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市场监管公务员,竟辞职卖猪肉去了


来源:九派新闻图片 关于辞职公务员买猪肉,廖立峰口述寺楼撰文了如下自述: 我叫廖立峰(@吉大猪肉哥),今年31岁,是广西柳州人。2015年,我从吉林大学法学院毕业,没怎么费劲就考上了老家工商系统的公务员,经常穿着制服去行政执法,工作体面,也很受人尊重。而现在,我成了菜市场里的一个普通商贩,自己经营着一家猪肉铺,每天要忙活十几个小时。 当初考上公务员,我们家曾在村里大摆宴席,全村人都来道喜。辞职之后,我像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下,经常被人开玩笑:“之前在工商局管个体户,现在倒出来当个体户了。” 很多人不理解,是因为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也许大家都听过北大屠夫陆步轩的故事,相比之下,我的人生可能比他还要曲折一些。

我的猪肉铺,父母曾强烈反对我辞职后干这行。 从小到大,我因为学习成绩好,一直属于“别人家的孩子”。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一直被父母寄予厚望。在我出生之前,爸妈一直想要个男孩,哪知道连生了四个都未如愿。从我有记忆以来,家里的日子就非常苦。爸妈很少有空闲,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除了种地,家里还靠做豆腐增加点收入。 我一直是家里成绩最好的孩子,我也知道,这不是因为我比姐姐们更聪明或更努力,而是我得到了更好的学习条件。姐姐们也非常争气,后来都考上了大学。 我有听大人的话好好学,可我想的不是将来当大官,而是做生意赚大钱。有次妈妈生了一场病,医生从她身上取下一颗很大的肿瘤,看她躺在病床上我特别心疼。最让我难过的是,她只休息了不到一个月就接着卖豆腐去了。那时候我就想:一定要努力点,长大以后让爸妈不那么累。 在市里上学的时候,我和姐姐都寄住在叔叔家。后来,我们又搬了两次,住到不同的亲戚家,一直没有固定的住所。平时除了学习,我几乎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周末唯一的活动就是和姐姐一起去街上捡废品卖。 中考结束之后,我决定回县城读高中。其实我的成绩在班里算很不错的,所有科目都是A,可以上市里的好学校。我当时考虑的是,县城里的同学大都来自农村,和他们在一起我能有更多朋友,兴许整个人的状态会好一些。 三年后,我在县里的高中参加了高考,结果成绩并不理想,数学才得50多分,只有平时的一半。看到结果我整个人愣了,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 我决定再复读一年。好在成绩过了二本线,复读那年学校没有收学费。第二次高考我发现自己不仅过了一本线,还超出好几十分,在全校排第15名。 高中之前,我没怎么离开过柳州,所以填志愿的时候首选了几千公里外的吉林大学,当时没考虑太多,只希望能去远一点的地方看看世界。 进入大学之后,我心里那根绷紧的弦一下子松了。大学生活是快乐的,我丢掉了以往那种自卑的包袱,天天待在球场里,有时候玩得都忘记了上课。 转眼间,临近毕业季,大家都开始为未来做打算。我计划考刑法方向的研究生,毕业后回广西做律师,那阵子一直在忙着复习考研资料。

