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万亩林场主“跪地求水”之后


原创 王春晓 中国新闻周刊 2023-04-01 18:04 发表于北京

当地已对孙国友新种 及拟种苗木采取有效保护措施

近日,宁夏万亩林场主孙国友“跪地求水”一事引发广泛关注。当事人孙国友称,自2003年7月起,在马家滩镇承包了万亩荒沙地,从事治沙植树。2008年以来,随着双马煤矿项目开展,其林场水源遭到破坏,双方就林场供水一事达成协议,但对方多年未实现供水。由于煤矿未兑现今年3月27日为林场供水的承诺,孙国友情绪崩溃,无奈之下“跪地求水”。很快,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3月30日晚,银川灵武市政府通报称,对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公司双马一矿与孙国友供水纠纷所涉新种和拟种苗木已采取有效保护措施。值得关注的是,在这起供水纠纷之外,关于孙国友与煤矿、当地政府及百姓涉及的更多问题,以及如何科学治沙,也被越来越多的网友关注。万亩林地缺水十多年?根据《宁夏日报》报道,孙国友1959年出生于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富利镇,21岁来到宁夏打工。2003年,孙国友承包了灵武市马家滩至鸦儿沟的道路修建工程,施工时,孙国友偶然发现这片沙地下面有地下水,于是承包了1万亩荒漠,在这里种树。宁夏灵武市马家滩镇政府作出的《关于对马家滩村部分荒沙地进行发包的决定》显示,当年,灵武市马家滩镇政府作为发包方,与承包方孙国友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签订《荒沙地承包合同》,约定将马家滩镇马家滩村(1-2队)的荒沙地发包给孙国友,总面积一万亩,期限50年,用于生态建设、种树、种草、经济林、养殖综合开发为一体。孙国友女婿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签订合同后,他们便在承包的荒沙地种树治沙,但2008年双马煤矿(现“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双马一矿”)筹备并开矿以来,林场的水源遭到破坏,树木遭遇断水危机。“之前这片荒地的水源还是可以供一些高大的乔木存活,煤矿来了影响供水,我们就开始种一些耐旱的灌木丛和防风固沙的草。”孙国友女婿表示,目前承包的林场大约有20000亩,已经有15000亩林场种上了树苗。孙国友女儿孙悦也在接受采访时称,“原本林场有丰富的地表水资源,往下挖两米就有水,都不需要灌溉,只要不是风沙把树吹倒,基本上栽下去的树苗成活率有70%。但在矿场建成后的十多年里,树苗成活率只有10%-20%。”针对林场用水问题,2011年,孙国友和煤矿方签订供水协议。矿场承诺,在孙国友林场承包期内,提供林场绿化用水,矿井水处理站建成后,保证林场的用水量,而孙国友不得转供他人。同时,在矿井水处理站外排主管道风井工广北侧预留分支供水管口,将预处理后的矿井水供孙国友使用,分支管路与原供水管道对接,保证正常供水。主工广生活污水处理厂向进场路北侧为孙国友提供绿化用水,提供配电点。

孙国友公开的供水协议 然而孙国友称,协议签订十多年来,林场的供水问题一直没能得到解决。经过协商,原本近期可以供水,他们便花费资金购买设备,并投入大量人力将15万株灌木和4万株乔木树苗背上山,等到有水时,把剩下的5000亩地种上树苗。“原本约定在3月27日供水,我们备好了沙柳、国槐、石绵木等苗木,但当天并没有兑现”,在其女婿看来,孙国友也正是因此而崩溃,不得不跪地求水。对此,当地水务公司负责人回应此事表示,污水处理达标,但是水的盐分过高不利于浇树。而孙国友则认为,双方有协议承诺供水,当时水源水质是达标的,现在不达标的问题应该由煤矿方处理,希望其按协议正常供水。事件引发关注后,灵武市政府及马家滩镇政府等部门着手协调此事。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双马一矿也在3月29日发布公告,称目前正与孙国友就供水事宜进行协商,相关问题正在核查。