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我们对贫穷的嘲笑总是不遗余力

原创 云龙山

昨天在睡觉之前,照例刷一会抖音。我抖音的关注90%以上都是搏击相关的内容,但是偶尔也会跳出来一两个扭屁股的姑娘,捏着刀子切肉的油腻牧民。 但是昨天,在UFC精彩KO和国内拳手约架之后,我连续刷到了几个“上海名媛服务中心”、“名媛拼团小笼包”什么的,都是有关一两天前爆出的拼多多版本的“上海名媛”的内容。

看了几个大V对于“上海名媛”的嘲笑之后,其他各种各样关于嘲笑“上海名媛”的段子视频,就紧接着汹涌而来了,并且每一条的点赞和播放数量都很高。我这才知道,自媒体李中二推送的那条卧底“上海名媛”聊天群的推文,已经引发了全网络的嘲讽。 六个人拼一个酒店房间拍照,40个人拼一辆豪车拍照,几个人拼一双二手丝袜,这事确实挺搞笑。但是仔细想一想,这无非是一批穷人想装点门面,全网的嘲讽无非只是证明一件事—— 笑贫不笑娼是真的。 大家嘲讽得越厉害,越证明“上海名媛”们的选择具有正当性。正是因为有如此大范围的嘲讽,她们才做出了两个人凑钱买一双二手丝袜的行为,她们要试图掩盖她们的贫穷,尽管她们的贫穷很有可能只是相对而言。 阿尔帕西诺在《魔鬼代言人》里有一句点题的名言:虚荣,是(魔鬼)最喜欢的人类品质。 其实古往今来,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谁能逃脱虚荣的束缚呢?在《红楼梦》里,这样的钟鸣鼎食之家,贾珍为了接待贵客,差儿子贾蓉向凤姐儿借一对玻璃坑屏摆件,也是为了装点门面。 解放初期,家里相亲走访,向邻居借两把暖水瓶,借一辆自行车装点门面,更是常有的事。 赵薇还是谁,具体我忘了,反正是一个很大腕的明星,在一次访谈的时候说,她成名之初向宝格丽借一套价值不菲的首饰被拒,成为激励她奋进的动力。 那么大的一个腕,在走秀的时候还要向珠宝商借首饰,小一点的明星那就借的更多了。《战狼2》这部垃圾但是票房惊人的电影,女主角卢靖姗在一档节目现场表示,她从头到脚除了鞋子是自己的之外,其余都是借的。 演员舒畅在做一档综艺节目的时候,另一个参演演员要住在她家里,结果她家里的东西每个人都只有一套,来了客人就需要向隔壁邻居借。借什么呢?镜头记录里,舒畅向邻居借来了床单被褥,满满一大捧。 借珠宝时装走秀也就算了,贴身睡觉的床单被褥与二手丝袜有何区别?但是,弹幕飘过,网友的留言全是对舒畅的赞扬:断舍离,这样的生活才简单健康! 从邻居家借的床单被褥健康不健康我不知道,但是这事确实很简单:“穷人”拼团开个房租个车就是虚荣,明星走秀借珠宝待客借被褥就是断舍离。 实际上,“上海名媛"们的拼多多,只不过是明星借珠宝首饰的初级版本,两种行为在本质上并无区别。如果”上海名媛“们有朝一日能够飞上枝头变成凤凰,她们也一样可以在访谈节目里,谈当年如何奋斗,如何购买二手丝袜的辛酸往事。 另外,如果“上海名媛”群里的拼多多行为,换成了马栏山贫穷村民的时尚演绎,我相信全网也不会如此嘲讽:对于一眼就能看到底的穷人,大家更希望表达同情与关怀,以便抢占圣母的道德高地。 而面对“上海名媛”群里这些相对的“穷人”,嘲讽既无道德压力,又没有具体指向,安全而无后患。 在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里,被嘲讽者和嘲讽者,其实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 即便如此,在铺天盖地的推文和视频段子里,大家对于贫穷的嘲讽依旧是不遗余力。

2 次查看1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1 Comment


桌山樵夫
桌山樵夫
Oct 14, 2020

“江山父老能容我,不使人间造孽钱”也算是职业道德的最高境界了。

Lik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