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为什么法国在非洲失去影响力?


作者:穆罕默德·阿拉比

来源:半岛电视台 2022年2月10日

编校:非洲研究小组



法国在非洲大陆垄断的每一个地方,今天,都会找到一个与之竞争并且几乎将其排除在外的竞争对手,而此时,它的盟友正在与其分道扬镳,它的传统影响力筹码正在被侵蚀。

不同寻常的是,最近的法非峰会并没有按照马克龙总统的计划进行。四个月前,法非峰会在法国南部城市蒙彼利埃开幕,在此期间,法国首次特意没有邀请非洲国家元首出席,取而代之的是一千名非洲年轻人。这是一次没有遵照传统的史无前例的冒险,但结果却并不如马克龙总统所愿。大多数非洲客人都没有身着正式的西装领带,会议似乎是在上演一场对法国总统的公开审判,指责他“傲慢”、“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他们还要求马克龙为法国占领罪行向非洲道歉、停止支持非洲大陆的独裁总统,并从他们国家上的法国军事基地永久撤离。

面对这样的意外情况,马克龙眼睛盯着全场,然后收起二郎腿,整个人站起身来,他上下左右歪着头,仿佛是要在他没预料到的严厉话语面前回过神来。虽然那次峰会本应开启未来关系的新纪元,但与会者们却绘制了一幅厚墙大小的画面,而这堵墙很快就会成为法国和非洲之间不可逾越的堤坝。他们证明了,尽管法国制造了北非和西非国家的大部分近代历史,但却无法继续保持对现在和未来的控制。

今天,法国在利比亚和马里的政策正在倒退,并由于与阿尔及利亚的关系处理不善而遭受后果。它在西非不再受到欢迎,而其他大国——包括俄罗斯、中国和土耳其——正进入到它在这一地区的旧殖民地,并在军事、政治和经济事务上占据上风。正是这种竞争,在非洲执政精英中创造了一种新的信念,即非洲的命运不再像以前那样掌握在法国手中。

01 隐藏的殖民主义

在一个远离世界利益的被遗忘的广阔区域——从非洲中心到非洲的西北部,古老的法国殖民地地图迄今仍见证着一位明确的殖民者的影响,它在54个非洲国家中的27个国家强加了其母语。不仅如此,这位前殖民者还规定,被殖民国家保证它的永久存在,以换取自身形式上的独立。根据1958年给予14个国家独立的协议,法国仍有权获得那里发现的任何原材料,垄断安全事务和军事训练,控制这些国家的经济资产,经营供水供电等主要公共服务公司,直接干预银行,以及在农业和工业方面做出关键决策。

尽管法国的非洲殖民地独立已经60多年,但这些国家仍然要将50%的外汇储备存放在法国,12个非洲国家的货币由法国印制并加盖印章,这些都意味着这种隐藏的金融殖民化并不会很快结束。

尽管最近出现了建立一种特殊的非洲货币的尝试,并试图从法国中央银行撤出货币储备,但法国似乎并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利益、经济和未来,也不愿意让这些国家与其分离开来。

历史告诉我们,在其斗篷下崛起的国家会面临血腥政变、精心策划的暗杀,其经济直接成为目标,例如几内亚。

面对在非洲大陆这些由来已久的战略利益,法国保持着培养非洲精英的传统,保留总统制,有时还阻碍向议会制的过渡,以通过集权力于一身的单独个人来控制该国。

法国不介意与独裁政权交朋友。为了实施其在该地区的政策,法国无条件地与这些统治者结盟,而对关于民主和人权的响亮口号则视而不见。

但这并没有阻止那些忠于法国的代理人,就像法国在非洲萨赫勒地区无可争议的代理人——被杀的乍得总统伊德里斯·代比——他通过法国支持的政变上台,但却发表了敌视法国在非洲政策的声明,尤其是宣称法郎使非洲陷入贫困。

同时,法国人编织了一个新版本的文化殖民主义,其基础是在现在被称为Francophonie的地方强加法语。

马克龙上台后,他在2018年公开宣称,非洲大陆是法国的未来,正如他在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时所描述的:这是让法国再次强大的软实力的关键。

他开始增加对非洲大陆的援助拨款,加强超越政府的各种关系,并倾向于与这些国家的民间社会组织进行沟通,但事情并没有如愿。鉴于法国在西非和中非政策面临的失败,新一代非洲领导人正在寻找合作伙伴,而法国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借口的军事存在,反而增加了这些非洲国家对法国的怨恨情绪。

02 巴黎烤糊的面包(Paris burnt bread)

事实上,非洲,特别是马格里布和萨赫勒地区,只是法国在非洲存在的衰落的体现,且没有止步于非洲大陆的边界。

尽管法国目前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尽管马克龙明确希望利用德国总理默克尔退出政治舞台造成的欧洲政治和领导真空,但有重大迹象表明,法国在世界许多地区的影响力正在下降,其中最明显的可能是与澳大利亚的潜艇交易中发生的事情——澳大利亚背弃了法国,转而支持与美国和英国的协议。

法国的失败也体现在黎巴嫩,法国未能很好应对最近的黎巴嫩与海湾国家的危机,这是它未能在这个前法国殖民地实现政治和经济改革的继续,而今天,它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回到非洲,法国面临巨大冲突,慢慢开始失去所有底牌,通过秘密支持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对抗国际公认的黎波里政府的双重游戏失败了。

