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我的农场·我的故事”二十:诗意黄花


时间:2021-12-24

作者:杨丰节

来源:青海贵南草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在雨热同季的七月,高寒、冷清、干旱的青藏高原过马营小镇迎来了难得的一场连阴雨。雨过天晴,艳阳高照,湛蓝的天空下,白云悠闲地飘来飘去,云卷云舒。山野里吹来的风,载着厚重的芬芳,弥漫在过马营小镇的每一处。一股股沁人心脾而又熟悉的芳香,这是油菜花香,经过悠悠斜风细雨的过滤,纯净而又湿润,人们不由地深深吸了一下,沉醉如梦里……

播种油菜的时候,地处高寒的牧场干旱少雨,风沙肆虐。眼望数万亩的地块,拖拉机就像行驶在浑浊大海里的小舟,似隐似现。浓浓的尘埃充斥整个拖拉机驾驶舱室,戴上口罩十分钟,孔隙便被尘埃堵得严严实实,连气都喘不上来。拖拉机每行驶数百米,便要停下来把拖拉机前的集尘杯取下,将积满的尘土倒掉,以保障拖拉机“呼吸顺畅”,机体不因尘埃损伤。每每下班时,拖拉机驾驶员浑身上下都覆盖着厚厚的一层土,蓝色机务服变成黄土色,黑色的眉毛、头发也是黄土色。只有双眼间或一动,看着是个活物。抠一下鼻子,出来一疙瘩泥球,张开嘴,牙缝、唇边露出黄褐的泥巴,掸一掸头发,冒出一团灰尘,拍打拍打身子,全身都冒土,仿佛是一团抖动的尘埃。

即便如此,从整地到播种,每一道工序都必须到位,以确保作业质量。数日后,蹲在地里,一处处小心地拨开土层,察看播下的种子是否发芽,测算发芽率。这时候,五月的雪域高原到处都是光秃秃的,运气不好又会遇上沙尘暴,狂风呼啸,沙尘漫天飞舞。一场透雨后,又过了数日,广袤的地里开始出现了点点嫩绿。

好不容易可以松一口气了,人们又担心油菜幼苗是否经得起黑霜的考验,期盼着这雨热同季的日子风调雨顺,油菜苗长得壮,油菜花开得繁、开得茂。七月流火,十月纳禾稼,汗滴禾下,耕者劳瘁。因此,种油菜颇有些作诗的味道,没有“捻断数根须”的功夫,是断作不出好诗来的,而最终这大面积旱作农业油菜是否丰收的关键却依然是依赖于天帮忙,人努力。

据说雪域高原种植小油菜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是北方小油菜和南方油白菜的原产地之一。贵南牧场的前身是军马场,农业上以种植饲草料为主。据资料记载,牧场1955年才开始小面积试种白菜型小油菜,1960年油菜播种面积才超过万亩。1976年马场下放地方后,军马变民马,马价大跌,销路不畅,形成亏损,只得压缩马匹,1976、1977两年就处理马匹7164匹。牧场要生存发展下去,只有发展农业,而且要以经济作物为主。1977年调整产业结构,扩大了油菜播种面积,辅之以青稞倒茬。油菜品种以“宁交5号”为主栽品种,搭配有门油、浩油系列品种,开始形成较大规模的商品粮油生产。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贵南牧场油菜播种面积达到二十多万亩,完成国家下达平价粮油上交任务650万公斤,牧场为提高青海省粮油自给、平抑粮油物价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

雨热同季的特殊眷顾使“碧云天,黄花地”成为长冬无夏春秋相连高原的一大景观,所以人们对油菜花的眷恋甚于对过年的期盼。金色的七月,油菜花盛开的季节,也是雪域高原最动人的时节。地处山坳的过马营小镇仿佛比以往多了很多人,一下子变得热闹非凡,逐花酿蜜的养蜂人,从四面八方云集到这里,踏青观花的游客也慕名而来,从中感受高原另一番风韵。

如同欣赏一幅珍贵的名画,展开之前总要默默心仪一番似的。汽车在漫无边际的原野上奔驰着。七月的高原,天高云淡,绿草茸茸,广袤的大地上好像铺上了一层绿绒毯。一阵轻柔的风,送来了浓郁的油菜花香。高原的油菜花是一种极普通的小花,花形和颜色也没有什么特异之处。每到七月,过马营小镇周边的滩台地里开遍了油菜花,那铺天盖地绽放着的油菜花,金灿灿、黄晶晶、颤悠悠,尽情展示着生命的壮丽与辉煌,黄得那么广大,那么深远,那么富有诗的意境。恰似唐朝杨万里诗云:“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蓝天、白云、碧草、黄花共同构成了一幅浓淡相间的水墨画,油菜花在流动的光彩与背景下格外醒目,俨然一种“画中诗,诗中画”的意境。一年一度的油菜花让人感到了生命的精彩。

与任何一种栽种的花草相比,油菜花绝对称不上美,简单的黄色十字花瓣,展露出四长两短六个雄蕊和一枚弯如新月的雌蕊,纤弱的枝干,极普通的叶片。然而,生命之美不在于外表,而在于经历沙尘,不失其秀丽;经历风霜,不失其娇妍。油菜花虽非名花贵草,但却何等的朴素淡雅,天造的株形,各呈异彩。株不高而俊秀,花不艳而芬芳,天然奇姿,生机盎然。朵朵小花,无所羡亦无所妒,默默无闻,却点缀着绿茵无边的原野。旅程如此短暂,来去如此匆促。但是,无愧的也正是它曾以自己的芬芳和果实留给那哺育过它的大地。正如清乾隆诗中所赞美的“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文字编校:殷甦雪 责任编辑:发展规划处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王岐山的AB面

导读: “宁遇阎王,莫遇老王”,对于某些官员来说,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犹如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是反腐与正义的代名词。在大部分场合,他不苟言笑的形象和铁腕的手段,总是让人心生敬畏。这其实都只是他的A面,翻开他的B面,在冷峻的外表下实则隐藏着一颗文艺的心:读书、看剧、码字。 01 赞过哪些书 老王爱读书是出了名的。 1969年,21岁的王岐山来到延安冯庄公社,成为一名普通的知青。 单调的劳作生活让王

唐仁健落马内幕惊人他对中国农业的打击不亚于“”

名家天地 2024-06-07 06:00 北京 对于这位曾经的正部级高官,大家应该是颇有印象的,此前唐仁健在十四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首场“部长通道”上介绍,2023年我国人均粮食占有量达到493公斤。 当时很多网友对于唐仁健是抱着不少好感的,从外表上看他绝对称的上是正人君子,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大教授。 面对记者提问后唐仁健还做了专门的感谢,可见此人待人接物上很接地气,那个时候估计大家也想象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