3月30日晚,灵武市政府通报称,对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公司双马一矿与孙某供水纠纷所涉新种和拟种苗木,已经采取有效保护措施。值得一提的是,通报中显示,孙国友实际栽种的树苗并没有达到先前宣称的近20万株。灵武市政府称,对孙某近期栽种的890棵丝棉木,马家滩镇已安排水车进行浇灌;对尚未栽种的1000余棵丝棉木,采取了有效保护措施,努力避免供水纠纷处置期间因缺水导致苗木死亡的情况。同时,自然资源部门和马家滩镇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对目前尚未栽植的沙柳橛子(沙柳树枝)采取了技术保护措施。灵武市还认真履行监管职责,防止出现污染环境等次生问题。事实上,在“跪地求水”事件之前,孙国友曾就万亩林地水源被煤矿毁坏的情况多次公开反映。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的宁夏川渝总商会上,孙国友作为商会理事提到此事,“开荒治沙种树遭非法建矿、排污毁林,长期上访得不到解决”。也正是这一年,孙国友反映的“双马煤矿毁坏治沙林地事件”被央视报道。其中提及,宁夏森林资源司法鉴定中心曾在2012年12月24日进行过鉴定,鉴定结果是孙国友承包的治沙林一共有1817亩被双马煤矿非法占用,其中林地面积为1443.5亩。上述报道中提到,当时,双马煤矿矿井水处理站仍在建设中,并没有投入使用,每天超万立方米的污水直接排到了“洪嘴子”小湖。与此同时,双马煤矿自2008年以来,存在未经依法批准占用土地新建厂房及附属设施、未经依法批准开采煤炭资源的行为,灵武市国土局曾五次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孙国友的问题还被写进了《马家滩镇2021年度法治政府建设情况报告》:针对孙国友在抖音等媒体反映马家滩村村民偷牧导致其承包的一万亩沙荒地植树成活率低的网络舆情,组织法律顾问对孙国友承包合同及其相关合法性程序进行审查,提供专业的法律意见与修改建议。对于孙国友长期反映问题却得不到解决的情况,马家滩镇政府一位官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事情并不像社交平台上公布的信息这么简单,但情况究竟如何,对方表示不便透露。公开资料显示,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双马一矿(曾用名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双马煤矿),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以从事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为主的企业。该公司风险信息显示,2018年3月,双马一矿建矿未取得取水许可证,根据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和相关证据,属于严重情节。灵武市水务局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在2021年底前办理取得取水许可证,罚款8万元等行政处罚。2020年以来,煤矿因作业面部分设备不能正常工作、不符合安全生产要求等原因多次被罚,罚金超过20万。此外,该煤矿还涉及多个法律诉讼案件,案由包括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侵权责任纠纷等。公益还是利益?孙国友与双马煤矿的纠纷,并不只限于供水问题。同时,他与林场所在的马家滩镇马家滩村也有不少纠葛,这也是不少村民质疑他在种树治沙过程中一心投入环保公益事业的真实性的原因。马家滩镇居民刘林(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3年《土地承包法》开始实行,且当时开始实施退耕还林工程,“孙国友正是看到了国家政策,才承包了这片荒沙地”。