有一天,室友屁颠颠跑过来:峰哥,你们柳州银行来这边招聘呢,你要不要去看看?一听是家乡的银行,我马上过去试了一下。招聘方看我是985的学生也很重视,签实习合约的时候,柳州银行的领导鼓励我说:你先去基层锻炼几年,熟悉一下业务,过两年给你一个支行行长。 于是我放弃了考研,先到柳州银行实习一个月,准备实习结束后签正式入职合同。在银行工作时,我每天起床就要面对一堆钱,还不是自己的,突然觉得没什么意思。最终决定放弃。 从银行辞职后,我就想试一下创业吧。2016年外卖生意还不多。我计算了一下,外卖每单利润在50%左右,感觉有赚头,于是合伙创业。 到后期,我发现自己的规模没办法扩大了。如果再请一个厨师,成本太高了,实在划不来。我觉得还是先找一份工作比较好,但始终没找到合适的,最后我决定和姐姐一起考公务员。我们在培训机构上了两个礼拜的课,紧接着就去参加笔试和面试。没想到出结果的那天,我们两个竟然都榜上有名! 就这样,我成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一名科员,平时在经济检查支队办案,负责抓工商违法行为,比如违反广告法、不正当竞争法、商标法。我本科的时候学过法理学,工作内容对我来说也不陌生,只要熟悉一下法条,分析违法行为,认定事实,找齐证据,该处罚商户就可以处罚了。 我每个月工资3000多元,而柳州的房价平均每平米8000元左右。我以为日子会这样一直安安稳稳地过下去。 转折出现在2019年。当时有个朋友找我借钱。他说有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收益非常高。我把家里的钱全部拿出来,又刷信用卡套现了一些,总共借给他80多万。没想到朋友投资的是不合法的网贷公司,我的钱打了水漂,损失也只能自己担。 算上月供,我平均每个月要还两万多的贷款。父母和姐姐帮我付了一部分钱,不过以我做公务员的收入,还是很难在短时间内还清这么多钱。压力之下,我只好辞职,想找点挣钱快的门路还债。 一个做快餐的兄弟问我:你要不要去杀猪?他说杀猪一天起码能赚几百块,好的时候有一千多。我好歹是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以前从没想自己会做这种工作。但人是会变的,为了生存,我决定跟他去学杀猪、卖猪肉。 第一次去屠宰场是在夜里两点,空气中飘着难闻的血腥味,我站在旁边,亲眼目睹一排猪被挂起来。屠夫一刀子下去,血立马喷溅出来,看得我一阵反胃,实在不忍直视。屠宰场的工作人员处理完后,我要尽快过去挑肉,摸摸猪身上,看肥肉多不多,是不是结实。 我还要学习刮毛,学习如何剔骨头,如何割肉,这些都是门道。刚开始剔骨的时候,别人十多分钟就能完成,我可能要花一个小时,甚至产生了严重的自我怀疑,觉得自己什么事都做不成。 在屠宰场里,我还遇到了一些村里的熟人。年纪大一点的见到我都直摇头,说我放着好好的公务员不做,非要出来杀猪卖肉。年纪轻的总爱说几句玩笑话调侃我。刚开始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毕竟努力读书这么多年,我原以为会过上不一样的生活,最后却又回到了和他们一样的生活。后来也慢慢不在意了,对我来说,赚钱还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哪有心思管别的呢? 我现在每天的生活节奏就是:三点钟起床,去屠宰场选猪,剔骨头、割肉,拿到菜市场去卖。下午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到邻市的屠宰场,买好肉之后赶回柳州再卖一场。这样下来,别人一天只能卖一场,我能卖两场,收入可以翻倍。 一头猪的成本是两千多块,卖一头猪可以赚大几百,一个月收入算下来有三万多。我希望能用一天的时间把之前做公务员一个月的工资赚了,代价是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非常累。我有时候都和朋友开玩笑说,希望自己还能活到38岁。 我很早就听过北大才子陆步轩卖猪肉的故事,他从北大中文系毕业,下海经商,成为"眼镜肉店"的老板,还开办了“屠夫学校”,出了一本《猪肉营销学》的书。 我经常发朋友圈,和大家分享今天猪肉卖得怎么样,从不屏蔽任何人。有一些以前的同学看到朋友圈会很惊讶,他们大都成了律师、商务精英,非常不理解我的选择。但生活永远是自己的,自己面临着什么样的压力,别人不会懂。 现在,我给自己的定位是创业者,而不单纯是个卖猪肉的小商贩。我从小就想经商,这次尝试也是靠近梦想的机会。下一步,我打算发展猪肉的周边产品,做深加工。比如今年冬天,我就准备做一些灌肠和腊肉之类的产品延伸产业链,未来也会尝试做电商,面向全国市场。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创业了,相比第一次,我的心态更沉稳,不会只盯着每天的盈亏,如果有一点不赚钱就马上放弃。我会把时间轴拉长,坚持得更久一些。 我相信自己卖猪肉也可以成功,之前失去的都会再拿回来。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社会的本质

“社会”的本质,只是“人的行为”及其互动的集合! 原创 Reckey 雷奇小屋 2023年10月10日 00:00 北京 (以下图略) 今天是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Heinrich Edler von Mises,1881年9月29日-1973年10月10日)逝世50周年的日子。因此,这里也打算通过这篇文章,从“人的行为”角度,对“雷奇小屋”公众号前面几篇文章中,所涉及到的关于“社会

胡春华的人生轨迹

战略十年 2024-06-23 14:03 浙江 (以下图略 ) 胡春华,1963年4月生于湖北宜昌五峰土家族自治县马岩墩村。1979年夏,年仅16岁的胡春华以全县文科状元的成绩被北京大学中文系录取,成为五峰县历史上第一个考入北大的学生。1983年,胡春华被评为应届优秀毕业生,并主动申请去西藏工作。 在西藏,他历任区团委组织干事、拉萨饭店人事部副经理、党委副书记兼人事部经理等职。1987年8月,年

陈道明坦言:人生走到最后,子女和老伴都不是最亲的……

来源:微笑人生 我来人间一趟,王雨缦 网上有段话这样说: 内心深处,我还是16岁那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多希望有人把我揽在怀里。 但爸妈老了,孩子大了,爱人也冷了。从此不会再有人抱我,直到死去也没有了。 一席话说出不少中老年人的心声。父母再疼爱我们,也在一天天变老,终将离去;爱人即使愿意照顾我们,也未必能陪我们直到生命尽头。 著名演员陈道明在接受采访被问及人生除了演戏之外,什么事最重要时,他的回答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