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世纪大通胀中,一场金融战打响了!


原创 葫芦娃 大国博弈,从不是“提着刀枪棍棒,跑过来干你一炮”。 往往是,超限战中比拼“谁能熬下去”。 今天,你被拉闸限电了么。 两天前,发改委发布了《上半年各地区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表》。 高层点名了江苏、广东、广西、福建等9个省份,在“碳达峰、碳中和、能耗双控”的总目标下—— 没有大局观,能耗强度不降反升!

紧接着,江苏、浙江、广东、广西开启了新一轮的强制性“拉闸限电” 今天早上,工厂主们从睡梦中锤醒的,应该是这样的短信—— “受用电需求快速增长影响,用电负荷高速增长,电力供应紧张,需执行错峰用电/有序用电计划……” 包括A股企业在内的一大波制造业企业,被迫停产。 东莞、中山和广州的企业,自今天至9月底实行“停三天开四天”的有序用电计划。 江苏省内,包括晨化股份和聚杰微纤在内的A股公司,至月底前停产全部生产线。 浙江省内,迎丰股份和西大门等企业,至月底前全面停产。 云南工业硅企业,减产90%;黄磷生产企业和电解铝企业,至月底前全面停产。 浙江印染重镇绍兴柯桥,全面停产至月底…… 此时此刻,有人开始带节奏了—— 工厂被关停的企业主们,上半年的日子不好过。 一边是疫情偶尔冲击,一边是大宗涨价施压。刚刚好过一点,就要限电停产。 降能耗,就不能分个时候么? 话讲的很好,但看问题太浅,屁股也坐歪了。 限电停工,表面上看是为了“能耗双控碳达峰”。 更深层的含义是,这是一场勒紧裤腰带的战斗。 一场金融战。 下面这张图,是代表全球货运成本的波罗的海干货指数——(图略) 从去年9月份至今年9月份,指数价格从1100点,暴涨到4651点。 一年之内,涨幅达到380%。 由此,创下连续12年以来的历史价格最高。 波罗的海干货指数(BDI),反映的是散装船运输谷物、煤、矿砂、铝矾土等民生物资和工业原料的运费指数。 这玩意儿,反映的是运费,又与大宗商品的价格行情息息相关。 干货指数之下,大宗依旧在嗷嗷疯涨—— 动力煤、焦煤和焦炭,一个月涨幅能达到56%、34%和23%; 天然气价格,亚洲12个月暴涨6倍,欧洲14个月暴涨10倍; 固体环氧树脂、有机硅等十余种化工原料,涨幅创历史最高水平; 广西水泥,从310/吨涨到840/吨; 硅铁、锰硅,一天拉涨11%…… 有人说,咱不是已经开始干预大宗商品暴涨了么。 对!干预了! 早在5月份,高层一边约谈大宗商品重点企业,严查投机;一边向市场投放库存,平抑价格。 但是,没干成! 没干成的原因很简单—— 大宗商品涨价,是人家故意给咱挖的坑,且咱们不掌握定价权。 国际资本趁着全球放水印钞,哄抬大宗价格,一个品种又一个品种的定点狙击,铜铁粮油豆,挨个炒一遍。 你不是率先控制住了疫情么,你不是率先复工复工复产了么,你不是要向全球进口原材料么…… 来,把原材料价格抬上去,把上游通胀精准输出给你。 按道理说,人家抬高原材料,咱们可以给制成品涨价,把吃进来的通胀,重新吐回去。 遗憾的是—— 奈何友军不抱团! 伴随疫情肆虐,全球制造业凝滞,大量制造业订单回流大陆。只要你敢生产,压根不愁销路。 国内出口商们,一看有钱赚,疯了。 连续打毛衣,多少年没见过这等好光景。猛干一年,把前面亏的补回来。 于是—— 友商们,全都在拼命生产,一窝蜂的扩产能、抢市场、拉规模。 产能上去了,出口价就被打下来了。 明明是拿着订单涨价的卖方市场,却被过剩的产能拖到了“竞相杀价”的内耗深渊。 过去的半年,外贸规模极速扩张的背后,我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电网烧着高价煤,一度电赔两毛,助你复工复产;高层频出政策,释放库存,压着大宗商品,在不具备定价权优势的前提钱,尽力保你原材料市场稳定…… 你一个杀价抢市场,就把便宜货卖给了美国人。 累了人民,苦了国家,自己还没赚到钱。 只有上游原材料提供商、下游欧美购买方和国际资本投机方笑哈哈。 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当代白求恩?国际主义精神奔现? 国际资本,一手拿着原材料的定价权,一手拿着制成品的定价权,压榨着中国的生产力和资源,坐着数钱薅羊毛。 本来只想炒波大宗,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薅羊毛,只是开始! 更严重的,还在后面! 一旦国外疫情收尾,全球产能恢复,订单量缩减,中国制造业将面临着什么? 一边是积压的成品库存,一边是积压的高价原材料库存,中间是已经扩张的生产线…… 现在,充其量只是一时阵痛。到那时,中国制造业才是灭顶之灾。 两千多年前,管仲都会玩的“齐纨鲁缟”。 两千多年后的今天,都忘了么?

