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准备好迎接大通胀

原创 蔡垒磊 请辩 2023-04-28 12:38 发表于浙江 文:蔡垒磊 人人都在问,有没有大通胀?在经济的低迷期,放水刺激是法币时代的通行做法,所以大家有点害怕是人之常情。 那有没有可能这次不放水呢?这个事情我们要从一个非常重要但容易被忽视的基本点看起。 大家知不知道目前中国的地方政府负债率到了什么程度?30%多算健康的,高的有80%多,这还不算广义负债率,算上广义,很多地方还得翻番。你想,一个省份,一年赚来的钱,如果都不够还债,会怎么样?前段时间贵州暗指说自己的债务搞不定了。 在某些发达国家,政府是可以破产的,但我们这里肯定不行,因为我们的政府不是独立运营自负盈亏的个体,所以最后怎么办?肯定大头是要国家买单的。可国家的财富从哪里来?所以最终100%是老百姓买单。 那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它们会欠这么多钱?其实类比到人你就明白了。在过去的10几20年里,土地财政带来的财富是天量。以前大家觉得赚点钱再去花也太难了,突然有一天告诉你,你家里有金矿,你只需要每天卖一点就能过上富二代的日子,你会怎么样?你不仅会卖金子换东西,你还会把金子作为锚定物来拼命借钱——反正我就照正常速度卖,我还得起怕什么现在借钱? 这就直接导致了地方政府的高负债率,同时也导致了过去10几年公务员系统的火热,毕竟爸爸有钱了——但这绝对不会是公务员的常态。 房子越炒越贵,政府暗地里一定是欢迎的,因为这代表自己的土地可以卖得更贵,它就有更多钱落袋,给公务员发发奖金,提升一下城市的基建水平,做点啥都行。花的是集体的钱,政绩嘛,当然是加在领导个人头上,所以谁不欢迎?这种情况直到房子的接盘侠不够了,房子的成交量越来越低,才被重视起来:原来房子是不可以一直涨的。为什么?因为收入匹配不上啊。于是才找了个“房住不炒”的借口,看似是主动为民生,其实本质原因是发现干不下去了,不然能低成本拿钱的事儿谁愿意主动打断? 其实“匹配不上”这件事不是今天才有的,是很早之前就有了,但由于我们不尊重正常的经济规律,以为只要不让跌就可以不跌,所以才造成了明明就该正常下跌的事儿,非要搞得价格不跌,成交量萎缩,还要半死不活地吊着。 房子的价格,是空心的,土地的价格,也是空心的。地方政府们出台指导价,是非常离谱的干涉市场的行为,它们看似为大家好,其实就是为了把房价控在一个位置,自己好偷偷继续把地出货出去。但这个做法是非常坏的,因为如果顺利出地就意味着房子的供应又增加了,这都21世纪了,还以为行政手段是万能的,房子供应一增加,行政手段只会越来越无力。 但它们不管,它们只想骗开发商接盘,不长眼的开发商一旦接盘,就各种忽悠开始骗下游的老百姓接盘。最后皆大欢喜就好,如果老百姓搞事情,那就把开发商拉过来一顿毒打就行了,反正我又没让你去忽悠老百姓。 大家都知道,财富是要实实在在干出来的,它不是纸币,可以直接靠印就出来,如果可以这样增加出来,我们就可以靠印钱买下全世界,但谁都知道,这是荒谬的,不可能的。所以最终会导致什么?房子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但债务不会缩水,因此我们即将迎来“人均破产”的时代,银行收到大量坏账,靠拍卖抵押物根本无法回本,又是求助于国家。最终国家要为各方利益兜底怎么办?除了印钱,我想不到还有其他方法,因为我们这个系统已经中毒太深,之前的很多虚假繁荣和虚假增长,到了该回归的时候了——我们从来没有什么奇迹,只是很多东西被暂时的转移支付了,导致我们没看清楚钱从哪里来。 这就是这里必然通胀且必然大通胀的底层逻辑。最终这些繁荣、基建、增长,并不是靠我们每个人贡献税收的一砖一瓦就叠起来的,潮水退去后你才会发现,这些是拿光了多数人的本金才扛起来的,根本不是正常的增长。 最后给点良心建议,对于普通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以下四点: 1.配置全球资产,而非都放在受一地政策覆盖下的资产篮子里; 2.持有流动性好的资产,而非想卖都卖不出或交易成本/交易摩擦极高的资产; 3.持有能产出资产的资产,而非无法自动造血的资产; 4.修炼内功,增加自己的工作产出效率,争取在这波大洗牌结束后,大幅提升自己的社会排名,站在所有人上面。这样哪怕是在覆巢之下,至少你有相对优势,过得也不至于太差。 (完)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Коментарі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