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对吴尊友先生最新发言的几点质疑

原创 魔都学爸 上海

12月17日,在《财经》年会上,吴尊友先生对今冬疫情作出预测。 此前,“二十条”和“新十条”出台前后,作为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先生已久未露面。

吴尊友先生在年会上的演讲,看似理由充分,然而却有几个关键问题避而不谈,令人如鲠在喉。 一、真实世界的奥密克戎病死率 吴尊友先生在发言中提到:流感的病死率基本不变,在0.1%左右。今年3—6月份,上海奥密克戎流行的病死率0.09%。 那么实际上在上海疫情结束后,已经有了数十万感染的数据支撑,说明奥密克戎的病死率已经无限接近流感了。 为什么对于上海疫情不做总结,在当时不敢公开承认? 更早之前,英国在今年3月份已经得出结论,奥密克戎在英国的致死率已低于流感,为何不作为参考? 此前,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一直强调奥密克戎不是大号流感。 请问吴尊友先生,奥密克戎是不是大号流感? 二、关于放开时机的选择 吴尊友先生指出,“新十条”出台的时间是三年来每周报告死亡数最低的时点,假如提前到今年年初,2022年中国大陆会新增86.6万-103.9万人死亡。 这里涉及到两个关键问题: 一是在上海疫情结束后,已有数据表明奥密克戎的病死率已经无限接近流感,为何不选择在夏天就放开,此后将近半年的严厉封控,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又对经济发展、信心恢复造成多大伤害? 二是在十二月初出台“新十条”,此时正是冬季,叠加流感高发季节,又是老年人各类心脑血管高发季节,会造成医疗挤兑、会新增死亡吗? 吴尊友先生的假设,只是说提前到今年年初,那么假如提前到夏天呢?或者干脆让上海做试验,在3月份就尝试放开呢? 三、关于放开的准备 此轮放开,从医疗卫生系统、基层干部,到居民个人,大家的感受都是一致的:准备不充分! 这些不充分,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医药准备,尤其是发烧感冒类药物,比如常见的布洛芬,没有提前做好生产、储备、分发工作。 二是医院系统没有做好第一波冲击的准备,致使医护人员大面积地感染,部分症状不明显的医护人员还需到岗。 三是突然放开后,关于居家隔离、核酸检测等方面,相应的配套措施和规范都没跟上,最突出的就是“新十条”早已超出第九版防控方案,而第十版防控方案还未出台。 吴尊友先生在发言中提到,最最重要的是打加强针、重点保护好老年人等脆弱人群。 那么从上海疫情结束到现在,将近半年了,中国疾控中心在摸鱼吗?为何不及早统计老年人的接种情况、加快接种动员? 吴尊友先生让大家不要跟风囤药,那么请告诉大家感染发烧后到哪里去买药?向药贩子高价买药吗? 作为疾控中心,为什么不提前预警,让相关方面做好这方面的准备? 四、关于疫情感染率 吴尊友先生把今冬疫情概括为“一峰三波”,估计今冬疫情感染率在10%—30%。 第一波是12月中旬到1月中旬,以城市为主;第二波是1月下旬到2月中旬,以春节流动人员为主;第三波是2月下旬到3月中旬,以春节后返岗返工人员为主。 而此前的12月6日,原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则表示,第一波冲击达到最高峰时,感染率可能达到60%左右,随后会逐步回落到一个平稳期,最终可能80%-90%的人都会经历感染。 在12月17日的2022年中美临床微生物学与感染病学高端论坛和12月18日的广东公共卫生论坛上,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也表示,接下来感染的峰值会很高。

从现实世界的数据看,北方较早放开的城市中,石家庄、保定已经接近群体免疫,北京的真实感染率也超过一半,不少人已经开始回归工作岗位。 那么,请问吴尊友先生的10%—30%感染率,又是如何得出的呢? 五、奥密克戎到底有没后遗症 就在10月13日,吴尊友先生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的新闻发布会还言之凿凿地表示:新冠后遗症覆盖范围较广,症状可以持续数周、数月甚至更长时间。 然而,来自一线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感染科教授、广州市黄埔方舱医院总领队崇雨田,12月初在《人民日报》发文:“目前学界并未确认新冠肺炎有后遗症。至少尚没有证据表明有后遗症。” 12月9日,钟南山院士也表示,目前网络流传的后遗症更多是一种主观感受,相当多的后遗症,是由于感染后精神心理的压力过大影响造成的。

请问吴尊友先生,奥密克戎到底有没有后遗症?又有多严重呢? 六、到底是谁在造谣 吴尊友先生在《财经》年会上说:每个人都要做到不造谣、不传谣、不信谣。 那么,有两个问题请教下: 一是关于奥密克戎后遗症问题,吴尊友先生的发言和最近的专家表态明显相反,是学术争论,还是有人在造谣? 二是关于奥密克戎死亡率,吴尊友先生的数据和最近一些专家的表态,都表明非常接近流感,而梁万年先生一直强调是流感的7到8倍,到底是谁在说谎? 吴先生和梁先生,作为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以及国家卫健委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对国家疫情防控政策的制订,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然而,在有关疫情防控的几个关键问题上,却前后矛盾,究竟是水平有限,还是背后有利益关联?

作为高级别的专家型官员,要对历史、对人民负责,如果不能讲真话,至少要有不讲假话的底限!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