刘林回忆,2002年,上级政府向马家滩村下达了300亩植树造林的任务。马家滩村民集体在村西侧栽了大约100亩树苗。剩余的200亩任务,林业局作为主导单位提供了树苗,要求按照相应的株行距规定进行栽植。“退耕还林、退牧还草有粮食补贴,2003年第一年孙国友还拿了150亩退耕还林的粮食”,刘林说,但是到了第二年,孙的补贴指标便被取消了,“因为他乱栽,比如一亩地按照规定的株行距要栽多少株,但他这儿栽一攒,那儿插一坨,不按科学种植,还浪费地。”“到了2005年左右他就不来了。上级林业部门要我们报植树造林的情况,他的一万亩完成了多少,要有个数字,但村里和镇上都联系不到他,树也没栽完。后来听说在内蒙古包工。”2014年,宁夏广播电视台公共节目中心对于马家滩村的报道中也提到,马家滩镇政府曾将1万亩土地以每亩地每年一块钱的价格承包给孙国友。马家滩镇一位干部透露,承包以来,这笔钱孙国友仅仅缴纳3年,便再无下文。上述干部还提到,按照当时规定,孙国友承包万亩沙地后,没能及时办全手续。签署合同后,还应办理林权证、土地使用证,但一直没有办理,“必须要拿到国土资源局认证了,每平米交两毛八分钱 ,才能办这些手续,孙国友一直说自己很困难,希望国土资源局能免去这个费用,但人家肯定是要按文件办事的。”刘林回忆,到了2008年左右,孙国友又回到了马家滩。也是这一年,双马煤矿开始建设。煤矿占用孙国友承包地中的部分林地,后来,双方就这一问题打了官司。“当时煤矿建设时,村里就有人去说过,这个地是国土资源局的,树是人家孙国友承包种的,不是村集体土地,得和人家打个招呼。”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2017年《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孙国友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也证实了上述说法。2008年12月,双马煤矿占用孙国友承包的部分土地后,马家滩镇政府、双马煤矿指挥部、灵武市国土资源局、灵武市林业局、马家滩镇马家滩村村委会及孙国友夫妇就此事协商。宁夏绿丰源园林绿化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出具的《双马煤矿小工业广场、运煤公路建设项目占用林地可行性报告》记载,按照确定的补偿标准,项目拟永久性征用林地面积2.7161公顷,林地补偿费61112.25元、林木补偿费855430元、不可预见费54992.54元、植被恢复费513304元......2009年9月至2010年4月1日间,神华宁煤集团与灵武市马家滩镇政府、灵武市国土资源局分别就双马煤矿临时用地、征用土地问题签订了3份协议,并支付了相应补偿费。其中包括《双马煤矿小工业广场、运煤公路建设项目》占用林地补偿款148.4838万余元。2010年7月至2013年2月,孙国友自灵武市马家滩镇政府收到双马煤矿占用林地12.8926公顷的林木补偿费用919810元。宁夏广播电视台公共节目中心的报道中也提到,不少村民反映,从双马煤矿第一次征地开始,征地款的去向问题一直没有公布,直到后来村民才得知一些情况。例如,双马煤矿的合同上标明,征地补偿款是每亩三千多元,但镇政府对村民的答复是每亩实际上只有150元的补偿款,除了每亩扣除60元之外,其余每亩90元的补偿款已经全额发放给了村民。合同上的征地补偿款和镇上所说的金额相差巨大,这笔钱究竟去了哪里?村民们多方反映,却始终没有结果。双马煤矿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对电视台记者表示,征地合同是和灵武市签订的,基本上征地补偿款平均价是每亩三千多元,并严格按照合同执行了补偿款的支付。他称,煤矿第一次征地时,确实是付了367万元征地补偿款,另外还支付了一名姓孙的土地承包人97万元的补偿款。裁判文书网有关判决书记载,在后来几年,双马煤矿所在集团虽与马家滩镇政府、灵武市国土资源局签订了临时征地、征用土地补偿等协议,但其在未向孙国友补偿的情况下相继占用孙国友的林地。