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原北京市长、山西省长孟学农现状曝光,发人深思!

以下图略

孟学农,一位曾经位高权重风云一时的领导人物,眼下活得跟咱普通的老百姓一样,再次引发的人们广泛的关注。 老孟同志曾主政过北京和山西。 两任一方的封疆大吏,位高权重。无奈“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乃因时运不济,难辞其咎,后来退了下来。 他在任时,口碑其实不错,未闻贪腐之声。 看到过老孟的人,都感觉得到老孟面慈心善,平易近人,如果不是时运不济的话,一定会在自己人生的道路上写下更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老孟是一个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 是一个仕途上两度辞职的官员。 2003年4月,出任北京市长三个月的孟学农因为处置“非典”疫情不力,被免去北京市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他亦请辞市长职务。同时被“免职”的还有时任卫生部部长的张文康。 直到2007年9月,十七大前,孟学农“复出”,任山西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并再度当选为中央委员。 2008年9月,山西襄汾县发生尾矿溃坝重大责任事故,鉴于山西省省长孟学农同志、副省长张建民同志对上述事故负有领导责任,依据《国务院关于特大安全事故行政责任追究的规定》和其他有关规定,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同意接受孟学农同志引咎辞去山西省省长职务的请求。 老孟同志的两次引咎辞职,一是说明了做共产党的官风险正在加大,太平官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二是说明了老孟同志是一个能够正确看待自己,知错即改的领导。 老孟同志比起那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犯了大错还要赖在领导岗位的领导干部不知要出高多少倍。比那些不知羞耻为何物者要光明磊落得多。 从这个角度上看, 老孟同志受到了人们广泛的赞赏。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这本是侠客世界的追求。 老孟同志也是这样的人, 他也太不把功名放在眼里了。 不懂官位的重要性, 不懂得人情世故, 不明白“人一走茶就凉”的道理。 但有很多时候,退出江湖多年的人,往往是人已不在江湖,江湖还有你的传说。 老孟同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老孟同志既然是离开了江湖, 还是称老孟同学更为亲切。 不得不说老孟同学是一个世事洞明, 对人生看得很穿的人, 老孟同学淡出江湖后, 很享受过平平淡淡老百姓的生活。

老孟同学说,他的日常家居生活,每天在普通的公寓和菜市场间转悠。他说房子再大,不也就是住一间屋、放一张床么? 他崇尚过朴素简单的生活。 继承老祖宗士大夫留下的那些遗风, 共产党员气节应该比他们更高些。 或许,正是这个“士”字, 让他找到了说话的感觉。 有一次户外运动爱好者赵牧在一次爬野长城的徒步活动中,曾偶遇老孟孟学农同学。 赵牧试探性地问他:您现在在做什么呢? 没想到,老孟同学是一个很幽默的人。 老孟同学很有幽默地说: 现在全球金融海啸,我也加入了“失业大军”,赋闲在家呢! 不把得失太当一回事, 只能说老孟还是那个老孟。 对于自己的功过得失, 老孟同学特别坦然, 十分坦然,非常坦然。 他的妻子还告诉朋友说: “他有一句话说‘历史愈久远愈清晰’,有些东西不要去再争辩什么,表白什么,没有必要,自己做了,自己承担了,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她的妻子说: 我们很坦然,很快乐。” 真的是夫唱妇随啊! 老孟同学自己还自己的回答: “我没有感到什么唏嘘。我说过一句话,岁月是美好的,但是经历更美好。人不在于活多大年纪,但是有很多经历,也是丰富多彩的。也有人说我受挫折什么的,我没感到我受什么挫折。 为什么呢?我给他们举例子,遇见阻力的水流会激起更大的浪花,有时候这个浪花更美丽,更好看。” 何其的坦荡, 何其的坦然。 只能说老孟还是那个老孟。 对于功名利禄, 他的心里很明白很坦然: 永远不要去计较眼前的得和失, “狹路相逢宜回身, 往来都是暂时人”。 老孟同学在位的时候, 是分分钟把老百姓放在心里的。 2009年赋闲在家病中的老孟怒怼一位河南的官员的替党说话还是替人民说话,为此赋诗一首,表达了自己的赤子之情。 《心在哪里安放?》 孟学农 默默地思量:心在哪里安放?总想总想把她遗忘——京畿西面的屏障,黄河,太行,汾水,吕梁,五台云冈……还有那3700万老乡! 心在哪里安放?在烈火熊熊的太钢炉旁,在黑金滚滚的大同煤矿,在晋南改造黄土地的村庄,或是,在雁北那啃着光秃秃草根的牛羊…… 心在哪里安放?曾在江南水乡,塞外山梁,袅袅烟绕的庙宇,萋萋青草的毡房,或是,伴着大城市的美味佳酿,在妻子柔软细腻的胸膛,生活本来就惬意舒畅…… 心在哪里安放?流转的时光,叩拜着敬畏的上苍,即使是农田、工厂,即使是商店、学堂,莽莽苍苍,过过往往,民主文明富强,那是人类最终的理想。 我多想多想,让窑洞传出书声朗朗,孩子们挥就健壮的臂膀,遨游在知识的海洋。 我多想多想,让母亲充沛的乳浆,缓缓地滴入孩子的口腔,婴儿在温暖的怀抱中成长。 我多想多想,让干涸土地得到灌溉,淙淙之水在贫瘠的高原上流淌,泥土的芬芳、晨曦的阳光,绿色的情景成为并不苛求的向往。 我多想多想,让鬓角斑白的老人,该吃饭吃饭,该上炕上炕,手中有余钱,家里有口粮。 我多想多想,手拿把攥着命运的人们,事该干,福该享,冲就冲,浪就浪,舞就舞,唱就唱,五千年文明史再不让我们悲怆。 哦,北国风光,吕梁太行,民族脊梁,铜壁铁墙。黄河拍岸的浊浪,一代代生生不息的愿望,在三晋大地闪射出后发的光芒。 融入吧,像细小灰尘一样,冉冉升起悄然落下,覆盖在祖国的土地上,心,不需要安放,只要在难忘的地方,有山在呼唤,有水在荡漾,心,就在挥洒的过程中——发光、闪亮! 可以说, 老孟同学如果没有对老百姓深厚的感情,是写不出这样的诗意的。 愿老孟同学尽情享受人生的快乐,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来源于网络,向原作者致敬!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