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丑陋的环保政治


以下文章来源于老端 ,作者端宏斌 文/端宏斌 最近看了一本挺有趣的书,我想跟你分享一下心得。书名叫《气候创造历史》,作者许靖华。 此人算是地质学领域的大牛了,曾任国际沉积学会主席、国际海洋地质学委员会主席、欧洲地球物理协会首任会长,还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不过此人在群众中的知名度相当低,这本书的知名度则更低。 原因也非常简单,此人坚定地反对人类活动导致全球变暖的说法,所以本书的英文版根本找不到出版社愿意出版,后来好不容易出版了德文版,然后是中文版。 出版社不愿意出版这类书当然是有原因的,因为同主流价值观不符。主流价值观都认定人类排放了太多的二氧化碳,而太多的二氧化碳必然导致全球变暖,一旦全球变暖我们就完了。如果你敢质疑这种说法,你当然不可能受到公平的对待。 为什么作者认定主流看法是错的呢?因为此人是地质学家,研究的是数亿年来的地球物理环境,他发现,在人类出现之前很久,地球的环境比现在极端得多,热的时候超热,冷的时候巨冷,这些都跟人类没有一毛钱关系,因为人类在那个时候还不存在。 后来人类出现了,但还没学会使用化石能源,所以排放的二氧化碳相当少,但即使如此,地球环境的变化也非常大。书名《气候创造历史》就说的是这件事,是因为气候的变化,创造了人类的历史,而绝不可能是人类的行为改变气候。如果人类这么想,那真的是太自大狂妄了。 以大禹治水为例,这说明上古时期黄河流域远比现在温暖湿润,正是因为大量的持续不断的降雨,才会导致洪水。在当时的黄河流域,甚至还有大象,而现在大象只出现在热带地区。 由于大禹治水的成功,让上古的先民意识到,分散的部落是根本无法抵抗自然灾害的,于是中国第一个世袭制的朝代——夏朝建立了,大禹就是夏朝的第一位天子,中国的历史就这样被创造了。 跨文化的研究让我们发现一件巧合的事,那就是几乎所有民族的传说中,都有上古大洪水的记忆,在中国是大禹治水,在西方是诺亚方舟。甚至在美洲各个印第安部落里都有关于上古洪水的传说。这并非是巧合,而是巨大自然变化带给上古先民的集体记忆,而这种巨变的发生,跟人类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明朝的崇祯帝是个运气相当差的皇帝,他自己相当勤奋,一心想要把国家治理好,但无奈老天爷不这么想。由于在当时遭遇了一次小冰川期,气温下降引发了干旱,崇祯六年到十六年间的八年大旱,农民颗粒无收,饿殍遍野,只能造反。 讨论明朝为什么会灭亡的观点很多,有些说腐败,有些说党争,反正都是人的问题,但事实上就是天的问题,假设当时全球变暖,气温上升,降水增加,搞不好崇祯帝就是千古明君了。 在中国文化中,有四位上古明君的代表,那就是尧、舜、禹、汤,但你要知道,他们生活的时期,气温远高于现在,在当时中国北方的气候和现在广东、福建差不多。 假设他们遭遇了一个小冰期,马上这些人就会变成暴君了。因为气温下降必定导致粮食减产,没饭吃老百姓要么造反要么就饿死。 以上这些都是我早就知道的事情,不再赘述,最吸引我的是作者最后一章内容,讲了很多环保政治,可以说是令人大开眼界。下面我简单复述一下。 作者认为,气候学的讨论目前已经从一个科学问题变成了意识形态问题,或者说变成了宗教,即你只能采取信仰的态度,而不能质疑。而这背后是有深刻原因的,因为说到底都是利益。 作者作为一个科学家,向来不关心政治,当他看到那些白左反对核能上街游行的时候,认为这些人是傻瓜,但后来他的态度转变了。 有一次,他被找去联合国核废料处理小组开会,讨论的问题是该不该把核废料倒在海底。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专家都认定,核废料倒入海底不会造成什么危害,当然环境肯定会受影响,但风险可控。 其他专家肯定不同意这个观点。许靖华认为核废料倒入海底,可能会随机杀死某个人,而杀人是不道德的,所以我们不能这么做。由于大家各执一词,后来就没有达成协议。 一年后,当他们再次开会的时候,主办方想了一个非常巧妙的办法。一开始他们就讨论一份各方都能接受的方案,然后吃喝玩乐,等到最后一天的下午三点半,距离会议结束只有不到2个小时了,他们被告知方案要进行小幅修改,然后发给你一份很长的修改意见,很明显你们不可能在最后两小时看完并且讨论完,那就通过呗。 那为什么要把核废料排放到海底呢?原因也很简单,你在陆地上处理核废料成本非常高,倒入海底的成本很低,这个理由简单不? 事情还没完,后来作者因为写了一本关于恐龙灭绝的书成了热门科学家,很多人请他去做讲座,当然也包括核能机构,他们要求许靖华谈谈全球变暖的问题,这让他感觉非常奇怪,因为在他记忆中,这帮人根本就不关心环境,怎么突然开始关心全球变暖了? 很快原因揭晓了,他们鼓吹全球变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对化石能源征收排放税,如果煤炭石油之类的被收重税,必然会导致能源价格上涨,那这些搞核能发电的人是不是就赚了? 全球变暖成为主流,主要靠的是国际气候变迁小组(IPCC),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他就被请去IPCC开会,他吃惊地发现IPCC的首席科学家并不是搞气候学或者地球物理学的,而是一个搞数学建模的,这位所谓科学家有一个很强的本事,就是能够通过电脑画出非常漂亮的曲线,证明人类排放二氧化碳导致了全球变暖。事实上这曲线仅仅存在于他的电脑模型中,而不存在于现实世界。 退一万步说,就算二氧化碳确实导致全球变暖,但火山喷发和森林大火所排放的二氧化碳占了起码95%以上,人类活动撑死了不会超过5%,你怎么就认定是人类活动导致的呢? 既然在科学界对全球变暖充满着争议,但老百姓为什么不知道呢?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资本控制的媒体绝不会报道这些。作者发现,那些鼓吹全球变暖的科学家,最后都能跑去企业或者研究所领一份高薪又不累的工作,而反对这一观点的科学家,就只能在家吃萝卜咸菜,因为没有人会因为你的这一观点而给你钱。久而久之,所有科学家都意识到,去他妈的科学良知,我要的是钱啊! 接着你就会发现一件奇妙的事,那些鼓吹减排的科学家,最终都住上了大房子,开起了大排量的车,全世界到处旅游开会,他们的碳排放更多了;而那些认为排放无影响的科学家,只能住小房子,只能开小车,只能躲在家里吃泡面,他们的碳排放更少了。最终,大家一致认为,只有住大房子,开豪车,才是真理,其他都是狗屁。 好了,写到这里你应该明白“全球变暖”的终极意义了,那就是让能源价格上涨啊,对全体地球人收排放税,简直不要太爽。最可怜的就是这帮老百姓了,被人忽悠瘸了还被自己感动哭。

3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