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图图去世!南非人以特殊的方式纪念他



12月26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南非前大主教德斯蒙德·姆皮洛·图图(Desmond Mpilo Tutu)于开普敦去世,享年90岁。图图出生于1931年10月7日,曾任南非圣公会首位非裔大主教,被誉为人权神学的先锋。他自1980年代开始致力于废除南非种族隔离政策,1984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并于1995年开始领导“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促成南非社会转型而闻名于世。 拉马福萨总统向图图的妻子利亚和他们的家人,以及德斯蒙德和利亚-图图遗产基金会、长老和诺贝尔奖得主小组的董事会和工作人员,以及图图的全球朋友和同事表示哀悼,并向这位反种族隔离斗争的偶像,在讲坛上宣扬反对种族隔离政府的神职人员致以敬意。图图在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几十年中始终坚定不移地进行斗争。

12月26日,开普敦市政府决定把桌山和市政礼堂装点为紫色的色调,来纪念于当天早间时分不幸逝世的大主教图图。开普敦新当选的市长李维斯表示,他们将以这种特殊的方式来纪念这位值得尊敬的、卓越的宗教人士。开普敦市政将会持续采取这种特别的纪念方式,直到大主教图图正式下葬。开普敦市政府还准备了悼念册,供那些祭奠大主教图图的所有人签名。 图图自1985年到1986年出任约翰内斯堡主教,之后从1986年至1995年间出任开普敦大主教。这两项职务,图图都是首位出任的黑人。他以黑人神学与非洲神学的融合为目标,政治上自认是社会主义者。

出生于克莱克斯多普的一个贫穷家庭,是科萨人和茨瓦纳人的混血儿。图图在年幼时于南非各地搬来搬去。进入成年后,他受教师的培训并与Nomalizo Leah Tutu结婚,并育有几个孩子。 1960年,他被任命为圣公会牧师,并于1962年移居英国,在伦敦国王学院学习神学。1966年,他回到南非,在联邦神学院(Federal Theological Seminary of Southern Africa)任教,然后在博茨瓦纳大学、莱索托大学和斯威士兰联合大学任教。1972年,他成为神学教育基金的非洲主任,这是位于伦敦的职位,但必须定期前往非洲。1975年回到南非,他先是担任约翰内斯堡圣玛丽大教堂的院长,然后担任莱索托主教,在反对南非种族隔离和白人少数统治的种族隔离制度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从1978年到1985年,他担任南非教会理事会秘书长,逐渐成为南非最主要的反种族隔离积极分子之一。他虽然警告国民党政府种族隔离会导致种族暴力,但作为一名活动家,他强调非暴力抵抗和引进外国经济压力来改变种族隔离政策。 1985年,他成为约翰内斯堡主教,并且在1986年成为开普敦大主教,这是南非圣公会等级中最高级的职位。在这一职位上,他强调了建立共识的领导模式,并监督引入女司铎的工作。另外在1986年,他成为全非洲教会会议(All Africa Conference of Churches)的主席,进一步在非洲大陆考察。 1990年,国家总统弗雷德里克·威廉·戴克拉克释放了在监狱的反种族隔离活动家纳尔逊·曼德拉后,双方就种族隔离的解散达成协议。图图在谈判中扮演着黑人派系之间的调解人的角色。

在1994年的大选产生由曼德拉领导的联合政府之后,后者选择图图担任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主席,调查过去与反种族隔离团体进行的侵犯人权行为。自种族隔离制度瓦解以后,图图一直在为同性恋权利进行宣传,并且在广泛的主题上发表意见,其中包括以巴冲突、对伊拉克战争的反对,以及对南非总统塔博·姆贝基和雅各布·祖马的批评。2010年,他从公职退休。 图图在1970年代成为知名人士时出现了对他两极化的观点。种族隔离的倡导者鄙视他,许多白人自由主义者认为他太激进了,共产主义者则批评了他的反共立场。他在大多数黑人中广受欢迎,并因其反种族隔离运动而受到国际赞誉,获得一系列奖项,包括诺贝尔和平奖。他还编了几本他的演讲和评论的书。 在图图晚年,他的一些行为引发了一些争议。作为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主持人,这个委员会的效能,一直受到人们的质疑。很多人都认为,这个委员会并没有很好的解决种族隔离时期遗留的问题,原本是“以真相换和解”为目标的委员会,被人戏称为“面巾纸委员会”,言下之意,在这个委员会,种族隔离的受害者只有哭泣和擦眼泪的面巾纸,而得不到应有的公正。在这一时期,图图在黑人民众当中的支持度也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 图图在晚年与很多激进派的政治家相继发生过冲突。在经济自由斗士党领导人马勒马还担任青年联盟领导职务的时候,青年联盟曾经将图图称之为“叫驴”;言下之意,他只有批评,却提不出任何有建设性的问题解决方案。他们还曾在媒体上公开要求图图公开自己的性生活历史。图图名下的基金会也曾经出现过冲突,并显示出他家庭中的不和谐关系。而图图在一些国际问题上的立场,在南非结束种族隔离之后,与一些西方国家日趋接近,和南非国家建设的方向逐渐出现偏离,也因此得不到广大黑人民众的支持与共鸣。 毋宁说,种族隔离时代的图图,在国际社会是一颗耀眼的明星;而在南非开始国家建设之后,图图已经与黑人普通民众渐行渐远,更多的是以“清客”和政治批评者的形象出现;虽然频频亮相,但得到更多的是来自西方国家的肯定,而非来自黑人民众的支持。他所受到的质疑之声,也因此变得多了起来


来源:南非资讯网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