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一个老哥眼中某省会疫情!


来源:陕西深度关注 2022-01-01 18:28


我一直关心着在那个城市的好友,他没事。因为,最开始有苗头他就存了很多东西。 而我朋友圈里的大多数居住在哪个城市的人家里也没发生严重的缺粮缺菜现象,因为,我一直在呼吁平时家里要储备必要的粮食,罐头,饮用水,易储存的香菇木耳粉丝等蔬菜,以及应急灯,常备药品等。 换句话说:突然的封城后,有危机意识的人现在都没事,而相信政府的都有事。 那天,那个城市政府吹牛的发布会被市民山呼海啸的要菜评论搞得很狼狈,被迫关闭评论以后,我跟一兄弟谈市民为何买不到菜的问题。他说:问题的关键不是没菜,而是没有把菜送到居民家里的预案。 我说:看起来,那个地方的某些人并没有真正重视民生和防疫的问题本身,只是重视以此为名做出积极的姿态来获取升迁资本罢了。 政府派人,更不用招募所谓的志愿者。将这事儿交给淘宝、京东、美团、饿了么丰去干就 OK ,毕竟,双十一那么大的交易量都没出现崩溃,一个西安市更不在话下。 政府要做的,只是督促好这些企业的员工的防疫,譬如免费提供防护服,所有员工一天检验一下核酸,所有车辆作业后必须消毒等等。 让社区干部和志愿者这些临时的草台班子来做这种事,不专业不说,还缺乏效率,实在是得不偿失。我真不明白那个城市政府方面约谈完各个商家然后就直接下架商品是什么操作?为什么要让社区附近的超市都关门?这是统一部署还是基层的层层加码?亦或是怕出现流通渠道的隐秘传播? 其实,如果能让淘宝、京东、美团、饿了么、顺丰这些企业来做这种事,是最合适不过的。 一个上千人的社区,对于这些企业来说,十几个人就能搞定,他们的物流系统是完善的,所有线上订单统一配送到小区,然后,让各单元居民分时段下楼来取,这很难吗?或者是像当时深圳疫情时,小区每口设个架子,快递小哥和居民互不见面,这很难吗? 然而,在我看来,那个省会城市似乎已经把这事儿搞成一个新兴的商业垄断了。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叫“英雄之菜”的商家,一箱菜居然买到438元,干嘛?抢劫啊!要知道,现在很多物质都是各地免费或者是最优惠的价格支援这个城市的。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由经营严重违规的企业以高价垄断的形式倒卖给市民了?那还有必要捐赠吗?其他地方的捐赠捐给囤积居奇的违法分子?这是透支社会爱心,甚至是违法。 特别是那个在网上求救的临产孕妇,即将临盆,身边没人照顾,向社区反映情况无人理睬,向街道求助离开那个城市也不给开证明,而她身上只有几百块。那么,政府准备如何解决这件事?是叫她家人来还是放她走?其实,不仅是她,还有千千万万的急性病人,慢性病人,政府准备如何对待他们? 而且,这次那个城市的管理特别左,一些小区甚至关闭了电梯,或者禁止出单元门,这就别说买菜了,出现紧急情况那就是灾难。咱不说让他们学学上海,学学前几天的浙江上虞不可以吗?前一阵子,我看新闻,疫情期间,上虞对封闭小区的供应,做法是迅速组织起不依赖于民间外卖平台的配送机制,免费配送生活物资到户。可是,在这次的号称省会的城市,我发现他们并没有从沿海地区的防疫经验当中学到任何有用的东西。他们的防控措施和民生保障是如此草率,让人非常怀疑到底有没有专业人士的全程参与? 在我看来,这个城市的疫情是灾难,但是,政府的管理同时也是一场灾难,整个城市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和一些常识、共识都瞬间崩溃,剩下的是市民的生存、安全、物价飞涨等一系列平时无法想象的问题。昨天我看央视,根本看不到市民缺菜的报道,看到的都是各种吹牛,各色先进人物。一个什么社区主任刚结束产假就遇到疫情,然后就住在社区不回家。这是英雄?我不敢苟同这种先进人物的做法,更不理解她的上级为什么不让她回家。 防疫这种事,一定要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专业人士的意见一定要被纳入政策制定和发布的全过程,当地对此类情况有没有预先组织专业人士设计预案?还是说当地官员只在乎全员禁止出户展现出来的积极姿态,显示自己并没有不作为,对于能否真正对防疫有帮助并不关心?我看有人在微博上说这是这个城市经济能力有限所致,我都不知道这些人脑子在想什么?难道一个省会的经济能力还不如上虞?这个城市的疫情能发展到这个程度的根本原因就是初期决策迟滞导致的,而封城后,市民被迫成为这种政策混乱而付出的代价。 在我看来,这是决策者的思路问题所导致,是行政发包制在疫情中凸显自己的特色。毕竟,政策制定者是向上级负责而不是向市民负责。市民的评价不影响他们的升迁,上级的印象才是他们去留的关键。作为下一级行政发包制的负责人,只有把上司指令执行到极致,才能得到上级的赏识。至于这个过程中,市民利益市民福祉那并不是重点考量对象。能显示出不惜一切代价的魄力,才能在政治竞赛中获得有利位置,不出乱子才是升迁的资本。更重要的是,由于缺乏问责制度和监督机制,即使是这种政策会导致混乱,甚至市民的不满那也不重要,因为这些官员也可以把锅轻易甩了。 也就是说,只要把上司的指令落实到极致,责任完全不是这些官员们的。反正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自己吃什么是不受影响的,家属居住的小区菜价也不会有太多上涨,而且在供应上也是优先保障的。自己没有后顾之忧,坚决完成上级的指令,用市民的损失和不便换自己个人位置的稳定甚至是未来的升迁,那就是必须必的选择。 病毒不一定会使人致死,但是,挨饿肯定会。希望那个城市的各层级官员,赶紧想想办法,不要让市民挨饿,不要让市民无法就医。