为此,孙国友又向国家及宁夏自治区林业局反映,双马煤矿除2008年开工的经宁夏绿丰源工程咨询公司评估的小工业广场、运煤公路两个子项目以外,其它所有子项目占有林地尚未经任何具有资质单位评估,未经林业行政主管部门审核。为此,灵武市林业局向煤矿所在公司发函告知。2014年至2015年期间,孙国友又向宁夏自治区及国家各部门反映了双马煤矿违法占地、未取得勘查许可证及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至2015年8月4日)等问题。为此,2015年,孙国友和煤矿集团委托北京一家资产评估公司就建设项目占用孙国友承包的2367亩林地范围内的林木资产及林地使用权资产价值进行了评估,资产评估结果为754.99万元。在2017年,法院二审这起纠纷认为,神华宁夏煤业集团应赔偿因占用孙国友林地而造成的经济损失727.54万元。此外,针对当时神华宁夏煤业公司双马一矿其他项目的选址和建设等问题,孙国友还提起过诉讼,但多被驳回。针对上述情况,马家滩村不少村民表示,他们是后续才知道此事。刘林直言,在煤矿建设及开采过程中,孙国友通过圈地种树,达到赔偿的目的。“后来传言又要开井口,他还在8月份买了马荆条和沙柳苗子,到处栽,栽到了人家门口,路都没法走。这个事搞得村民也开始闹,上级政府又来协调处理”,刘林说。刘林的说法也得到了马家滩村其他村民的证实。该村村民李宁(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孙国友承包了1万亩沙地,因为没有具体的界限范围,这些年,孙国友便到处栽树,甚至栽到了一些村民的门口。“今年春天,他又拉来树苗,朝我们村子北面打柳木桩,超建了引起民愤,还和老百姓起了纠纷。”“孙国友确实种了树,但他们种植的树根本没宣传的那么多,而且他发的视频里,有些是人家煤矿按照绿化面积标准栽的。有些地方的柠条之类的,是他来马家滩之前我们自己村民栽的。还有些沙蒿是自然状态下长出来的,不是他种的。”李宁补充。孙国友家属在接受中国新闻采访时也提到,他们栽树的范围达到2万亩,也就是说,这要比他实际承包多出了一倍。关于20年来植树面积究竟有多少,其并未提供相关证据,关于村民的质疑,对方也并未回应。多位村民表示,由于孙国友占地引起村民不满,双方曾引起争执。今年春天,村民在孙国友承包的沙地发现了电厂粉煤灰,“上面盖着一层黄土,我们拿着铁锨挖开一看,全是煤灰,测试的试纸也显示超标了。人家说是种树修路,胡闹呢?你栽的都是树苗子,走蹦蹦车你修32米宽的路?”“其实是在赚钱,电厂拉来一车煤灰,未经处理直接埋到土里,要给他一笔钱。他承包到期走了,受害的是我们村民,而且造成了土地污染,环保部门也会追责。”一位村民表示。对于煤灰问题,孙国友在直播镜头前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具体情况。

当地村民在承包地挖出的煤灰。图/村民提供 此事引起关注后,灵武市相关部门正在对孙国友种植的林地树木面积进行调查。3月30日,马家滩镇政府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村民反映的煤灰渣问题,当地环保部门也已介入调查。沙地种杨树,可行吗?“跪地求水”事件引发关注后,在孙国友与双马煤矿及当地村民的纠纷之外,不少人也聚焦于“沙漠地带如何种树防沙”的专业问题。根据已有的信息,孙国友近期栽种的树种为丝棉木、沙柳等。孙国友一家回应媒体时也提到,他们还种植了杨树、国槐、梭梭树等。刘林和马家滩多个村民表示,对于孙发现的地下水曾经供给了乔木灌水这一说法,他们并不认可。他们认为,马家滩的沙地其实并不适合种植高大的乔木。“上世纪老一辈的人原来也在洼地啥的挖地下水,但后来大面积用水,降水也少,哪里还有地下水?这里是沙地,现在挖地下水也得两三百米,如果地下水够你栽树,还能这么多沙地吗?”村民严娟(化名)则提到,当地的水盐碱含量高,只适合原生的沙蒿、柠条等生长,村民栽树时,也尽量选择极为耐旱的这类树木,而不是杨树、国槐等。“他种的树抢了水,还会引起周围一些灌木的死亡,反而造成了更严重的沙化。”有关马家滩镇的资料数据显示,该镇年平均降水量255.2毫米,年蒸发量是降水量的3.64倍。