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它的名字叫资本



作者:吴铭(20200107)

大约六年前,我写了一篇小文章,叫作《中国或已进入财阀割据时代》,也算是传播较广的文章,或许还有人记得。


大约四年前,我在一场小型的、但级别相当高的餐桌上说,或许会出现这样的“国家”,它没有国土,没有国民,没有军队,没有警察,甚至没有法律,但是,它控制货币发行、存贷、支付、结算和数目众多的消费者,它有自己控制的购销渠道,它可将一切商品化,为一切商品定价,它的权力超过一切世俗的想像,它是中国的实际统治者,甚至是全世界的实际统治者。在场的一位副部级领导和一位少将专家,深表赞同。


当时,还没有想到是马校长,也没有想到阿里、蚂蚁、拼多多、百度等六大门派,没有想到就是他们利用互联网、利用控制金融、利用它们的APP,就实现了对中国经济的控制。


当时我想所谓财阀割据,是指历史上的所谓新旧军阀,本质上也是财阀,甚至会发行货币。今天的财阀,我想应该是控制了中国某一重要商业领域的大资本。我指的是控制货币发行、某大宗重要商品生产(如粮食、蔬菜、房子、医疗、教育)、采购供销渠道,从而控制对民众生活来说不可或缺的商品的定价。原本非商品化的商品,比如住房、教育、自然资源,必须商品化,排除其保障性质,再然后运用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的力量,加以控制,制造相对短缺,从而抬高价格,对全体民众进行压榨。


我并没有想到,原来,金融资本只需要利用网络平台,构建自己的金融系统、采购销售系统,不需要直接控制商品生产,就可以驱使工人、农民,就可以实现网络虚拟王国的建立。


看来,我对互联网的认识,还是比较肤浅的,忽视了大数据的作用。


大资本家,只是资本的人格化,或者说,只是资本的傀儡。大资本找个傀儡,是很容易的。比如,马老板、段老板、柳老板、李老板、刘老板,他们当然有钱,但是,他们也只是个傀儡,他们的行为只能服从其背后的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的逻辑:控制货币发行(所谓烧钱,如果没有银行的扶持,他们哪来那么多钱烧)、控制商品采购销售(即所谓流通),即可最大化资本的利益,最大化压榨普通百姓。而普通百姓,因为对APP的依赖,也因为公有制的货币发行、商品生产、商品流通、定价权的丧失,只能屈从于资本的天罗地网。富士康十三跳、滴滴打车女被奸杀、大强子丑闻、马老板被约谈并暂缓上市、拼多多员工累死,等等,能动资本一根毫毛吗?“六大门派”依然屹立江湖,威风八面。


即使马老板完蛋了,大强子完蛋了,郭老板完蛋了,李老板完蛋了……但是,这也只是资本的某一个代理人完蛋,资本,及资本的逻辑、资本对全体人民群众的压榨,并不会消失。无非是换一个马甲,继续其吸血行为。


马老板最为典型,自从两个多月前被约谈、暂缓上市、出台管理新规后,他不那么高调了,少听了他好多心灵鸡汤。我们少了好多恶心的感觉,但也仅是如此而已。因为,那个嗜血的金融资本控制供销平台还在,那个吸血的逻辑还在,只不过换了个傀儡而已。


云南省咖啡协会以为马老板完蛋了,所以,就可以向控制了咖啡采购销售渠道的资本平台挑战,它是看错了:它显然没有看到马老板背后的那个庞然大物。


12月31日,该协会当天的函,直指阿里越殂代庖以外行起草倡议书并制定新的标准,实际上是为雀巢奔忙;并在回函中痛陈固体饮料行业标准有三家国际巨头参与,云南咖啡长期处于行业的前端,没有定价权,沦为国际咖啡巨头的原材料生产基地,咖啡被贱卖30年的惨痛历史。


看看,嚣张吧?你以为阿里的老板出了点事,就这么跳起来挑衅!居然敢指阿里“越殂代庖以外行起草倡议书并制定新的标准”,指责人家“实际上是为雀巢奔忙”,说什么“云南咖啡长期处于行业的前端,没有定价权,沦为国际咖啡巨头的原材料生产基地,咖啡被贱卖30年”,你想干什么?你想翻天?


看来,云南咖啡协会这么个小资本,完全没有认清形势,没有认清在“市场全球化”条件下,想进入国际市场,没有阿里这个国际咖啡业巨头的代理人的允许,是不可能的。你没有定价权,那是你命该如此,你就是个打工的命!你想有定价权,那你可以挑战我,可以把“雀巢”所控制的全世界咖啡供销体系打碎,然后重建一个你自己控制的、制定规则的新的咖啡购销体系,你有那么个本事吗?


一翻幕后的讨价还价,云南咖啡协会服软了:它还真没有那个本事,它一没有如此巨大的金融资本,二是没有强大的军队,三没有独立自主的意识,只想“融入世界”,所以,它只能甘心情愿地接受阿里对其咖啡的定价权,只能接受“没有定价权,沦为国际咖啡巨头的原材料生产基地,咖啡被贱卖30年”的事实。


还不光如此,人家阿里生气了,还说你的咖啡质量不好,虽然按照国际标准你的咖啡质量很好,但是,那是三大咖啡巨头针对自己的咖啡制定的标准,至于你云南咖啡,那是另一套标准:阿里说你的质量好,你的质量就好,说你的质量不好,你的质量就不好,想给你多少钱一斤,就给你多少钱,不然,你别卖呀!你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吗?你自己喝呀。


云南咖啡怎么办?翻身仗没打胜,反而惹来一身骚!


怎么办?“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庞大的销售渠道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况且,销售渠道,似乎也不是个商业问题,那可是天大的政治问题。一个小小的云南咖啡协会,如何敢想像如此重大的事业?


别给我讲什么国际标准,什么三大巨头制定的标准,我阿里的标准,就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你能怎么着?我就代表鹊巢了,怎么着?


思来想去,云南咖啡协会,别无出路。不知道云南咖啡协会有没有认识到,其实,中国是个殖民地,作为殖民地上的企业,也就是个奴隶!就是个出力的命。人家阿里也好,阿里背后的鹊巢也好,都是你的主人,别不认!别不服!给你一口吃的,你还得感谢人家。


孤苦无援的云南咖啡行业协会,只能自己吞下血泪,在被敲诈了三十年之后,继续接受被敲诈的命运。于是,他道歉了:“感谢阿里巴巴长期以来对云南咖啡产来的扶持和帮助”……“不存在阿里巴巴替云南咖啡制定标准,也不存在联手其他企业打压云南咖啡”,“阿里巴马和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初心一致,都是为了帮助云南咖啡产业更好更快地发展,在为消费者提供一杯伊朗的好咖啡的同时,能够更好地带动咖农增收致富,共享新时代美好幸福生活”……


杜十娘上了当之后,怒沉百宝箱,以示不屈。云南咖啡,还不如杜十娘。


是打倒资本家,还是打倒资本;是继续与国际接轨、融入世界,接受国际垄断资本的压榨,还是建立自已的世界性经济体系,你们看着办吧。



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孙立平:2024:中国经济决定性的一年

原创 立平坐看云起 老孙荐读 2024-03-11 07:03 【这是我最近准备的一个演讲的提纲】 收缩期:对于目前的经济情况我使用这样一个模糊表达法 疫情结束之后,对于当前的经济,人们脑子里有很多问号:为什么经济反弹不如预期?目前的状况会持续多长时间?为什么各级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中有的收效甚微? 对于当前的经济情况,人们用不同的说法加以概括。为了方便讨论,我使用一个模糊表达法,将其称之为经济收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