法国没有采取成功的政治倡议来解决危机,也无法控制代理人战争,最终导致土耳其通过安全条约正式干预利比亚,并在东地中海划定海上边界。

更危险的是,利比亚的石油资源现在更接近与法国竞争的国际各方,比如意大利,其广泛存在的“埃尼”公司(Eni),已经成为阻碍法国“道达尔”公司(Total)的源头,此外。还有俄罗斯,其通过石油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 (Gazprom)席卷而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十年前,根据与叛军达成的协议,法国几乎能获得利比亚三分之一的石油,但最终它赌错了人。

然后是另一项罪恶,其危险程度不亚于利比亚问题的失败,当时法国总统因捍卫有损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而激怒了伊斯兰世界。后来他又发表了针对阿尔及利亚的政治挑衅性言论,他质疑在法国殖民前阿尔及利亚民族的存在,阿尔及利亚认为这是对其的侮辱,从而加剧了自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上台以来两国间原本就存在的紧张关系。

阿尔及利亚对此作出了回应,召回其驻法国大使,为期三个月,并禁止法国军用飞机在其领空飞行。虽然法国迅速纠正了危机,但一波未平一波再起,它却收紧向阿尔及利亚人发放签证、阻止其他人并遣返移民,两国紧张关系加剧。

在法国中部,在一场为即将举行的法国总统竞选的活动开始后没多久,阿尔及利亚抵抗运动的英雄埃米尔·阿卜杜勒卡德尔(Emir Abdelkader)的雕塑被极端分子破坏,阿尔及利亚民众的愤怒再次加剧。

法国在非洲最近一次失败,也许是最严重的失败,是1月底法国大使被马里驱逐出境,而马里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纯粹的法国“竞技场”。

几天后,马里总理在接受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采访时,传递出一个信息,即法国军队在马里待了8年,他们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8年前的2013年,当时的马里过渡政府呼吁法国保护其免受威胁法国利益的圣战分子的侵害,不仅在马里,而且在非洲萨赫勒的所有国家。

法国没有放过机会,向萨赫勒地区派遣了数千名军队,但法国的军事干预却以惨败告终。

最终,马里越来越陷入恐怖主义的泥潭。对权力不满的叛乱组织的数量不断增加,危机从权力斗争演变为民族内战。马克龙受到了来自官员和公众的巨大愤怒,而他的非洲政策的自相矛盾加剧了愤怒。他拒绝了马里交战各方之间对话的任何呼吁,相反,却欢迎以遇害的乍得领导人之子为首的乍得军事委员会夺取政权——尽管该国的反对派对此表示反对,并呼吁法国保持中立。

马克龙无视民主和宪法的主要动机是保护法国在非洲萨赫勒地区的利益。

03 软帝国主义

因此,很明显,法国在利比亚的错误赌注,在马里的惨败,对阿尔及利亚的愤怒处理不当,以及非洲萨赫勒国家民众对法国的愤怒加剧,特别是在西非,对法国的“新月形沙丘行动”(Barkhane)感到愤怒,该行动宣称目标是消除极端主义,但却加剧了混乱。这些都在慢慢侵蚀着法国在非洲的影响力——这一影响力似乎很快就会成为过去时。

然而,让法国的问题更加恶化的是,其不再是这块大陆上唯一的参与者,尤其是考虑到其他大国在非洲的存在,他们迟早会创造这块大陆的现在和新的未来。

法国政客再也无法阻止中国的经济竞争、美国的持续重要性以及非洲与英语世界日益增长的联系、土耳其在前法国殖民地的“硬”存在和“软”存在;此外还有俄罗斯,正通过新的在安全领域日益增加的介入,闯入西非和中非这个法国具有影响力的“黄金广场”,重建前苏联的影响力,在此过程中,还试图激起非洲大陆上针对法国人的仇恨情绪。

这些国家的存在共同造成了一场沉重的冲突,因为它们公开或秘密地、有意或无意地促使非洲人反对法国的殖民历史。

尽管这些国家也旨在寻求为自己的利益服务,但它们并没有采用法国在其前殖民地所走过的粗暴的殖民道路。其中有的国家与非洲国家的文化和宗教联系比法国那种人为的联系更深,例如土耳其,就利用其宗教力量来支持和吸引非洲穆斯林国家。

在经济层面,数字不言自明,这符合中国无可争议的利益,因为中国与非洲国家之间的贸易额在2021年达到约2540亿美元,并将在未来不到20年的时间里成为非洲大陆最大的投资者,贸易量将超过美国、印度和法国对非贸易的总和。

与法国的殖民历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通过其“一带一路” 倡议,通过基础设施项目、修建机场、港口和工业区的建设来提升影响力,而不是派出军队、或是支持独裁、或是制造混乱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在安全领域,俄罗斯则通过瓦格纳公司雇佣军在利比亚以及温暖的地中海水域成为主要参与者,瓦格纳集公司雇佣军也出现在马里和中非共和国,以及安哥拉、几内亚和莫桑比克。

俄罗斯目前提供了取代法国的最可靠的安全替代方案,为非洲国家的军队、特种部队和总统卫队提供先进的军事训练。

法国在非洲大陆垄断的每一个地方,今天,都会找到一个与之竞争并且几乎将其排除在外的竞争对手,而此时,它的盟友正在与其分道扬镳,它的传统影响力筹码正在被侵蚀,它的内部则充斥着关于移民、面纱和穆斯林礼拜场所的空洞的政治斗争。

因此,无论旨在自我肯定和坚持过去大国遗产的外交声明和举措如何,今天的法国都意识到:当今世界已经不是它作为一个主要大国来行事的时候了,法国人必须认识到,他们的时代已经终结了。


END


英文链接:https://www.tellerreport.com/news/2022-02-10-paris-burnt-bread----why-is-france-losing-its-influence-in-africa-.HygITJwM19.html

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