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在北京,这群人操控娱乐圈格局40年,潜规则至今没打破 三(5-6)

不光田壮壮、葛大爷那一辈,文艺世家的影响力,在市场经济下依然起作用。 只是相较于葛大爷们,长在如今污杂娱乐圈里的“新文二代”们,显然不够奥利给。这里面的优秀代表人物,就是金马影后李小璐。 李家那才叫真的文艺世家。李小璐的爷爷,李干,抗战老战士,建国后在八一制片厂当了制片主任,代表作《林家铺子》。 李干的儿子李丹宁,同样是八一厂的导演。李小璐不满3岁,厂里拍计划生育宣传片,就把她抱过去了。李丹宁的老婆,张伟欣,曾是长春电影厂的著名演员。李小璐小时候没少跟着她妈在电影里“蹭角色”,也难怪发烧时大喊:我要得奥斯卡! 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导演圈那边,拿到一手好牌的是滕华涛。他爸是“第四代”代表滕文骥,在国内拿了不少奖。他妈是编剧翁路明,执导过80后回忆科幻片《霹雳贝贝》。还在上大学,滕就在他爸剧组实习。90年代一毕业,别的导演系学生当助理,他直接从文学系转型成电视剧导演,拿到不少号剧本,最终靠一部《蜗居》登顶。 这期间电影热,他又顺利拿到“中影青年导演计划”的200万,转型拍电影。他爸和冯小刚成邻居后,更是登上京圈大船,携文章、白百何拍了《失恋33天》。 可惜拍电影不比拍电视剧。 一部《上海堡垒》,最终扑街。 相比之下,同是“第六代”,北影厂出生、胡同里长大的管虎就比他强多了。 他爹管宗祥也算不上大腕儿,人家是怎么靠《八佰》混成华谊救命稻草的? 而除了李、滕二人,“新文二代”里面还有几个明星,出自京城曲艺圈。 由于历史原因,建国后,曲艺大师们的艺术地位,一度被抬得很高很高。出身此门的“文二代”,也少不了沾光。譬如唱《笑脸》的谢东,其母马增蕙生于京城鼓曲世家,外祖父马连登,西河大鼓表演艺术家。该艺术能上大雅之堂,有他外祖父一半功劳。 他爸谢凌霄,央视电视剧制作中心演员。还不到20岁,谢东就进央视录音、摄像,参与了诸多大型晚会的制作。 论曲艺世家地位,谢东算得上第一梯队。 可惜他后来不争气,非要去吸毒。 新世代出自曲艺世家的,就是众所周知的“京圈格格”关晓彤。她爷爷关学曾,“单琴大鼓”第二代传人,北京琴书创始人,曾任北京曲艺家协会主席。1996年老谋子拍《有话好好说》,琴书背景音乐就是关老爷子唱的。 他儿子关少曾也是演员,拍过不少半火不火的作品。及至关晓彤这里,8岁演《无极》,11岁演《刺陵》,13岁演《非诚勿扰2》,这资源,就问你圈内谁能比? 可惜到头来,演技还是很捉急。 还有一位曲艺世家的小花旦,名叫刘诗施。刘诗施她爷爷是“西河大鼓泰斗”刘田利,在长安大剧院给周总理演出的人。演罢,总理还紧握老人家的手,让他一定把这门艺术传下去。 当年,“北京第三次文艺代表大会”,主席是老舍,在座的是侯宝林、曹禺、焦菊隐等名家,刘老爷子自然也在。

刘诗施小时候,想跟爷爷拜把兄弟袁阔成学评书,袁老说女孩儿学什么评书,跳舞去吧。刘母这才把她送进“北京戏曲艺术学院”练芭蕾。学校前任校长也不是外人,都是曲艺大佬,譬如跟刘老一起开会的马连良。 后来,刘诗施上北舞,还没念完就参演两部戏出道,一部《月影风荷》一部《飞花如蝶》。这两部戏的导演叫平江锁金,此人原名周祥林,他妈是程砚秋程派传人。两部戏的女主演,都是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何赛飞。 也就是参演这俩剧时,跳舞蹈的刘诗施听了周祥林的建议,改名为刘诗诗。 一个西河大鼓的孙女,一个是程派传人的儿子,一个越剧表演艺术家… 刘诗诗早年上节目,自言普通家庭出身。这戏到底怎么上,咱也不敢问。 反正面瘫演技,还有上升空间。 由上述可见,数十年来,“文二代”乃至“文三代”总是能率先拿到步入文娱圈的门票。即便有些人,从事的事业和父辈无关,比如成方圆她爸是北影厂的美术设计成德新、董浩的父亲是京城大书画家董静山,但在文艺熏陶这块,也比别人家孩子熏得狠。 也别说前面那些文艺世家了。 臧鸿飞他妈,钢琴老师,在他3岁时带他去中央音乐学院学琴;金海心她妈的学生是写《暗香》的三宝,金听了三宝的建议,高中毕业才开始唱歌;彭磊他爸彭国良是漫画家,代表作《小狗乖乖》,跟音乐根本不沾边… 这几位,父辈都不是什么腕儿。 家学和基因,依然优秀。 总之,你家里干这个,或本身混这个圈子,那么你在先天悟性或后天资源上,总多几块垫脚石。有无才华,勤奋与否,那是另一回事。尤其北京这样一个汇集了我国最多文艺人才的地方,“文二代”的数量,自然也多。 相比于他们,另一拨人则是文娱圈“闯入者”。 除了文艺工作者,北京还聚集了一群人。 王老师在《看上去很美》的序言里面讲话,“北京复兴路,那沿线狭长一带方圆十数公里被我视为自己的生身故乡…我叫这一带‘大院文化割据地区’。”说的是建国后,军队机构和国家部委的“驻京大院”: 从公主坟一直到北京西山脚下,沿着万寿路、玉泉路,方圆十数公里,空、海、通信、总后、炮兵等司令部依次排开。 建国初期,战乱刚刚平息,军人的地位被拔高到空前的高度。早年“军队大院子弟”是最牛逼的,人人穿军服,谁把你们北京四中的孩子放眼里啊?高晓松在街上看到他们,也只有羡慕的份儿。可惜后来,改革春风吹满地,大院子弟们复原回京,发现时代变了,自身地位急剧下降,大家都开始崇拜有钱人和明星。和平年代,没人再像以前那么崇敬军人了。  其中有人不甘心,也想成名成腕儿、赚大钱。 拿王老师的话形容就是:  于是沉潭泛起,舞文弄墨。 由于流量问题图片无法上传,请谅解!

2 次查看1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1 Comment


桌山樵夫
桌山樵夫
Oct 08, 2020

论曲艺世家地位,谢东算得上第一梯队。 可惜他后来不争气,非要去吸毒。

Lik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