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为什么从没见过美国总统召集50个州长开会?


来源:微蓝如风 2022-05-13 17:03

特朗普与加州州长布朗激辩移民政策

中国人看美国,因为制度、文化的不同,常产生一些误解。比如美国的50个州,是不是可以看作中国的省呢?美国州长,是不是相对应中国省长呢?其实并不是这样。举个例子,特朗普对边境非法移民和难民的“零容忍”政策,引起了美国社会的强烈反响,人们纷纷谴责把儿童与父母骨肉分离太有悖伦理,就连8个州的州长都怒了。 纽约州、北卡罗莱纳州、弗吉尼亚州、马里兰州和马塞诸塞州等8个州的州长公开称“太残忍了,太无人道了”,纷纷宣布在特朗普结束“零容忍”政策前,将不再派遣、甚至会撤回应特朗普要求派至边境的国民警卫队。 州长不听总统的话,这要放在中国,有人会说省长胆敢违逆中央,其心可诛。而实际上,在美国这太正常不过,因为州长权力很大,大到可以不服从美国总统的政令。州长和总统是什么关系?美国是一个联邦制国家,50个州(state),实际上就相当于50个国家,除外交等少数权力归联邦政府以外,各成员享有高度自治的权力,有自己的宪法和议会。 说白了,整个美国就是五十个股东成立的一大公司,各州是股东,宪法是公司章程,参议院是股东会,众议院就是工会,联邦政府就是公司管理层,总统就是总经理,各州州长就是股东代表。股东代表,对总经理的话无需毕恭毕敬,那么总统和州长的关系也是一样。所以从这点上说,美国的州在我们国家并不能对应“省”。中国的总理可以命令省长,但美国总统却不能命令他的州长做什么事情。遇到脾气不好的州长,贵为政府首脑、三军统帅的总统也得低头三分。

奥巴马总统在任时,有一次去亚利桑那州视察,刚一下飞机,就与女州长布鲁尔发生了争吵,布鲁尔丝毫没给奥巴马面子,严厉斥责了奥巴马,弄得奥巴马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相当的窘。而现任总统特朗普,可以随便发推文骂特鲁多也不敢骂州长。这一切源于美国的传统,因为美国各个州之前是独立的,后来联合起来形成了现在的美国。各州对联邦政府有一种天然的不信任,各州有各州的小算盘,他们希望政府管的越少越好。各州州长都是由各州选民独立选举出来的,只需对自己选民负责,而不需要对总统负责。 实际上,州长就是小一号的总统,他们之间更多类似于合作关系,而不是上下级关系。除了法定的义务外,联邦政府如果需要州完成更多的事情,要和地方沟通,甚至是利益交换,而不是下达命令,地方也完全可以随时拒绝联邦政府不合理的要求。

美国也不会出现“美国总统召集50个州的州长开大会,共商国家大事”这种情况。因为不需要层层传达会议精神,对于一些国际政治或外交关系等对地方政府来说比较“务虚”的事项,往往通过白宫新闻发布会就搞定了,甚至如特朗普这样的,发个推文表达自已的主张。 不仅美国,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有资格参加中央政府关于国家大事的决策会议的,从来都是政府内阁的成员,以及总统府、总理府的高级幕僚,像州长、省长这样的地方行政长官是没有资格参与的。除非出现了特殊情况,破例让个别州长参加。原因很简单,内阁成员代表着中央,而州长则是代表着地方,彼此间的责权在法律上有明确的界定,通常情况下就不可以混淆的。如果州长参与国家决策,那就乱套了,不仅可能出现州长架空中央政府的情况,甚至出现藩镇割据的局面,这是美国法律不容许的,也是总统不能容忍的。 有人问,是不是代表各州对中央事宜一点也不参与?非也。美国虽然没有州长聚集华盛顿共商国事,但是却有两院代表在华盛顿决定国家大事,特别是参议院,权力非常大。参议院一共100人,每个州选出两名,这两名参议员其实就是州长级别的。比如在加州,最有权势的三个人分别是州长和两个参议员,两个参议员实际上就是代表加州决定美国国防外交政策的州长,他们也是加州州长的天然顺位继承人。 因为美国是联邦制,国防外交的是各州让度给联邦政府的,所以老百姓要选三个州长,一个在家主持工作,另外两个参议员就是本州负责到联邦政府行使这个国防外交权力的州长。很多参议员到期后都会回本州竞选州长,甚至直接竞选总统。 克林顿和小布什都做过州长。虽然美国没有我们那种“某某精神传达大会”之类的大型会议,但美国人也经常开会,也爱开会,但是不开无关自已的会。比如说某部门或者某城市想修一条下水道,往往会遭到民众或各种民间组织的反对,如各类环保协会等等,这时候就会经常开会,向这批人解释说明原因,请求他们支持。 美国某州引进一个风电项目,各种论证花了5年时间,就要全部完成可以开工时,当地一个环保组织反对说,该项目可能对过往的鸟类随后,又做了一年论证,通过观察并详细记录后研究,该项目对鸟类影响比较小,可以建设。这类事情在美国比比皆是,当然争议也很大。好处是社会更加和谐,坏处是效率极低,美国各级政府主要开会就是研究这个。我们用5年修好一条高铁,美国可能要用50年。因为中央政府决定的事项,地方可以否决。

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Opmerkingen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