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一个非标民工决定躺倒




文章来源于资管云 ,作者资管云 文丨郑斌 2021-12-05 09:00

前两天,一个刚毕业没两年的师弟来咨询,说最近刚收到一家信托公司的offer,问要不要去。我问啥岗位,师弟说前台部门,主要就是干政信城投。 问到这里,其实心里基本就有数了。 我接着问了一个问题,你打算在这个岗位做多久,他说学懂、学会、学精,要么升职加薪,要么换个赛道,毕竟攒足了业务经验,走到哪都不怕。我笑了笑,非标融资信托这条路,怕是没有足够的时间把你孵出来了啊。 随着监管越来越严,非标融资规模越来越少,曾经大干快上的信托公司纷纷放慢了脚步潜心能力建设,而曾经意气风发的一干非标民工们,要么早已实现财务自由去享受人生,要么为了KPI继续卷下去,要么躺倒在一堆风险项目里艰难挣扎。 还有一些不甘躺倒的非标民工选择了转行,寻求新的挑战。 转行转行,三百六十行,到底要转到哪一行呢?


1 方向一:去银行当客户经理


去银行干客户经理?倒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非标干了这么多年,不管是做地产、做城投、做消金、还是做所谓的资本市场业务,无非就是放贷款,只是放贷的对象不一样罢了:有人做个贷,有人做企业贷,还有人在资本市场放贷款,差别倒也没那么大。所以,去银行不管是干个人客户还是干对公,都算是比较对口的选择。 只是,去银行干客户经理,和干信托最大的区别恐怕就是“面子”了。

毕竟,以前干的是啥?轻轻松松上亿的非标项目,干上几个就能舒舒服服养活一整个团队。在银行,暂且不说碎的不能更碎的个贷,哪怕是干对公,谁家机构说我要贷2个亿,那怕不是美滋滋地给客户泡上一壶好茶,或者奔哪个私房小馆灌上几瓶台子。 对于部门老大来说,去银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有些大行的核心支行,一年的净利润甚至能干得过一家中小信托公司,去干个这种支行的行长或者副行长,也算“升职”了不是?


2 方向二:转行做债券投资经理


转行去做债行不行? 对于信托公司来说,从非标转向标债投资,最“懒”的办法就是去买私募债和永续债,地产债也好,城投债也罢,看主体、看评级、看项目,还是TOP多少的开发商,还是江浙山东的城投,和做非标的那套逻辑倒也没有那么大的差别。 即使这套私募债的标债投资逻辑被认定为“假投资”,那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先通过做私募债熟悉标债投资的逻辑和流程,慢慢扩展投资区域和行业覆盖范围,再加上拼命去学习,学习宏观、学习市场、学习行业、学习个券,最终做一个真正的债券投资经理,毕竟还在信托体系里,不至于所有东西都要推倒重来。


3 方向三:转行做PE


转行去做PE?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搞PE的核心逻辑是啥?你要有专、精、透的产业,要能看懂除财务报表以外的分析逻辑,要有成熟的募投管退全流程方案设计能力,要有熟悉的人脉和朋友圈…… 当然,最重要的是,你得能成功说服你的投资者把钱给到你吧?不然还玩啥?往常大家都觉得选基金其实就是在选基金经理,PE也是类似,机构和个人的IP非常重要,这对于一个长期干非标的信托经理来说,恐怕是转行做PE最难的一点。另外,如果还是在信托公司体系下做PE,那短期还要面临考核的巨大压力,难啊。 但无论如何,虽然转行做PE的门槛很高,但是也并不是完全没可能。


4 方向四:转行做股票


转行去做股票?也有人在这么做,而且效果也还不错。 但是,做股票和做PE,其实就是一二级市场的差别,每个人嘴上都能说几句某某产业的投资逻辑,但真的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所以,对于非标民工来说,最现实的选择就是做TOF/FOF。

其实从根儿上说,做TOF/FOF更类似于做产品经理或者组合经理,自己不会做股票,那就让真正懂的人来帮你做,你需要做的就是做好管理人的准入、筛选、评价和动态调整,所以选管理人往往要比直接选股票来得更容易。等跟这帮大佬们学到了足够的经验和眼力,再去做主动投资和配置.


5 方向五:转行做财富


以前在信托圈子里,很多人内心都有一条鄙视链:做投行的看不起做资管的,做股的看不起做债的,干业务的看不起中后台,干资产的看不起干财富的。 以往,不管是啥样的结构、啥样的底层资产,只要给到10个点8个点的刚性回报,根本不愁卖。所以,以往一些干资产端生意的会觉得,你理财经理干的根本就不是财富管理,其实就是个交易员,跟现在银行大堂自动开卡的AI没啥区别。但是,随着非标资产越来越少,收益率越来越低,动不动还得踩中一堆延期兑付的项目,信托产品失去了不愁卖的实力,那理财经理要发挥就不仅仅是“交易员”的角色了,要去做真正的财富管理,为你的客户去做风险收益分析,去做资产配置方案,甚至是去做家族信托。 所以,现在的市场环境下,干资产端生意不如干资金端,从业务转行到财富也并不算“下嫁”,想要成功转行,要学的东西还很多。随着融资信托的deadline越来越近,非标民工的转行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有人转行早,不管是去银行、去投债或股、去做财富,至少都踏出了第一步。 而实在不想转行,或者尝试过但实在转不动的,那就继续吃地产和城投压降下的最后一波红利,虽然这里注定是一个越来越卷的“修罗场”,但至少短期不至于饿死。 吃饱了,就躺下来好好睡一觉,数数还有多久退休,做个美梦,或者安心地生三胎去。 毕竟,路就在脚下,可以跑,可以跳,可以劈叉扭广场舞。

当然,也可以直接躺倒。

2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五道口秘书帮的覆灭

在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遛弯儿,大家都知道有两件必须“打卡”的事。 一是排队品尝“五道口枣糕”;另外一件就是瞻仰一座神奇的地标建筑,川流不息的人群往来经过,总有人不住抬头边看边喃喃“五道口”。世人更是为她冠以无出其右的盛誉“金融黄埔”。 没错,这座神奇的建筑就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教学楼。 五道口这个地名,在金融圈内如雷贯耳,是很多财经类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早期从这里走出的莘莘学子,后来几乎都成了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