镇区地下水平均水位11.9米,水质多为咸水。针对马家滩镇究竟适合种植哪些植被进行防沙,中国新闻周刊咨询了各地多个荒漠化治理和治沙专家。宁夏当地荒漠化治理专家卢彬(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已有的信息来看,这片承包地覆盖了乔木、灌木等多种植被,从承包到现在,到底有没有充足的、可用来浇灌的地下水,需要通过科学严谨的实地考察才能确定,并且需要一定的时间。“现在林场主拉了很多水,其实也是因为,树越小根系越浅,对表层的水依赖更强,因此养护成本要高一点,长到三五年之后扎根下去,理想状态下可能才不需要人工浇灌。

图/拉水浇树视频截图卢彬说,如果林地形成上公顷的效应,对当地的小气候可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沙地因为其脆弱性,种树及治理的条件和要求十分严苛,“如果种植不合理,比如柠条的密度没有控制好,灌木底下小的植被经过十几二十年就慢慢消亡了,相当来说物种多样性是降低了。”对于引水浇树的做法,卢彬也提到,应该考虑当地的水文、气候等条件,“咱们国家的黄河水也很紧张,现在用水都有严格的限制,并不是煤矿或者政府想给抽水过来灌溉就能立即做到。”华南农业大学一位农业环境科学硕士也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根据视频里孙国友后续买水浇树的水管粗度,如果在南方城市绿化,用这样的方式浇水没有问题。“但在沙漠边缘,再多的水这样浇也都会挥发掉。当地的土壤没有办法保住水,这样被水漫灌之后,除了水会裹挟着泥沙跑走外,还会造成土地的盐碱化。”对于此事,多个专家提到了距离马家滩村70多公里之外的宁夏灵武白芨滩自然保护区。白芨滩经过治沙造林的实践探索,从最初的扎草方格治沙,逐渐形成以草方格固沙技术为核心,多种先进适用技术相配合的“1+4”治沙造林“技术套餐”。该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王兴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针对宁夏春季少雨不适合种树,降雨主要集中在夏秋季的实际情况,推广了雨季穴播造林、人工模拟飞播造林、营养袋育苗造林等多种方法,有效克服了风蚀沙埋、天旱少雨等不利因素影响。”白芨滩治沙人总结的治沙且致富方法是,在沙漠腹地和沙区边缘分别营造灌木林、乔灌混交林,形成两道生态屏障,在这两大防护体系保护下发展沙区特色林果、设施大棚和生态养殖,并整合资源、产业优势和治沙精神财富,发展生态旅游业。一位白芨滩治沙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治沙分为两个概念,即固沙和治沙,“要先固沙才能治沙,因为沙丘会随风力作用移动,所以这边是先用草方格来固沙,然后抢墒造林种草。我们一般栽种极为耐旱的沙生植物,比如柠条、沙拐枣、花棒这些。”关于乔木是否适合在当地用于治沙,上述治沙人称,他不了解马家滩区域的环境,但在白芨滩区域,他们极少栽种像杨树这类喜水树种。“这种树是固沙成功了,或者用沙生植物治沙成功了,最多在生产作业林道和城市主要干道,还有沟渠路等一些地方栽种,而且还不能纯乔木,是乔灌混交的防护林带。”2018年,中国林科院防沙治沙首席专家杨文斌也曾提到,“治沙要采用适地适树原则,低密度覆盖治沙,尽量选取乡土树种,乔、灌、草结合,增加植被多样性,提升固沙效果,因地制宜,宜乔则乔、宜灌则灌、宜荒则荒。”对于孙国友20年种树治沙的实际效果,马家滩镇政府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一问题需要专家评估。据大皖新闻,灵武市自然资源局知情人士表示,孙国友万亩林场地表覆盖植被的面积大约在一千余亩,“只能说灌木更适合这里种植,马家滩那本身就缺水,种树全靠天收,就是我们种柠条成活率都不高,你不浇水的话,种杨树肯定是活不了的。”作者:王春晓(heli6060@163.com) 编辑:胡克非运营编辑:肖冉

5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