1 次查看1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岁月留痕 – 关于李克农将军的点滴回忆

编者注:这篇短文记录了一位九旬老人回忆李克农将军早年在芜湖的点滴。芜湖是李将军的故乡,见证了他的成长与奋斗。而文章中的细节,如吉和街的生活景象、长街的建筑风格、以及李将军与胡伯伯的交往,则勾勒出了一幅遥远的历史画卷。岁月流逝,芜湖的发展已带来了诸多变迁,但我们仍能通过这样的文字来回顾过去,缅怀历史,点检岁月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的痕迹。(以下图略) 芜湖有一条马路叫“吉和街”,吉和街不仅具有百年历史,

知局限,知进退,知光明

原创 莫少儒 认知演化论 2024-02-23 18:47 广东 1/ 1927年6月2日上午,王国维孑然走进昆明湖深处,遗书只有十六字: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 这是一次从容的陨落,以平静而又悲壮的方式,一位美学大师走向精神之圆满。迄今为止,我坚持认为王国维先生之美学造诣当属中国第一,且完全看不见第二名。 这不是王国维第一次自杀。1924年冯玉祥发动政变,驱逐溥仪出清宫。王国维

冯骥才:掩盖历史错误,跟有病不治是一个道理!

本文源自腾讯网,原发《北京青年报》,采访者:朱玲。本文原标题《历史更需要反思,但我们做得不够》。受访者:冯骥才,中国当代作家、画家、社会活动家,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执行副主席。 本文转自公号新哲学之路 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 ▋一个民族不怕犯错,就怕记不住教训 北青报:去年,您的《一百人的十年》再版,这本书写了没经过文革“十年”的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这些年轻人,在对历史的

1 Comment


桌山樵夫
桌山樵夫
Jan 01, 2022

突然的封城后,有危机意识的人现在都没事,而相信政府的都有事。 这个城市的疫情是灾难,但是,政府的管理同时也是一场灾难,整个城市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和一些常识、共识都瞬间崩溃,剩下的是市民的生存、安全、物价飞涨等一系列平时无法想象的问题。昨天我看央视,根本看不到市民缺菜的报道,看到的都是各种吹牛,各色先进人物。一个什么社区主任刚结束产假就遇到疫情,然后就住在社区不回家。这是英雄?我不敢苟同这种先进人物的做法,更不理解她的上级为什么不让她回家。

Like
bottom of page