夺取定价权。 拉闸限电,摆在台面上的由头都是“能耗双控和碳达峰”。 真实意图,显然不仅仅如此。 前面我们提到,当下制造业的问题是—— 原材料的定价权被国际资本掌控,嗷嗷暴涨,成品的定价权却陷入产能扩张的内耗,竞相杀价。 此时此刻,唯一的办法就是—— 逼企业减产! 减产之后,国际原材料的需求就下来了。需求下来了,原材料价格就稳定盘整了。 减产之后,出口的总产能就下来了,产能下来了,成品价格就往上抬抬了。 反正只有我们率先控制了疫情,只有我们率先大规模复工复产,只有我们对原 材料的需求最大,只有我们能大规模对欧美市场提供成品商品。 如此一来——

原材料成本降了,成品价格涨了,能耗减少了,碳中和了,钱多赚了。 最好还能给已经深陷通胀漩涡的鹰酱,狠狠再输出一波通胀,再烧上一把火。 举个例子。 前面我们讲到大宗疯涨的时候,唯独没有提到铁矿石。 铁矿石的价格,被率先打到底部,稳定住了。 怎么稳定住的? 减产+控制成品出口! 早在5月份,我们主动压低了钢铁产量,取消了钢铁企业的出口退税,搞了一个钢铁行业的指导意见…… 讲到这里,问题来了! 逼企业减产的最快、最有效办法是什么? 拉闸限电! 难道高层不知道“拉闸限电”会让刚刚走出疫情、本不富裕的中小企业,再次雪上加霜么? 当然知道,只是不得已! 不限电不减产,就压不住大宗,拉不动成品价格。 大宗压不住,成品价格涨不上去,就相当于中国用产能给全球流动性泛滥兜底。 拉闸限电的本质,是一场结构性去产能,是一场夺取定价权的生死战。 这是一场大国对赌。 赌谁先熬不住。 是国际资本先熬不住我们的减产,大宗价格被打爆? 还是我们先熬不住减产带来的供应紧张,进一步短期推高大宗价格? 是西方先熬不住我们的减产抬价,被我们狠狠输出通胀? 还是我们先熬不住减产危机,上游通胀传导到下游,引发国内通胀? 既是对赌,就必然有代价。 代价就是—— 在这场对赌中,中小企业的日子一定不太好过。 大碗的粉丝中有大量的中小企业主,我想借此文来提醒大家。 第一,认清形势,不要盲目乐观。 无论你是否愿意,都被动的裹挟进这场大国博弈中。被动减产和结构性去产能,已经是必然。 不要盲目扩张产能,不要盲目乐观。 第二,不要投机,不要囤积居奇。 自大宗猛涨以来,经常听到有人说,做生意还不如囤原材料来钱快。 看完此文,我相信你已经知晓国家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一场大国对赌的生死战,不要与大势做对,更不要囤积居奇。 第三,风险意识,守好现金流。 所有备货计划都要慎重,所有客户的大批量备货都要先签合同,再收定金。 所有客户必须收现金,宁愿不做,也不赊欠账款。 对赌之下,都不好过,现金流是一切的命脉。 第四,熬过去,活下去。 夺取定价权最好的办法就是,整合产能,去掉一堆小的,合并一个大的。 市场主体变少了,管理就容易了,内耗竞价就小了。 有些事情,没办法明说,你们都懂。 想办法活下去,活的久一点,不要让自己成为对赌的代价。 PS:最近后台很多人留言,让我聊恒大。 不聊了,没意义。 去年11月份写华夏幸福,今年6月份聊恒大,都是为了预警风险。 现如今,风险都暴了,该损失的,已经无法挽回。 再聊,就有点落井下石。 与其这样,还不如预警那些还未发生的,就好像今天这样。


来源:网络咨讯


6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阿勒泰、董宇辉人生郭有才:的可怕人生

原创 格海 图片(以下图略) 1922年底,爱因斯坦应邀到日本讲学,来回途中两次经过上海。他在旅行日记中的观感是: “在外表上,中国人受人注意的是他们的勤劳,是他们对生活方式和儿童福利的要求的低微。他们要比印度人更乐观,也更天真。但他们大多数是负担沉重的:男男女女为每日五分钱的工资天天在敲石子。他们似乎鲁钝得不理解他们命运的可怕。但这对于一个想在全世界各处看到社会幸福、经济公平、国际和平和阶级和平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