以照抄照搬就错了,绝对不能因循守旧,更不能抄袭剽窃。怎么办?副主任用右手画出一个大大的问号,然后又有力地向前挥动:第一是同义替换,把“促进”改为“推进”,把“加强”改成“强化”;第二是乾坤挪移,把做法当成绩讲,把问题当形势说;第三是顺序调换,前面的挪到后面,后面的提到前面;第四是抽象概括,凡是讲招商引资的抽几句汇在一起,凡是讲产业集群的选几句放在一段。如此写法,流水作业,又好又快。在副主任的谆谆诱导和处长的热烈响应下,稿子修改工作稳步推进,虽然经常出现顺了前面后面翘起来,顺了后面前面翘起来的问题,但领导矢志不移,大家群策群力,经过连续两整天会战,新稿子诞生了。副主任和处长一刻都不耽误,亲自给主任送过去了。主任主持开会,他充分肯定前段时间在副主任和处长带领下取得的工作成绩,指出综合处在工作思路和方法上有了新的提升,一定要总结提炼和推广。对稿子的修改,他高屋建瓴地指出,要增加几句体现全省人民斗志昂扬战胜各种自然灾害的话,体现全省人民团结在党中央周围成功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的话,体现我省工作得到中央肯定、群众拥护、国际赞誉,总之正处于历史上最好时期的话。主任语重心长地指出,写稿子不能学老刘,谈起问题头头是道,对成绩进展视若不见,成绩和问题永远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是主流和支流的关系,这是写稿子的基本原则,是不能越过的红线、雷区。当副主任和处长诚挚地表示对稿子还有些吃不准还迫切需要主任指导时,主任一面恨铁不成钢地叹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放心退休,一面慢条斯理地点拨说,写稿子求的是什么?求的是领导认可;领导怎么才能认可,那就要想领导之所想、写领导之所做。新来的省长在原来工作的地方很有政绩,发展高科技、推进国际化抓得有声有色,我们要像植入广告一样,润物细无声地把这些工作体现为我省的发展思路。我们虽然是个穷省,但人穷志不短,也要发展高科技,也要推进国际化。主任讲到这里,副主任和处长同时发出绝对来自内心深处距离灵魂地方的欢呼:高,领导所见就是高! 稿子由主任最终审定后报给了省长,办公室恢复了平静。过了两天,老刘回来拿他撂下的东西,无意中看到小张那篇最早的稿子,说《理论动向》正缺稿子,要不就给他带去吧,总比浪费了强。小张觉得不太合适,但老刘的脾气他知道,就稍微改了下口气用了个笔名给他了。 又过了几天,省长的批示下来了,而且有两个,一个批示在研究室上报的稿子上,说此文暂不用;另一个批示在《理论动向》上,要求研究室阅研一篇文章,赫然就是小张的那篇。接下来的几天,研究室弥漫着一种不寻常的味道。过了半个月,小张借调一年到期了。主任找小张谈话,轻言细语地说,研究室编制有限,好几个领导都打了招呼要介绍人进来,他也难办啊。要不你还是先回去,以后有了编制再调进来。小张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看到老刘空下来的桌子,不禁想起老刘说过的一句话,“写稿子看似简单,也折射着官场百态啊”。

2 次查看1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1 Comment


桌山樵夫
桌山樵夫
Aug 16, 2022

决不当端着架子的“背手干部”、纸上谈兵的“挥手干部”、上推下卸的“甩手干部” 坚决向看见问题视而不见、麻木不仁的“鸵鸟”心态开战 坚决向一事当前拈轻怕重、精于算计的“狐狸”行径开战

Lik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